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好硬别停老师_芍药将离尧封御宅免费阅读

2019/10/9 20:33:17 移动版

第一卷。抱上将军壮实的大腿(一) 黑暗中,徐晓幂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药味,她皱皱鼻子嫌弃地撇开头,因爲这个动作,她醒了。

一睁开眼睛,她便看到眼前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青年冲着她笑,吓得她弹起身来,惊问:「你谁啊?」

青年闻后,立即收起笑容,道:「小觅,是我啊!莫非撞坏脑子了?」

「你、你谁啊?嘶!」徐晓幂感到后脑很痛,一摸上去,才发现脑袋被紧紧绑了纱布。

她观察周围,惊觉自己不是在家裏的床上,而是在一个很大的帐篷裏,跟梦裏的一模一样,所有摆设都古色古香,包括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陌生的青年用布条把头髮绑成一个髻,穿着一身深绿粗布长衫,还用棕色的腰带捆着腰身,明显是古代人的穿着,这到底怎麽一回事?

青年道:「小觅,你莫要担心,害你的畜生已经找到了!」

徐晓幂道:「你到底谁啊?怎麽会知道我的名字?」

「呜……你怎可忘了我这个同乡?我是李锦啊!咱们自小相识,一同从小镇远来参军,一直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情比金坚……」

「停停停!」徐晓幂打断他,问,「参军?我参军?」

见她真的甚麽都忘了,李锦放下药碗,急道:「你一切都可以忘,可莫要忘了自身的身份!这可是关乎人命的大事啊!」

她的身份?徐晓幂懵了。

原来她这个身体的主人与她本人名字同音,叫做徐晓觅,是个孤儿。由于养父母的儿子刚出生便夭折了,失去儿子的母亲承受不了刺激而患上失心疯,爱妻心切的丈夫爲了治好妻子的病,便随便找了个婴儿顶替,便是她身体以前的主人。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男婴不容易讨得,于是丈夫迫于无奈只好讨个被丢弃的女婴当男婴养,也就是说徐晓觅是女的!

而近年边关形势紧张,各部落的蛮夷常常骚扰边邻,于是朝廷大举招兵,男子服役的年龄由二十改爲十五,因此,二八年华的徐晓觅就遭殃了。

她户籍记录中的性别写明是男性,理所当然地她必须参军。

听着听着,徐晓幂觉得跟那本古代言情小说的环境还蛮像的,尤其是蛮夷扰邻,兵役变革方面,她随口一问:「这是哪国的军营?」

李锦道:「咱们是安阳国的人民,此处当是安阳国萧大将军的军营。」

安阳国?萧大将军?不就是那部古代言情小説的时代和人物架构吗?

她的心突突地跳着,接着一字一字蹦出口问:「萧、大、将、军、的、名、字……该、不、会、是、萧、文、焌?」

「不可直呼将军名讳!小觅你不要命了?」李锦赶紧捂住她的口,然后左顾右盼,确保没人在帐外偷听才鬆开手,「慎言!切记慎言!」

坏了!坏了!徐晓幂一阵恐慌,她只不过駡了作者几句而已,没想自己竟然就这样穿越到书裏来,这是作者的报复?惨了,她的生死会不会也由作者的笔桿决定?那就死定了,她肯定没有好结局!

欲哭无泪……不知道她现在慎言还来得及吗?

蓦地,一军兵进了帐篷,抱拳作揖道:「萧将军命徐军医醒后到主帐营去。」

那不就是可以见到将军了?懊悔的情绪转瞬即逝,徐晓幂眸裏燃起了亮光。

将军虽然情场失意,但他也是个威武八方的人物。他十二岁随父上沙场,此后战无不胜、连建军功,十八岁已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军,掌兵四十八万,足足是朝廷内军的四倍,连皇帝也畏惧他。要知道他一个不如意是可以率领四十八万精兵踏平皇宫的,怎能不怕!

见徐晓幂迟迟没给军兵回应,李锦替她回道:「属下领命!」

待军兵出去后,李锦担忧道:「你我幸好略懂医术,在军医缺乏的时候被破格编进来,免去了受训之苦,也少了与外人接触的机会。但就算别人认不出你是女子,你俊秀的容貌还是被觊觎了,当务之急是乔装一下,别人看上你还能逃脱,但要是看上你的是将军,那可麻烦了! 」

徐晓幂心裏觉得好笑,看过小説的她早知道将军心有所属了。他的眼光可是京中第一美人柳清雨,不但才德与美貌兼备,更是丞相之女,哪看得上她啊?

她是男人也挑柳清雨好吗?就算碰不得,看着也是赏心悦目,就是不知是否真能还原作者所説的——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清丽脱俗。

不过她还是听李锦的话进行了乔装,一番谈话后,她才知道梦裏的瘦弱男居然是徐晓觅,额现在变成了她。看着别人受辱是一回事,可自己遇到欺辱又是另一回事了,爲免将来遇到同样的麻烦,她还是装扮得粗犷一点好。

第一卷。抱上将军壮实的大腿(二) 徐晓幂跟着一名军兵来到主帐营的门前,徒眼望去已经看得出分别所在,这主帐营不仅大,而且华贵,连门廉的布料也优质过人,如丝般柔滑,奶茶咖啡你值得……啊呸!平时电视看太多了,广告词一不注意就顺口而出。

人家这叫帐营,她和李锦那些小土豆住的叫帐篷,阶级歧视显而易见,她突然觉得好可悲,然而更可悲的还在后面。

进去以后,领她过来的军兵霍地跪在地上,双手作揖道:「啓稟将军,属下已将徐军医带来。」

怎麽说跪就跪?好歹给她一点心理準备啊!兵大哥你何必跪得这麽大力?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啊?黄金都被你的膝盖压到入土三寸了好不?

在她腹诽之时,营中各人都慢慢将目光投向她。

这……该不会是要她跪吧?徐晓幂僵硬在原地,説实话,现代人的尊严摆在面前,她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接受不了卑躬屈膝跪这群陌生人。

「放肆!将军在此,你竟还不行礼?」萧文焌身后的统领周祥道。

徐晓幂抬眸望去,只见萧文焌穿着一身硬邦邦的盔甲挺拔地站着,身姿高大威凛,他一脸漠然,剑眉星眸,脸廓刚毅,一看就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男人,这种成熟是王爷那个小白脸媲美不了的。

整体来説将军还是极还原小説的,她很满意,只不过将军的脸怎麽越来越黑了?

「跪下!快跪下!」萧文焌旁边的副将陈泽安忍不住小声道。

恍然大悟!顾着点评萧文焌,她都忘了这事了!

右手把前面的衣摆利落一拂,徐晓幂帅气地跪在地上,当然奴性参悟不高的她着地时是轻轻的,明显护着膝盖。

萧文焌看到后,犀利的眼眸微微眯了眯。

她道:「属下参见将军,参见陈副将、周统领!」

幸好刚才请教过李锦如何行礼,要不然就出事了!徐晓幂在心裏吁了一口气。

虽然跪拜这种事有辱自尊,不过他们都是古代人,几百年几千年后都是要埋在地下慢慢腐化的,那跪他们就算是跪地咯!只不过是提早点而已。

她在心中偷偷补充一句:「子孙徐晓幂在这拜过三位祖先爷爷了!」

果然,这样心裏会好过了些,虽然血缘上八竿子打不着,但也不是全无牵连,毕竟现在的身体是这个时代的,大家的进化源头都一样,还是有点牵绊的。

「起来吧!」萧文焌道。

一听到这句,徐晓幂蹭地就站起来了,速度快得连萧文焌也愣了一下,正当她喜滋滋站着的时候,只听到刚才同样跪着的军兵道:「谢将军!」然后才慢慢站起来,退到一边。

甚麽?还要谢?徐晓幂瞪大眼睛,无法接受。

简直侮辱人格,太欺负人了!她要马上回到现代!马上!

虽然这样想,可惜她回不去……

有了对比,便知道不足,她一边再缓缓跪下,一边喃喃低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谢将军!」然后她又蹭地站起来了。

萧文焌挑了一下眉稍,并无追究,他指着地上唯一跪着的人,道:「你看看他是否对你欲行不轨之人,如实作答,若有丝毫隐瞒或诋毁,军法处置。」

徐晓幂顺着他修长的食指看去,见一个虎背熊腰、穿着军服的军兵在一旁屈首而跪,抖颤的身体诉説着他的恐惧。

「把头抬起来!」萧文焌命令道。

军兵闻声抖震,怯怯地仰起头,眼中的畏惧全无遮掩,未审先作贼心虚,倒让人觉得坐实其事。

徐晓幂一看就认出他是梦裏的精壮男,想起梦中他那个猥琐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连忙指证道:「将军,就是他把我压在床榻上想强脱我的衣服,我极力反抗,然后他把我的头往床榻一撞,我就晕过去了!」

萧文焌一听,眼神肃凛起来,沉声道:

萧文焌闻之,脸色微沉,对精壮男道:「你还有甚麽话可说?」

精壮男一听,即刻不断叩头,求饶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的知错了!是小的对样貌清秀的徐军医起了色心,但以后必定严格剋制自己,请将军饶命啊!」

样貌清秀?衆人望着乔装后浓眉粗鬚的徐晓幂,心裏万般不认同。

周祥哼了一声,道:「睁眼説瞎话!」

陈泽安笑着道:「每人口味都不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徐晓幂道:「客气客气,各花入各眼而已。」

衆人:「……」

对于精壮男的求饶,萧文焌一点也不领情,厉声道:「来人!把他押下去重打五十大板,再关进军牢!」

恪守军条、赏罚分明是作者对萧文焌行事的评价,徐晓幂看到此幕就知道不假。五十大板啊,想起还珠格格那些杖刑的场景就觉得屁股生疼,下意识地,她夹紧了向阳小花。

精壮男被拖出去后,她察觉衆人的视綫又回到自己身上。好大好硬别停老师_芍药将离尧封御宅免费阅读好大好硬别停老师_芍药将离尧封御宅免费阅读

萧文焌道:「头可还有不适?」

天啊,活生生的将军大人在关心她!徐晓幂感觉自己好幸福,真想马上向将军党的党员炫耀一下!

收敛内心的澎拜,她应道:「没……没有。」

「有还是没有?」萧文焌再问。

「有!」本来想客气一下,不领情就算了,「我有很多事情忘了!」

萧文焌皱眉,问:「甚麽事情?」

徐晓幂道:「行医!」

这可是个烫热的芋头,她可不会中医甚麽的,要知道她在现代主修媒体传播,靠的是一张能言善辩的嘴,望闻问切甚麽的边待着去!这事不解决的话,她怕要顶着虚衔帮人治病,治死了可就麻烦了,她的一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的!

萧文焌眉头皱得更紧了,问:「忘了多少?」

「全部!」

萧文焌:「……」

他不说话,不知是否在质疑,还是在思索其他事情。

一旁的陈泽安在此时站出来,道:「徐军医身体羸弱,难以负荷军中训练,又医术全忘,适得将军身边缺个贴身小厮,如若将军不嫌弃,可命他伺候左右。」

萧文焌听后又寻思半晌,道:「允了。」

但徐晓幂却不依了,由军医到贴身小厮,当中地位孰高孰低她心裏明了,她这回不会连个二人帐篷都没得住吧?而且依小厮的地位,应该是食物链的最底层?也就是说,她要跪的人可多了去了!

「那个……」她举手争取发言。

萧文焌瞥了她一眼,道:「说。」

徐晓幂小心翼翼道:「其实医术忘了可以再学,或许我跟在别的军医旁边观看一段时间,可以唤醒记忆。」

她得保住军医这个职位才行,把脉开药方她不懂,帮忙抓药总可以了吧?

可周祥听完不乐意了,道:「军中不养閑人,没时间让你慢慢耗!」

徐晓幂道:「也对也对!可是……」

「怎麽?不愿意伺候本将军?」萧文焌肃穆地盯着她。

徐晓幂心知不妙,话峰一转,道:「怎麽会?属下自小敬仰将军,对将军的敬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氾滥,一发不可收拾,能服侍将军是属下天大的荣幸,属下做梦都会因此偷笑!」

萧文焌道:「自小?本将军有那麽老吗?」

「额……口误口误!是自从听闻了将军的丰功伟绩后,属下对将军的敬佩之情就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氾滥……」

「行了!」萧文焌不耐地摆摆手,「今天暂且回去休息,明天过来值班。」

「属下领命!」

徐晓幂急急退下,临走前瞄到陈泽安冲她一笑,她心裏瞬间觉得毛毛的,该不会是这副身体的前主人跟他有甚麽不爲人知的关係吧?刚才他几番帮她说话,维护之情着实明显得不得了。

她越想越觉得实有其事,便赶紧撇过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