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好硬好深呐_芍药将离尧封txt百度网盘

2019/10/9 20:35:24 移动版

第一卷。抱上将军壮实的大腿(三) 深夜,徐晓幂坐在床榻上陷入沉思,不是不想睡着,而是旁边的李锦持续发出震天的呼噜声,干扰了她的睡眠素质。

他们住的是二人帐篷,但只有一张床榻,迫于无奈下,她唯有委身与他同睡,但中间还是有摆放一些障碍物,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睡时用书籍作挡隔,而他们则用大刀。

徐晓幂是这样对李锦説的:「这床够大,稍微分开点睡是不会有身体接触的,但我还是要意思意思,大刀放中间,你最好安分点,否则我就抄它砍你!」

李锦:「……」

榻上无眠,那就唯有思考人生。

徐晓幂追究自己穿越的原因,大概是因爲萧文焌,穿越前她在床上呼天抢地,其中都不离希望萧文焌复活,也许就是这种强大的意念令奇迹发生,那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也就清晰了——改写萧文焌的命运!

或许完成她的使命后,她就能回去原本的世界了。

那麽怎麽改写呢?从小説可见,萧文焌是死于楚北之战,战前追爱未果,也就是说他有可能是受到情伤影响,令作战能力下降,所以才会误中毒箭,战死沙场。

萧文焌的情伤是关键,只要他感情顺利,説不定作战就能更加奋勇,就不会那麽早死了。

分析至此,徐晓幂终于知道自己该怎麽做了,只要帮萧文焌追到柳清雨,他的命运就可能有所转变。

现在她真的有点感谢陈泽安了,贴身小厮这个职位甚好,能与萧文焌增进感情,有了感情就能增加自身的话语权,同时,作爲他身边的人估计没人敢惹吧?

咦?这话怎麽怪怪的?他身边的人……他的人……

「唉,罢了!就这样吧!」她倾后身子倒在床榻上,然后阖上眼睛。

齁——鼾——

李锦的呼噜声依然毫不间断地响起,徐晓幂撑起身越过大刀划的界綫,擡手一巴掌甩过去。

「啪——」的一声后,世界瞬时回复难得的清静。

太阳渐露头的清晨,李锦睡醒后感觉右脸赤赤地痛,心中疑惑,走到铜镜前一看,发现脸颊微微泛红。

「小觅,你看看我的脸!」他爬上徐晓幂那边的床榻,摇醒她,接着把脸凑过去。

徐晓幂一醒来看到李锦放大的脸庞,以爲他对自己有所企图,心裏大惊,立刻随手拿起身旁的大刀,吼道:「色狼!我砍死你!」

大刀横空一扫掀起一股劲风,幸亏李锦躲避及时,他身体猛然后倾,滚下了床。

「小觅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的脸!」他急忙道。

徐晓幂道:「你的脸有甚麽好看的,同样是眼耳口鼻,但放在你的脸上就是两个字——猥琐!」

李锦一听,心裏就像被刀割一样,伤心道:「小觅,你以前不会这样对我的。」

徐晓幂道:「你都爬上床了,我还能鼓掌热烈欢迎你不成?!」

李锦心痛道:「我李锦与你青梅竹马,从小就把你当成弟弟般照顾,我自问于心无愧,对你绝无半点非分之想,可你自从晕倒醒来后,处处防备我,着实让我心伤又心寒!」

「」他这麽一説,徐晓幂顿时有些愧疚。

也是,他要是有意图,在与徐晓觅一起相处的那些年月早就动手了。

而她不但夺走他青梅竹马的身体,占用他的关心,还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当真混蛋啊。

徐晓幂放下大刀,下了床走到他的身前,轻轻地拥抱他,道:「对不起,我……我失忆了,所以对周遭的一切都有些敏感,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李锦擦了擦眼角的湿润,道:「这不怪你,都是那混蛋的错,你要记住我永远不会伤害你的。」

徐晓幂非常感动,答道:「嗯,我记住了。」

就在此时,有一军兵突地进了帐篷,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相拥的两人。

他愣了几秒,立即低下头道:「将军命徐小厮前去伺候。」

徐晓幂听后撇了撇嘴,昨天是军医,今天就变成小厮了,人生真是变幻无常。

她回应道:「知道了,我先更衣,劳烦大哥您去外面稍等一下。」

「好。」军兵大哥依然低着头,飞快地退了出去。

李锦道:「他是不是误会甚麽了?」

徐晓幂淡定道:「嗯,以爲我们有龙阳之癖。」

李锦:「……」

穿越的人总说古代的衣服很难穿,其实难就难在绑腰带上,徐晓幂尝试了几次,每次都绑得臃肿不堪,打结又打不好,于是唯有请李锦帮忙。

李锦一边绑一边调侃,道:「瞧你,从小到大总是笨手笨脚的,还记得我以前去你家玩,你常常睡到日上三竿,起来的时候也是我帮你穿衣服的。」

徐晓幂心虚地摸了摸鼻子,道:「大哥你对我真好!」

李锦道:「怎能不好?我家中并无其他兄弟姐妹,有你在,我既像多了一个弟弟,又像多了一个妹妹。」

他用宠溺的眼光看着徐晓幂,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很不幸地,军兵大哥又一次掀帘而进,目光触及的是眼前的两人拉扯着衣衫,并「含情脉脉」对望着,他的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处,慌忙地退了出去。

徐晓幂与李锦面面相觑。

李锦道:「他是不是又误会了?」

徐晓幂依然淡定地道:「嗯,他更确定我们有龙阳之癖了。」

李锦:「……」

穿好衣服,徐晓幂又画粗了眉毛和黏上假鬍子,明明长得清逸斯文却要装作彪悍的样子,就像小女孩穿高跟鞋,满满的违和感。

李锦看着她乔装,想起了自己泛红的脸,道:「今日不知爲何,一觉起来觉得右脸疼痛,还有些赤红。」

徐晓幂一听,便知道怎麽回事,心裏虚怯。

她道:「也许你睡姿不好,压着了。」

「是吗?」李锦狐疑地摸了摸脸,「平时也不会的……」

「呵呵!总会有『不平时』的日子的……」徐晓幂从椅子上站起来,整理整理了衣衫,打算出帐篷。

李锦在这时道:「欸!瞧你,鬍子粘歪了。」

他俯下身,双手在她的脸上作弄一番,在上天的巧合安排下,在门外经历多次心理挣扎的军兵大哥再一次选了一个「好时机」进帐篷。

看着两人亲热的举止,他面有难色,硬下头皮催道:「将军正等着,请徐小厮莫要在下难做。」

徐晓幂赶紧道:「抱歉!我马上随你去!」

随后军兵大哥步出帐篷,徐晓幂紧紧跟在背后。

李锦在后面无奈道:「此番真是误会大了……」

第一卷。抱上将军壮实的大腿(四) 军营中,主帐营是用作议事的地方,而副帐营则是将军以及其他高品军官居住的地方。无论是将军或者高品军官,他们所住的副帐营外形布置都是一样的,没有因职位个别优待,这可防止任何针对将军的突袭和行刺。

徐晓幂来到萧文焌的副营,门前站着两个守门的军兵,经通报后,她踏着忐忑不安的步伐进去。

这副营裏面分前室与后室,前室摆有书架与案桌,是一个小小的书房,文房四宝、兵书典籍一应俱全。而后室则是萧文焌的寝室,不过徐晓幂初来报道,还未有幸一览他的闺房。

行军打仗期间,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一律都不允许脱掉身上的战装,所以徐晓幂看到萧文焌时,他还是穿着一身黑沉沉的盔甲,肃杀之气蔓延全身,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小的参见将军!」再一次跪下,徐晓幂的心还是戚戚然。

立于案侧的萧文焌似乎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他一脸阴沉,抿着薄唇道:「徐军医好大的面子,居然要本将军派军兵请过来。」

徐晓幂一听语气就知道是来算账的,于是连忙道:「请将军恕罪,小的自从脑袋受创后一直身体不爽快,今早起来头晕非常,这才耽误了时辰。」

人世险恶,没几个谎话傍身都不好意思活在世上!

亏她还想帮他追妹子来着,结果还得看他脸色,这麽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就她会做,连上天派来的小天使都这麽对待,活该单身!汪!

「你这是甚麽眼神?」萧文焌瞪着眼问。

被他这麽一瞪,本来以眼神进行控诉的徐晓幂认怂了,她道:「此乃小的敬仰将军威风凛凛、英俊无比的眼神。」

「哼。」萧文焌冷哼一声,接着坐到案前,命令道,「过来研墨!」

「小的领命!」

徐晓幂屁颠颠地走过去,看着案上的砚台和墨条,满脸疑惑,手举起不是,放下又不是。

萧文焌催道:「还愣着干甚麽?赶快研墨!」

徐晓幂身体抖了一下,没底气地道:「我不懂……」

萧文焌听后,怒火中烧,道:「你当军好大好硬好深呐_芍药将离尧封txt百度网盘好大好硬好深呐_芍药将离尧封txt百度网盘医一年有多,开药方也需要研墨书写吧?难道这些时日你都是混着玩的?」

「当然不是!我是忘了怎麽研墨!」她解释道。

萧文焌半信半疑,随后道:「算了,你来铺纸吧。」

「好咧!」徐晓幂拿起一张宣纸往案上「啪——」地一放,道,「铺好了。」

看着案上歪了方向的纸,以及翘起来的边角,萧文焌忍着掐死她的冲动,道:「给本将军出去绕着训练场罚跑三圈!」

徐晓幂懵然:「啊?爲甚麽?」

「十圈!」

徐晓幂立刻道:「好!就三圈!」

然后她就风一般飞快地跑出去了。

萧文焌在她背后咬牙切齿,相当后悔昨日允了她做自己的贴身小厮,本以爲人尽其用,没想到是揽下了一个麻烦。

不过多久,徐晓幂气喘吁吁地跑进帐营,道:「将军,我、我跑完了!」

「嗯。」萧文焌在案前应了一声,连眼眸也没抬一下。

缓了气,徐晓幂站着没事干,按捺不住的小脚步开始四处溜达,那裏看看书架,这裏碰碰瓷器,总之就是定不下来。

看兵书看得入神的萧文焌一擡头,这才发现帐营内有一个人肆无忌惮地在晃悠着,甚至还有些无视他这个正主的存在。

他沉下脸,道:「谁允许你走来走去的?给本将军站过来!」

徐晓幂顿下脚步,眨眨无辜的眼睛,应道:「小的领命。」

站在萧文焌的身旁,徐晓幂深深感受到何谓度日如年,一个人可以长时间内不説一句话,只埋头看书,她鲜灵活现的一个大活人伫立在这裏,居然被当成摆设。

在她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呵欠后,萧文焌终于出声道:「你再打哈欠,就给本将军再去跑圈!」

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刚张大嘴的徐晓幂立马闭上嘴巴,把哈欠吞了下去。

她两只食指互相对戳,轻声问:「将军,您知不知道甚麽是人权?」

萧文焌擡头蹙眉,她明明一副粗相却做着幼稚的动作,令他不由得一阵恶寒,「你想说甚麽?」

徐晓幂道:「人权就是每个人一生下来就应有的权利,吃喝拉撒是人权,自由平等是人权,简单来説就是把人当成人,要尊重,要爱护,要体谅,所以将军您不让我打哈欠,是违反人权道德,是不值得提倡的。」

萧文焌不知道她是哪来的道理,听着冠冕堂皇,但还是听出她只不过想要打哈欠。

「哼。」他又把注意力放回兵书上,「人权或者跑圈,你自己选择。」

「我当然要——咦?」她顿了顿,道,「将军您这条选择题不对啊!我要人权就必须去跑圈没错,可我选择跑圈的话,我不但失去了人权,而且还是要跑圈啊。」

想不到萧文焌如此狡诈,人生处处是圈套啊!

萧文焌冷冷地道:「你倒是精明。」

「将军……」徐晓幂撇着嘴,不满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是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好。」

「哼!」萧文焌又一下冷哼。

其实他也没想到自己出的选择题如此精妙。

又过了半个时辰,当徐晓幂被睏意熏得眼泪飙了又飙时,陈泽安拿着京城传来的信函进了帐营。

「属下参见将军!」

「起来吧。」萧文焌道。

陈泽安站起身,道:「啓稟将军,柳相来函。」

一听「柳相」二字,萧文焌看着信函的眼睛都直了,他道:「快,快传上!」

陈泽安递上后,萧文焌立刻打开信函,眼睛快速上下扫览,然后嘴边泛起了笑意。

「将军?」陈泽安唤了一声。

萧文焌随即道:「雨儿的生辰快到了,柳丞相邀本将军参加她的生辰宴。」

生辰宴?徐晓幂想起小説中将军与王爷第一次正面交锋就是在柳清雨的生辰宴上,那次将军可算是惨败收场,也因此奠定了一条坎坷的情路。

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次应该是柳清雨十八岁的生辰宴,她穿越后一直搞不清现在到底是何年何月,萧文焌和柳清雨的关係到了哪一步,如果是在十八岁的生辰宴前,她绝对有信心帮萧文焌追到柳清雨!

徐晓幂偷偷伸直了头,想瞄瞄信函裏有没有具体写明是几岁的生辰宴,然后看到「犬女十八之辰宴」后,她在心裏呐喊:「好样的!天助我也!」

瞄完后,她又悄悄地摆正身子,内心波澜翻涌,但脸上目无表情,隐藏得极好。

然而这表情被陈泽安看在眼裏,却另有别意。

他道:「将军,快到午膳时间了,请让徐小厮随我去用膳吧。」

萧文焌睨了徐晓幂一眼,哼了一声,道:「去吧,留他在这儿也没用。」

于是徐晓幂便旋转跳跃,乐呵呵地跟着陈副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