今日头条新闻 十大元帅 金字塔 古墓 亚特兰蒂斯 社会万象 楼兰古国 热门音乐 埃及艳后 成语故事 美人鱼 世界之最 中国最准的免费算命网 健康养生 星座运势 狮身人面像 神话故事大全 女人梦见蛇预示着什么 致远舰 风云人物 时光隧道 创意图片 周公解梦 鬼故事 开心一刻 吉尼斯记录 娱乐八卦 三国 水怪 吸血鬼 百慕大三角 黑洞 舍利子 阴阳眼 沙漠鱼 蛋树 南极巨虫 外星寄生虫 玛雅 恐龙 五头蛇 海蓝兽 龙王鲸 巨型马陆 泰坦蟒 梅尔维尔鲸 独眼鲨鱼 皇带鱼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职场男女 风水阴阳 电视连续剧 传统文化 热门综艺 流行电影 和平精英 荒野行动 光荣使命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荒岛特训 绝地求生官网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 2020年12生肖运势解析 论文 罗布泊

cf女角色被僵尸折磨图 cf女角色真人18张禁图 cf夜玫瑰被僵尸滛图

2020/1/6 11:11:58 移动版

篇一:cf女角色被僵尸折磨图 cf女角色真人18张禁图 cf夜玫瑰被僵尸滛图

格朗特,一个未被发现的巨大孤岛,据说已经存在近六千年了。岛中间有一条沟壑,其中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两边峡谷的墙壁上挂满了绳梯。

河流中间有一座漂浮的灯塔,毫无规律地在两岸之间游动。格朗特灯塔上有一盏明灯常亮,照亮了方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格朗特被这条河分为东西两个区域,东区住的都是男人,西区住的都是女人,他们从不往来,没有人知道他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传宗接代,人口却一直有增无减。东区的族长叫苏乌,西区的族长叫方若颖,两个人水火不容。其实双方不是没有想过将东西两个半岛统一,只是多次谈判无果,还险些大动干戈。

每次会谈双方都站在各自的崖边,身边簇拥着呈扇形排开的族人,从空中望去,峡谷好像躯体,两边的人群宛如翅膀,这只巨大的蝴蝶停靠在蔚蓝的海面上。两位族长用手里的喇叭交流,场面声势浩荡,声音回荡谷底。

苏乌的妹妹名叫苏雅,每天夜里都会偷偷踏上格朗特灯塔,等灯塔漂浮到对面再下去,跟自己的哥哥相见,所以东西区的合并对于二兄妹来讲无异于团圆。

“哥,要不我直接搬到东边来得了,会有人发现吗?”有天,苏雅问道。

“我们不能这样的。”苏乌不假思索地否定了她,“从有格朗特以来,便一边住男一边住女,灯塔为界,这是不可以改变的祖训,除非”

“为什么不可以被改变?难道一切遵守跟坚持就一定是对的吗?”苏雅从木椅上弹了起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乖啦。”苏乌起身温柔地捏着苏雅的耳朵,“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件事情说改变也许并不难,只是你并不确定改变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苏雅抬手推开了苏乌的手,重新坐回到木椅上:“说白了,你就是为了你位置。”

苏乌一时语塞,开始低着头在屋子里面踱步,确实,自己很在意这个族长的位置,可是如果没有这个位置,自己的一切都只会变得更被动吧。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怀孕了呢?”

苏乌瞪向苏雅,身子气得发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你的妹妹,怀孕了,怎么办?”苏雅理直气壮地重复了一遍。

“唉”苏乌从木桌上端起了茶杯,感觉到茶水已经凉了后又将杯子归回原位,他靠在桌子边上,双手插下裤兜,呆呆地望着地板,倏地抬起头,看向苏雅:“说吧,是谁。”

苏乌的手下孙文哲从门外走了进来,将二人茶杯中的水加满,走了出去。

苏雅冷漠地盯着他,与往日判若两人,冷笑道:“我告诉你是谁,你就去处罚他,对吗?”

“你应该清楚,我如果想找到这个人是易如反掌的”

苏雅横眉怒目道:“哥,你又在威胁我,是吗?”

苏乌答非所问道:“雅,你不想说就算了,要是个男孩儿我来养吧,要是个女孩儿你就在西区把她抚养成年人。我答应你,尽快解决统一小岛的事儿。”

格朗特每次需要开会都会由一边族人的手下敲响放置在悬崖边的格朗特鼓,那鼓声可以传播千余公里,靠近的人都会觉得震耳欲聋,而另一边的族长会在一刻钟内赶到确定开会,其他听到鼓声的族人都会赶到峡谷边上参与会议,万人空巷,参与会议的族人会用呐喊声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咚”,“咚咚”,“咚咚咚”。

东边的族人云集响应,崖边聚满了人,顷时,对面也传来了鼓声,挤满了人,为首的就是方若颖。

“我们好久没谈谈了。”苏乌对着喇叭大喊。

对面的方若颖笑了笑,在手下递过来的凳子上坐好,目光投过来,说道:“是啊,想通啦?”

“不,你要知道,最开始的社会就是母系社会”

“可是我们总要进步的。”

“维持,有时候比创新更代表进步。”

苏乌有些恼羞成怒了,他将手里喇叭的声音调到了最高:“方若颖,你何必如此冥顽不灵?我们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让格朗特更加繁荣。试问,难道没有男的,你们女的能生孩子?”

方若颖也将音量调高,据理力争道:“确实不能,可是孩子是在我们肚子中孕育成年人,而后呱呱坠地的,你们每一个男性也都是女性身体中.出来的,难道这你会否认?”

那座灯塔依旧在漫无目的地地来回游荡,它是这座小岛唯一的地标,更是大家心中的信仰,每个人抬头就能看到它作作生芒的样子,它也不负众望,从来没有远离大家的视线,唯一令大家困惑的是由于它的存在,这条本应生机勃勃的河流却从来都钓不上来鱼。

天空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乌云,时不时又一道闪电划过,轰隆作响,阵阵阴冷的风从峡谷伸出蹿出,咄咄逼人。

听到方若颖针锋相对的话后,苏乌已是瞠目结舌,他还是没能从人群中找寻到苏雅的身影。要是东西两个区能早点合二为一就好了,苏乌这样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那样的话,一定让苏雅时刻陪在自己身边。

“这座灯塔,从我们小时候开始便一直存在,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纽带,这就是前辈再暗示我们,有朝一日,一定要合为一体,本就是一家人,何必争斗这些呢?拳利大或小,如果不是为了造福族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方若颖不依不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从人群中拉出了一个人,苏乌定睛一看,正是苏雅。

方若颖将喇叭交给手下,一只手搂过苏雅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肚子,狡黠一笑,又从手下手中拿过喇叭,喊道:“纽带也好,脐带也罢,你说的没说,一家人嘛,今天天色已晚,我们明天商量一下合族的事宜吧。”

苏雅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不住地朝苏乌摇头。

话音刚落,倾盆大雨如约而至,在河面上翩翩起舞,雨声盖过了一切呼喊声,两边的族人尽数散去,峡谷两边已是门可罗雀。

苏乌站在雨中,任由雨水将自己打湿,他知道自己终究在这次谈判中处于劣势了,可是为了妹妹,一切妥协都是理所应当的。格朗特禁止东西区族人私通,如果发现,轻则游街示众,重则抛尸谷底,合族一事迫在眉睫,但是苏乌也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让自己妹妹怀孕的男人,不然也许后患无穷。

“咳咳,族长”身后传来了孙文哲的声音。

“怎么了,文哲?”苏乌转过头,看到了举着伞的孙文哲一副扭捏的样子。

“其实”孙文哲踌躇着,身子在颤抖,酝酿了半晌,说道:“族长,苏雅的孩子是我的。”

苏乌眼前一黑,险些栽倒,他稳了稳身子,抬起一脚向孙文哲踹去,孙文哲躲闪不及,倒在了地上,他手里的那把伞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一圈后跌入了峡谷,它旋转着、下坠着,终是落到了河面,向南漂去。

孙文哲从地上爬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了另一把伞,将伞打开,撑在头顶,走到了已经瘫倒在地的苏乌身边,将一只手伸向他:“族长,你放心吧,我会对她好的,也会对族人好的。”

苏乌有些疲惫不堪,孙文哲努力了半天才将他从地上拽起,他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只是多了一层挥之不去的绝望。

孙文哲将苏乌送回家的时候雨势已经渐小,他再次一个人来到了峡谷边上,爬下绳梯,朝对面打了个口哨,对面悬崖上有一处山洞,山洞中走出了一个人,是苏雅。

“果然啊,我猜到你没有离开了。”孙文哲昂着头看着苏雅爬下绳梯,又说道,“我们谈谈吧,我知道你也是很希望合族的吧?”

格朗特灯塔正靠在河流的西侧,苏雅爬上灯塔,将一捆绳子的一段系在灯塔上,另一端绑上船锚,又把带着绳子的船锚抛到河流的东侧让孙文哲固定好位置。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这个灯塔又不受控制。”苏雅没好气地说道。

“我万一有呢,要是我有办法控制这个灯塔的话,你就乖乖嫁给我吧。”

苏雅一怔,随即应道:“好好啊。”

孙文哲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东西,嘟囔着“但愿还有用”后扔入了水中,很快,那座灯塔开始朝河流东侧驶来。灯塔靠岸后苏雅跳了下来,厉声质问道:“好你个孙文哲,为什么骗我哥?什么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成你的了?”

“不要这么激动嘛,”孙文哲抬头朝两边的悬崖看了看,又道,“你很希望东西两个区合族的吧?如果你真的把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水旜来,你哥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肯定会登门兴师问罪吧,那个时候你跟你心爱的他可就很难再在一起了。可是如果那个人是我呢?我跟随族长多年,他除了一时的愤怒,过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件事,拖得久了,反而不利于合族,对吗?”

“这”苏雅还在犹豫不决。

“先是合族,然后我们在一起,给你跟孩子一个合理的身份,然后再分开,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跟你的爱人无拘无束地逍遥快活了,何乐而不为呢?”

“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苏雅依旧有所顾虑。

孙文哲抬起手用手指轻轻地敲了下苏雅的额头:“你呀,从小笨到大,我跟你哥多少年啦?我很心疼这样,你也许不知道,他总一个人在崖边徘徊,夜里辗转难眠,况且西区还有我的母亲呢。”

一阵淡淡的腥味飘入了苏雅的鼻孔,她开心地笑了出来,孙文哲在她小时候就很喜欢敲她的额头,对于她就是一个大哥哥一般的存在。

新一次的谈判,合族的事情一拍即合。格朗特四处欢声笑语,一片祥和,峡谷上搭建起了几座桥,再也不会有人利用灯塔“偷渡”了。格朗特实行“三级分封制”,方若颖为大族长,下面是苏乌及方若颖手下组成的二级族长,而苏乌的手下则为三级族长。

令苏乌大跌眼眶的是,二级族长中有一位熟悉的面孔——苏雅。

苏雅来到了方若颖已经搬到西区的住所,开门见山道:“族长,你之前答应好了的,我假装怀孕逼我哥就范,要是他同意了,合族完成后你就放弃族长的位置,让大家以更平等的身份相处,现在”

“现在?”方若颖从造型精美、金光闪闪的椅子上走了下来,她甩了甩自己华丽的衣裳,抬手摸了摸苏雅的头,说道,“现在东西两个区统一了,不是正合你我之意?就算我放弃了这个位置,也会有别人来争抢,难道你希望看到民不聊生、炮火纷飞?我跟你哥争执了那么久,我煞费苦心赢来的一切,你想让我放弃了?”

方若颖重新踏上台阶,坐回金椅,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格朗特?格朗特!一切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这样的笑声让苏雅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她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这里,在门口遇到了大惊失色的孙文哲,他五人扭曲在一起,看起来痛苦极了:“不好了,雅,族长族长他跳崖了!”

苏雅跟随孙文哲来到崖边向下望去,苏乌的尸体就躺在那座灯塔上面,鲜血不断地从灯塔流到河水中。灯塔飞速地游动着,桥上的人步履匆匆,对曾经的族长的死亡熟视无睹,阳光从头顶洒向谷底,将那一抹金属表面的血红反射的无比刺眼。

孙文哲紧紧地抱着依旧泣不成声的苏雅,不断地抚摸着她的背脊。

苏雅依旧哭成了泪人,边抽泣边说道:“哥哥一定是因为因为知道了我欺骗了他,悲痛欲绝才才自杀的”

“乖,雅,你这个哥还在呢,别怕哈,我知道那个方若颖利用了你,我有办法帮你报仇。”

“什么?”

孙文哲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他临死前将族长的位置交给了我,因为他知道我是他的好妹夫。我可以召集我们东区的几大家族占领西区,然后揭竿而起,把属于我们的家园夺回来。”

孙文哲带着苏雅爬下了绳梯,再次来到了灯塔前。

“我记得你会游泳的,雅,跟我下水看看灯塔下面的景色。然后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有把握打败她。”

两个人下了河,苏雅终于明白了漂浮灯塔的秘密,原来灯塔底部是一个巨大的笼子,里面困着几只她从没有见过的动物,而灯塔底部的两侧又被铁网拦住,所以灯塔只能在东西两侧之间往返。

“那是什么?”两人上岸后苏雅问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什么远古生物,我从母亲的给我的一本书上看到过,这好像是一种鲟,它们的鳞片是黄金做的,肉又有剧毒,我们有钱也有武器。你哥说得对,这个灯塔就是纽带,连接过去与未来,我们的命运,就靠它啦”孙文哲狂笑了起来,“”

苏雅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抬头向上面看了看,有几个人正站在桥上俯视自己。

“孙文哲哥你看上面,有人看到了我们,你要不要上去抓紧安排一下,毕竟这里如果背方若颖发现就会让她反客为主了。”

“雅,你说得对,我马上去准备,你也跟上了吧?”

“不了,我再陪陪我哥吧”苏雅话锋一转,“对了,你有小刀吗?给我留一把,一会儿万一有人来抓我,我用来防身。”

孙文哲将匕首递给苏雅后一个人爬上了悬崖,苏雅再次跳入河中,用匕首将铁网撕开了一个口子,又将手指割出血后朝南面游去。

夕阳即将陨落了,明月也已爬上空中,将要取而代之。

格朗特腹地沟壑的河流中,一座漂浮的灯塔正在向南奋力前进着

篇二:cf女角色被僵尸折磨图 cf女角色真人18张禁图 cf夜玫瑰被僵尸滛图

如果爱你爱到毫无力气,不如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各自安好。

初识某君,是在一个狭小的邮局里。某君正热情询问来寄件的人,他绅士般殷勤,说话声音比女生还温柔。我认真打量,觉得他是个礼貌极了的人。不说他外表多么怡人,单他举手投足间的热情,就极具感染力。我觉得,他是好人。

好人有很多种,老实的,不使坏的,单纯的,傻的,呃,他大概是那种单纯而傻的吧!别捂嘴笑,我有证据。

首先,他单纯。按说年龄在我之上,吃的盐应该比我多吧!怎么可以比我更不通人情世故。第一次联系,是微信往来。公司和邮递签约,我和他顺理成章对接业务。来个自我介绍吧!某君的自我介绍真是干净利落又毫无创意。“大家好,我是邮正小xx,很高兴认识大家,以后有事请找邮正小xx,我一定为大家服务好,么么哒”我以为是个年轻后辈,过于单纯才能把自己介绍的如此具体,所以当他一口一个“万老师”的称呼我,我竟应承了。

再识某君,纯属上天安排。可某君的单纯再次被应验。一次邮递推介会,他公司工作人员必须带着客户一起参加,他替我报了名。终于可以正式见面,虽然我早就见过他,可他却未曾真正认识我。

一大早,他开着自家新车来接我,我早已备好了一份见面礼(一书一果)。去开会的途中,第一次感受他服务的热情,似一见如故,可以无所不谈,却将他的一切和盘托出。所以他是真单纯。和第一次见面的人可以将自己的学业事业家庭和他的工作状况都说个遍,是不是傻。还是,真怕我不知道他傻。听说我创过业,他立即两眼发光,捡到金子一样激动。他说他特想创业,以后要以我这样的人马首是瞻。说的差点让我都信了。我心里喃喃道“大哥,谁还没在社会上混过两年,这点芝麻大的事就让你刮目相看,是不是你自己在家里憋坏了,还没入社会的门槛吧!”虽然这次相识谈不上不愉快,但对某君有了初步了解。以后彼此算的上朋友了。

和某君关系密切时的感觉很像《闹够了没有》里的描述,“我会陪她笑,听她哭,知道她喜欢的颜色,知道她爱熬夜,知道她所有的无奈和卫屈”,我以为我可以过一种和歌词里一样的生活,却发现时间久了,一切像个玩笑。

深知某君,我心有变。有个词语特别有道理,那就是物极必反,有个原理是真理,那就是距离产生美。因为这两者皆在我和某君身上应验。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他之间变得前所未有的亲近,然后不到一个月,又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下半年的时候,真是忙季,我和他很少聊天。偶尔会发些表情包,偶尔会问声好,可是他不再回应。不知为何,问过总是不回答,但接业务时他依然殷勤,只是不知为什么不再和我说话。很奇怪,有种被打入冷宫的感觉。但我有预感,我和某君已成陌路。我不爱勉强,更不喜追哄,如果对方觉得互不干涉更好,我尊重。

某天刷抖音,一个才女谈到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说道相濡以沫并非一个好词,两条鱼生存面临绝境唯有用唾沫才能让对方活下去,那么这种生活比之于两条鱼都生活在江湖中的两个地方彼此忘掉,各自安好。还是后者更好。

识得某君甚欢,道别某君释然。某君,既然你已安好,那容我寻找一片没有你存在的沙漠绿洲,我们各自相忘,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