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好紧好爽好痛_花千骨吧 我要强了你白子画

2019/10/9 20:37:24 移动版

情人节番外 楚北之战前,他又丢失了小家伙,这个总是闹腾不让人省心的女子离开客栈去哪儿了?或者说她被人挟持去哪了?她辛辛苦苦跟随军队半个多月,怎会说走就走,肯定出了甚么事。

萧文焌擡头对着那郊外洁白的弦月发出叹息,冷风穿过空旷的原野,吹乱他的墨髮,更吹乱他的心,一想到小家伙可能被人挟持住,甚至遭遇了不幸,他这心便寒得发颤。

若是世人看见他这在沙场上杀敌如麻的将军竟也会露出慌张的神色,怕是会大吃一惊,萧文焌自嘲般地想。

可那是他放在心尖上想去一直好好疼爱的小家伙,她现在可能在某个地方受着委屈,无依无靠地茫然着,让他如何不慌不乱?

但是,他现在只能等消息。

风渐息,他的心由慌乱慢慢变得镇静,转身,他回到帐篷裏,日佂八十里路纵是再健壮的人都会疲惫,唯有养好精神,他才能更快地把人找回来。

这夜,他做了一个梦。

在长达一段时间的黑暗过去后,他眼前的景象由黑糊糊一片变得光亮鲜明起来。

入目是一处奇怪的地方,洁白又窄小的环境裏,摆放着各式各样奇特的家俱,桌子是用琉璃做的,椅子是白色的,不知用何材质做成,看起来很纤薄,人坐上去真能承受得了?

他移开眼睛,走到一张看起来软软的家俱前,这是何物?也是椅子?他伸手去摸,但惊觉根本触摸不到,手一下子便穿透而过,变成半透明,但一抽回来,手又恢复了颜色。

他蹙紧眉宇,把手端详了好久,随后放下继续参观,一个明黄木色的大柜子中间放了一个又大又长又扁的黑色物品,不知有何用途,柜子周遭的格子放了一些精美的物品,还有几幅画,画只有他的手掌般大,用银色画框架起,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此画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放眼安阳国也没有几个画师有此等境界。

画中有些是风景,但有几张画的是一个女子,此女子奇装异服,有时还露胳膊露腿,好生放蕩,他都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但她的容貌与小家伙有几分相似,特别是眉目与笑容,看起来明朗而活泼。

真是怪异,他爲何出现在此,此又是何地?

嘀嗒嘀嗒——

墙上挂着一个圆圆的东西,画着奇怪的符号,中间有三根长度粗度都不一的黑色条状物,最幼细的一条不停地动着,还富有节奏,那是何物?竟会自己动。

萧文焌对这裏有太多的疑问,东张西望,到处行行走走,更是增添迷惘。

「啦啦啦哼哼哼」

蓦地,有一把清甜的声音由远至近传来,然后「咔嚓」一声,萧文焌看见一个小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位髪短至肩,穿着奇怪服装的女子。

这地方许是属于此女子的,萧文焌觉得自己突然出现于此,怎得也要解释一下,莫要被当成强闯民宅的登徒浪子才行,「姑娘,你——」

他的话音赫然而止,女子居然在他的身前穿透而过,根本看不见他。

萧文焌一息间心裏震撼,但想想刚才也有类似经历,很快又平复下来。

他从窗前看见一个高楼丛起的世界,四四方方的高楼建得高耸挺拔,而底下有四四方方的盒子在平整的路上飞驰,他看见了不少人,男的无一长髮,女的也很少髪长及腰,他们的头髮还有各种颜色,与他们的服装一样怪异。

他看了几眼,便收回视线。

萧文焌走近刚刚女子打开的那个门,手缓缓伸过去,想试试能不能穿透过去,离开这裏,然而他发现穿不过,空气中像是有一层膜在阻止他离开,他顺着墙壁摸过去,这一层膜包围着这裏,将他的行动範围侷限于此。

「啊!好帅!」

不知何时女子坐在那张软软的椅子前,抱着一个软枕,而那又大又长又扁的黑色物品竟亮了起来,裏面竟有一男子在动,此男子面如冠玉,穿着月白色的宽大襦袍,看起来温润斯文,只是他自顾自在说话,真是奇怪。

他走过去,试图与之谈话:「公子,敢问你可知此爲何地?」

「公子?公子?」

没用,这公子根本发现不了他,而且就像活在一幅会动的画裏,与世隔绝。

再回头,看着双手捧脸,一副倾心不已的模样的女子,萧文焌神色複杂,与一陌生女子同一屋檐下,还离开不了,这叫他如何是好?

这是一个梦吧?然而这梦却无比真实,而且还很漫长

他总是看到女子早上出去,黄昏时回来,回来后坐在软软的椅子上看电视,原来这个叫电视,有一次他听到女子说过。裏面播着的似是不同的故事,还有其他繁杂的内容,他从裏面了解到这个是与他那裏相差甚多的世界,原来相隔数千年后的世界是如此让人难以想象。

女子喜欢看那个名爲白子画的男子演的戏,每每看到白子画,她都显得非常陶醉,总说「啊,好帅好帅!白子画演得真好!」电视裏又是另一个世界,白子画的世界是仙界,他不明一个法术如此高强的神仙爲何会想当一个戏子,又爲何神仙演的戏能于电视裏看到,难道几千年后仙界与人界已经相融合了?

萧文焌的脑袋总是冲满了疑问。

女子看完白子画,便会打开一个小电视,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叫手提电脑,她总是用完胡乱摆放,然后等要用时便乱找一通,看得萧文焌一阵叹息,这女子跟晓觅真的很相似,都糊糊涂涂的。

女子学问不错,总是在看文章,文字在数千年后也发展得新异,他每每看到女子看的那些叫论文的文章都很惊奇,这个世界的文章虽然浅白,但架构完整,思辨新颖,使他爲之佩服。

这女子还会外语,只是每每看外语文章都没精打采的,看得出她不太喜欢。

女子看得最多的是小说,奇怪的是有时候他会看不清画面,女子看得津津有味,但他的眼前却是模糊一片,不过女子看得大都是情情爱爱那一类的,他不感兴趣,所以看不看得清也不太在乎了。

这个梦很长,他都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女子离开,又看着她回来,她的生活规律又苦闷,他看得最多的就是她在电视前或手提电脑前的背影,她总是一个人,有些孤独有些落寞。

不知爲何,萧文焌总觉得她的身影与晓觅重叠在一起。

「晓觅?」对着坐在软软的椅子上孤单纤瘦的身影,萧文焌试探般唤了一声。

这女子动了,疑惑地站起来,自言自语道:「不会吧这么邪?」又坐了回去。

萧文焌心裏明朗了,忍不住又喊了一声:「晓觅。」

这下女子,不,徐晓幂霍地弹了起来,紧抱着抱枕满脸惊恐,圆圆的眼睛四处溜了溜,接着走到茶几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亲亲宝贝儿,你帮我找的房子该不会是凶宅吧?我刚才听到有人在背后喊我名字了,你该不会坑我吧?真的没有?可可好吧那我挂了。」

萧文焌眉眼一挑,亲亲宝贝儿?虽然不知何意,但听起来甚是亲密。哼,他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小家伙有没有过伴侣。

怕吓到她,萧文焌不再出声了。

徐晓幂早上又出去了,这次回来后整个人没精打采的,她抱着抱枕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裏总是出现很多粉红的心心,她不断地转频道,也不看《花千骨》了。

萧文焌站在沙发背后,忍不住轻声问:「怎么了?」她可是在外面遇到不如意的事?可惜他在这个世界如同一缕幻影,囚在这裏无法得知她在外面的情况,他护不了她,唉。

徐晓幂这次听不到他的话,没心思看电视便拿起手机刷微博和朋友圈,谁知越看情绪越低迷,又躺回了沙发,继而恶狠狠道:「一到情人节就秀恩爱,哼,欺负单身狗!」

「爲甚么就我情人节没男朋友啊!」她哀嚎。

萧文焌听得一愣一愣的,随后看看电视,恰好裏面的人在介绍情人节该送甚么礼物,他像是明白了今天是特殊节日。

情人节萧文焌鬆了一口气,他很坏地想,虽然孤单了些,但还好她没有情人。

这晚,徐晓幂义愤填膺睡得特别早,萧文焌在牀边凝视了她很久。

半夜,他骤然有种要离开的预感,牀上的人翻滚了几下,嘴裏发出含糊的梦呓。

「晓觅,晓觅。」

徐晓幂半张开双眸,似醒未醒。

萧文焌道:「我是将军,你可认识我?」

「嗯..好大好紧好爽好痛_花千骨吧 我要强了你白子画好大好紧好爽好痛_花千骨吧 我要强了你白子画.将军?」

「嗯,」萧文焌笑了笑,也明白她肯定不认识自己,「你总有一天会与我相遇。」

「嗯」徐晓幂含着睡意回了一声。

「莫要伤心,男朋友会有的。」

「嗯」

萧文焌看着开始虚化的手掌,眼眸裏露出不捨,盯了徐晓幂良久,最后释然道:「你且耐心等奇遇到来,我先回去,把你找回来。」

「嗯」徐晓幂竭力睁开眼皮,想知道谁在别人家睡觉时,在旁边不停地叨叨叨,吵死了。

还未睁开,一个模糊的影子凑在面前,柔软的质感从嘴上传来,带着温热的气息,她的脑子一下子就糊掉了,眼皮沉重地又合了起来。

萧文焌舔了舔她的柔唇,离开后又依依不捨地再凑近吸吮了两下,擡眸时,满目的眷恋。

「情人节快乐。」他沉朗的嗓音在徐晓幂耳边响起,飘渺又旖旎。

他陷入了黑暗,梦该醒了。

而徐晓幂翻了个身,嘴角甜甜勾起,似乎做着美梦。

番外:十里红妆 且说徐晓幂回到京中后,某人便急不及待地操办起成亲事宜,这段期间某人还陪徐晓幂去了一趟徐晓幂原身的家乡——江原源郅镇。本来意爲见见家长,但徐母患有失心疯,只认儿子不认女儿,作女子打扮的徐晓幂完全被无视,而徐父也不敢当着徐母的面认这个女儿,场面十分尴尬。更重要的事,他们趁原身参军期间,竟捡了一个男孩作儿子,徐母还口口声声地喊那男孩爲「晓觅」。

徐父在徐母不在的时候,满脸愧疚地对徐晓幂道:「小觅啊,爹对不起你,要你一个女子十几年来扮成男子活着,还眼生生地看你进了男人堆裏阻止不了,现在还、还又领了个男孩来代替你,可爹没有办法,你娘她自从见不到你后病情严重了,想起了自己孩儿夭折一事,要死要活的,爹没办法啊。」

徐晓幂纳闷地点点头,道:「我理解的,理解的。」其实她的内心除了一点尴尬,也没其他情绪了。

徐父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儿,爹一直怕葬送了你女儿家的一生,幸好你是个有福分的。」

他捧起了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子,继续道:「这些是十几年来爹爲你备下的嫁妆,现在总算有机会交託给你了,只是因爲你娘,请原谅爹不能送你出嫁了。」

徐晓幂大吓一惊,急忙摆摆手道:「不,伯伯我不能收的。」

徐父脸色登时苍白,道:「伯伯?小觅你是不想认我这个爹了吗?也是终究不是血肉之亲,十几年来被当成男孩儿养,你是有怨气的,爹不,我明白。」

徐晓幂扶额,这该死的口误,她眼睛汪汪地看向萧文焌,向他求助。

萧文焌领意,爽快地接过盒子,道:「嫁妆我替她收下,晓觅也只是一时想不通,父母终究要认得。」

徐父颔首,又看了看徐晓幂,道:「爹自知对不起你,就连你嫁人了都不能送你出嫁,爹爹也不盼望你嫁人了会愿意回来,只要你过得好便行。」

徐晓幂慌张道:「不是的,养育之恩不敢忘,我会报答你们的。」

这话说得略显生疏,让徐父的心再次受伤。

萧文焌道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摸着徐晓幂的头道:「对了,晓觅的头部曾受过伤,好些事情都忘了,所以才会与你们显得生分,请莫怪她。」

徐父一惊,「这怎么现在才说呢?怪不得小觅你现在可好?」

徐晓幂频频点头道:「好了好了。」

探完亲后,两人再次回到京中,按理说女子应从娘家那儿出嫁,但徐晓幂却不能,于是负责具体筹备工作的唐伯提议找一户人家过契,此事亦得到徐父认可。

这风声不知如何传到礼部尚书周大人那裏,这人竟带着礼来到将军府,老泪横流诉说自己一把年纪就只生了六个儿子,一个贴心的女儿都没有,哀求着要认徐晓幂爲养女。

徐晓幂听着耳熟,后来想想这位周大人好像是安景焕说要娶她作侧妃时,建议她过契的人,登时五味杂陈。她不敢与萧文焌直言,但看着他与周大人在大堂内相谈甚欢,颇有将她过契与周大人之意。说实话她内心是有些抗拒的。

幸而当两人快有共识之时,周祥大呼大喊地从外面闯进来,生生地截了糊。两位周大人爲了认亲一事在将军府大堂唇舌相争,差点大打出手,这事不久后传遍大街小巷,成爲京中笑谈之一。

对于此事,徐晓幂还挺得意的,没想到自己那么受欢迎。

萧文焌看着她得瑟般的小表情,摇了摇头,无奈道:「你啊」

过了契,认了亲,徐晓幂便暂时搬到了周府居住,两人在成亲前都不能见面。

.

周府,成亲当天。

如人般高的铜镜子裏倒映出一妆容精緻、娇俏如花的女子,她身穿锦绣华美的红嫁衣,嫁衣的衣襬长得拖曳在地上呈半扇形,且用了金丝绣上鸳鸯之形,衣襟与宽袖也以金丝华纹作点缀,显得精美而高贵。

她擡手,用染有粉色蔻丹的葱白手指调了调头上的红珊瑚石金簪,然后放下手满意地露出笑容,桃红的嘴唇如一片桃花花瓣,看上去香甜可口。

这时,有几名侍婢推门而入,走最前的侍婢拿着朱红的托盘,上面放着一条喜帕,侍婢道:「徐姑娘,迎亲队伍快到了,该盖上喜帕上轿了。」

「哦,好。」打扮得娇美动人的徐晓幂紧张地应了一声,走过去便想拿喜帕盖在头上。

侍婢伸手轻轻制止了她,笑道:「姑娘,还是奴婢帮您吧。」

「好谢谢。」徐晓幂呆呆地颔首,把手放下。

几位侍婢都在心裏偷偷笑着,準将军夫人怕是紧张过头了。她们分工盖喜帕的盖喜帕,整理嫁衣的整理嫁衣,一番扰扰攘攘后,终于把徐晓幂送出了房间。

等在房间外面的周祥见盖着喜帕的徐晓幂出来,立刻迎上前抓着她的手,一边与她一起走,一边叮嘱道:「娃子啊,既然认了我做爷爷就不要把自己当外人,周府是你的依靠,如果萧小子欺负你了儘管告诉爷爷,管他是不是大将军,老子照样提着大刀拆了他的将军府!听到了没?」

徐晓幂听得一阵好笑,要嫁人的紧张心情也稍微舒缓了些,道:「我听到了爷爷,但是将军不会欺负我的。」

周祥努了努嘴,道:「真是女生外向。」

出了府门,周祥又嘱咐了几句才让徐晓幂坐上红轿子,不久后萧文焌便骑着高大的骏马领着迎亲队伍到来。

他也是一身华贵红衣,金冠下是一张神采飞扬的脸庞,在看到周府前的红轿子后,眼神一凛,连看热闹的老百姓都看得出他的愉悦,不禁感叹红轿子裏定是位美娇娘,又感叹这位美娇娘嫁得真好。

接到新娘子后,迎亲队伍奏着乐器热热闹闹地再次出发,队后擡着嫁妆的小厮惊讶地发现不断有人挤进行列中,同样擡着一箱二箱的。

回神过来,他们与民衆一同发出惊歎,想不到萧大将军不仅送聘礼,还在迎亲时爲新娘子添嫁妆,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嫁妆用红布掩盖,延绵不绝地增加,衆人仰头只看见红豔豔、宛若蛇形的一条队伍,长得不见尽头,何不是十里红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