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好热日本手机视频色播_花径颤抖流蜜汁 用力

2019/10/9 20:38:34 移动版

Chapter02-学不会说再见(5) 也许是我的目光过于炽热、过于直接,白振熙的视线在下一秒钟忽而转至我身上,虽然时间很短,但我依然发现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讶。

缘希亦然。

是啊,他们怎会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呢?

下班时间的铃声响起,夏天、黛妍和秃子经理纷纷走出办公室,我忘了夏天在临走前对我说了什么,更正确来说,是我根本不晓得夏天对我说了什么。

时间彷彿冻结在这一瞬间,我望向他们,好久好久,我以为我很脆弱,脆弱到再见到白振熙一面时,我甚至会泪流满面。

但我没有。

我只是,静静地凝望着他的俊容,然后一句话也没说。

并不是不晓得该说什么,而是不想说些什么来打破此刻的寂静。

这样的画面,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太多次了。

但这样的希望彷彿只是种奢望,一声突兀的「学姊」打破办公室的宁静气氛,来人见状后还傻愣愣地问:「咦?学姊妳在忙吗?」

可我却有那么一秒钟感谢赵子勛此刻的现身,「没啊,找我干嘛?」

「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去吃饭吧!」赵子勛开怀说道,脸上却做足被拒绝的準备。

自从上次答应和赵子勛吃晚餐后,他便越发得寸进尺,三不五时就跑来品管部办公室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当然,没有一次约成功。

「好啊。」

可今天,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居然答应他了。

真的,我没想过要答应他的。

「诶!」赵子勛在听见我答应他的邀请后嘴巴张大,随后又是一阵乱叫:「太好了!」

丢下一句「那我在公司大门等妳」,他又一溜烟地消失不见。

而我们,又再一次地陷入沉默。

我,缘希,白振熙。

白振熙不晓得朝缘希说了些什么,只见缘希浅浅地朝他点头,便转身离开办公室。

窒息。

后知后觉的紧张顿时卡在咽喉,紧捉住衣角的力道随着白振熙的靠近加大,他沉稳的脚步隐藏着不易被察觉的急促,然后退却。

他站在我面前,而我只是低下头,不敢面对他。

我们不晓得凝滞多久,只觉既像永恆,又像须臾。周遭好安静,除了自己紊乱的心跳,我还依稀能够听见白振熙的呼吸声。

接着,他说话了。

「对不起。」

唇畔泛起嘲讽的笑容,十年前我们结束的最后一句话,竟也是十年后的我们再遇见的第一句话。

我们之间,除了对不起以外,还有没有别的话好说?

「好久不见。」抬首,我强迫自己将视线对上他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你,还有缘希。」

「……是啊,我也很意外。」白振熙浅浅一笑,却深深地让我的目光驻足在他脸上。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约。」慌张地收拾桌上的个人用品,我几乎是以一种落荒而逃的姿态想尽快远离这窒息空间,然而白振熙却在我离开以前,捉住我的手腕。

狠狠地倒抽一口气,我想也没想地将白振熙的手拍掉,但他不知怎地,再一次,拉住我。

而这次,更让人不知所措的是,他将我拉近,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地道出一句……

在很多想念他的时候我没哭,在方才见到他时我没哭,在我们两人独处时我没哭,甚至是他在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时我也没哭。

只是这一次,我竟悄悄地流下两行热泪,慌乱不安的心情随着眼泪缓缓流出体内,我彷彿在迷失已久的茫雾中看见一丝又一丝的璀璨金光,迎向我的,是记忆中那张永远只对我微笑的,温柔脸庞。

那是白振熙的笑容。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妳哭。」

「相隔十年的重逢,感动嘛。」我扬起笑容,并胡乱将脸上的泪珠抹去,「十年……好久了啊……」

「晓妍。」喑哑的嗓音响起,一声「晓妍」再次让我心神不宁,飘扬的情绪来回蕩漾,没有方向,没有终点。

「刚才的男生……是妳大学学弟?」见我点头,白振熙又笑了,「感觉上他是位很开朗的人呢。」

「我们下次再聊吧,我怕他等太久。」我歉疚地朝他轻点头,随后便飞也似地走出办公室。

『晓妍,我想妳了,真的想妳了。』

心底有好多话好多疑惑想说想问,却一个儿劲的全数卡在喉咙中,脸上没了表情,拍拍自己的脸以后,我便快步走向公司大门。

赵子勛倚着墙,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对面的简餐店,夕阳余晖洒在他的髮上,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他将头髮染成褐色后或许会很好看。

「发呆啊。」

「才不是发呆呢。」赵子勛侧过脸,朝我灿然一笑,「我在等妳啊。」

「你的车呢?」

「学姊,妳真的老了……」赵子勛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将脚步往后,还知道我想揍他,真是有先见之明哪,「我今天没开车来。」

『因为这样就可以和学姊一起回家了啊。』

好吧,我想起来了。

「你该不会……这星期都没开车来上班啊?」踢着路上的小石头,我好奇问道。

「咦?妳怎么知道?」赵子勛倒抽一口气,装作惊讶无比,让人不禁失笑。

「猜的。」驻足,凝望前方夕阳西下的橙色光景,都市里一幢又一幢的大楼有如一座橘色森林,而我们,都被困在里面,「你还记得我上次对你说的单身症候群吗?」

「嗯,怎么了?」

「单身症候群之二:单身的人,往往学不会说再见。」白振熙的笑颜倏地在眼前散开,我忽然间感到有点鼻酸,「是因为捨不得,还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再见的机会?」

「我想,是因为他们还不够勇敢。」

征然,我将视线对上他的,吶吶地问道:「不够勇敢的话该怎么办?」

「那就找个值得让自己鼓起勇气的人吧。」赵子勛扬起一道温柔弧线,他的眼睛因为微笑而微微瞇起,「就算现在找不到,总有一天也一定会遇到。」

紧抿唇,我低垂着头逃避赵子勛过于直接的视线,一滴、两滴……

赵子勛朝我靠近一步,他的黑色皮鞋顿时朦胧起来,我又再一次地没入他安心的怀抱中。赵子勛的西装被我染上一片湿,眼泪不停地留下,我哭到哽咽,却依然无法止住那猖狂的泪水。

紧捉住他的手臂,我彷彿迷失在汪洋大海中,而赵子勛,此时此刻成了我唯一的依靠。

「对、对不起。」我收回手,却不想离开他的拥抱,「在你面前我总是想哭。」

「没关係。」感到赵子勛收紧手臂,他温热的气息在我头顶上吐出,「只要学姊难过,我都会在。」

他说老天爷这辈子一定是刻意要让我俩相遇、相识,而他存在于这世上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让我无时无刻都能绽放笑容。

不捨得让妳流泪呀,赵子勛说,「我想让自己成为学姊勇敢的理由,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Chapter02-学不会说再见(6) 我退开他的拥抱,转而坐在人行道边的一张石椅上,「我们今天,别去吃饭了好不好?」

我想我还是不够勇敢。

「好。」赵子勛答应的飞快,语气间却依然不经意地流露出失望,我是愧对他的,我一直都知道。

幼稚,真的很幼稚,李晓妍真的很幼稚。

我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和赵子勛出来吃晚餐,那是因为我想证明给白振熙看,没有他的时光里,我并不是非要他不可。

可是我失败了,我以为这样做就能将对他的思念收回来一点,但事实上并没有。白振熙说出他想我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彻底失败了。当我这十年以来的想念得到回应时,我才明白我比想像中的更加怀念他。

『晓妍,我想妳了,真的想妳了。』

原来不是只有我自己,在想念对方。

赵子勛随即恢复了他以往的开朗,他指向前方不远处的超市,笑着说:「那么学姊,妳可以陪我去一趟超市吗?」

「去超市?」我将思绪抽回,决定不再思考关于白振熙。

「嗯,我想买些东西,可以吗?」

「喔……嗯,好啊。」

听闻我的允诺,赵子勛开心的像个孩子,他站起身来随后朝我伸出手,「我们走吧。」

愣住,我凝望他的大掌好一阵子,接着又将视线往上移,对上他那双爱笑眼睛。

赵子勛,真的很莫名。

我搭上他的掌心,我不晓得我怎么就这样覆上去了,赵子勛领在前头,一路上我们什么话也没说,却不尴尬。

异常的安心,赵子勛的魅力就在这里,很莫名的魅力,很莫名的安心。

在走进超市以前,赵子勛倏地停下脚步,他深吸几口气像是要说些什么,过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他转过头来,扬起一道灿烂的笑容,然后说……

「学姊,妳喜欢吃咖哩吗?」

「吭?」这是什么情形?「喜、喜欢啊,干嘛问这个?」

「没事,就当我在自言自语。」

赵子勛顿时鬆开手,他走向一边的推车,并将红色塑胶篮放在推车上,我呆愣地凝视我的右手,那只方才被赵子勛紧紧牵住的手。

「学姊,妳不进去吗?」

「要、要啊……」有些发傻地回应,我跟上赵子勛的脚步,觉得心底有些空蕩,很怪,这种感觉很怪。

甩甩头,叹了声气后我决定买些零食回家给于庭。

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架,思考许久后我决定买一罐洋芋片及一盒巧克力,这是于庭和我的最爱,我甚至可以预见待会儿回家于庭看见我手上的零食后她会有多三八的说爱我。

「学姊,零食吃太多会胖喔。」

「我说亲爱的学弟呀……」我看向赵子勛,脸上挂着我自以为亲切的微笑,「你家是住海边啊管那么多!」

「我们去那边,去那边!」赵子勛逃之夭夭,快速地走向冷藏区,我跟在他旁好好热日本手机视频色播_花径颤抖流蜜汁 用力好好热日本手机视频色播_花径颤抖流蜜汁 用力边,好奇问道:「你要买什么?」

「鸡翅膀。」他拿了一盒六只装的鸡翅,随后走向放置饮料的区域,「还有鲜奶。」

后来我们走啊走地来到染髮剂的地方,我的眼神不自觉地被褐色染剂吸引,忽然间我又想起今天下午我那突如其来的想法──赵子勛如果将头髮染成褐色,或许会很好看。

「赵子勛。」我出声唤他,并将染剂递给他,「你有想过要染头髮吗?」

「嗯……我没想过耶。」

「那你想不想染染看?」我指着包装盒上的褐色,「总觉得,你染这个颜色应该会很好看。」

赵子勛沉默不语,我疑惑地看向他,没想到他的脸上竟浮现一抹淡淡红晕。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目光,接着慌乱地矇住我的眼睛,还仓皇地说:「学姊妳不要看我啦!」

「白痴喔,我只是说出来我想的你害羞屁!」我拍掉他的手,嫌恶地睨视他。

「就是因为是学姊说的才更令人害羞嘛。」赵子勛逐渐恢复冷静,又是那副幼稚好灿烂的脸蛋,「学姊希望我染吗?」

「啧,不染就算了。」

「好吧,既然学姊都这么说了,那就染吧!」赵子勛哼着歌,愉悦地将褐色染髮剂放入篮子里,而我则是在他旁边不停说道:「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希望啦!我只是建议、建议!」

「学姊的建议学弟永远遵从,我们去结帐吧!」他在转身前,脸上泛起狡诈的笑容,当我捕捉到那瞬间的同时,我突然觉得我好幼稚。

其实我真的蛮希望他染的。

结了帐走出超市,赵子勛不晓得为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像是刺探性地询问我:「学姊,妳……妳急着回家吗?」

「没啊,怎么了?」

「那妳要不要来我家?」赵子勛羞赧地搔头,「我想做晚餐给妳吃。」

「嗯……」

「当然,如果妳不要也是可以啦,我只是在想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妳回到家在吃晚餐可能会太晚,所以才提出──」

「好啊。」我笑着答应,到头来我们还是一起吃晚餐了。

总觉得和赵子勛相处,好像……好像就可以忘掉一点有关白振熙的事情。

不可否认地,和赵子勛逛了一趟超市后,我的心情不再那么低落,虽然称不上心情很好,但也不算差。

所以我想,晚点再回家胡思乱想吧。

这样,应该就少点时间思念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