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 好深 好厉害 不要_花开生两面 人生佛魔间

2019/10/9 20:38:16 移动版

Chapter02-学不会说再见(3) 「你是赵子勛的哥哥?」虽然心中抱持百分百的肯定,我却依然忍不住问出声。

「嗯,真巧啊,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赵予寞轻笑,仔细一看,他的笑容和赵子勛的确有些神似,但他的笑容属于温柔型,赵子勛则是灿烂型,唯一的共通点,便是他们两人的笑容在我眼中、一样刺眼。

「世界真小。」真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但现在我们还是先办完正事再说吧?」

「妳说的对。」

我告诉货仓的人员,要他们依照赵予寞的指示将货品搬至卡车上,由于数量庞大,耗费的时间自然多了点,等到东西搬完,一些行政上的程序也处理完后,时间也缓缓来到中午。

「妳的脚还好吗?」站在公司大厅边,赵予寞问,「刚才因为忙碌没多加留意,现在才注意到,我们去旁边坐着吧?」

跟着我缓慢的步伐,赵予寞又开口:「妳的伤是和子勛出门时用到的?」

「是啊,但是我自己不小心,没什么大碍。」坐在椅子上,我的脚在顿时间得到舒缓。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口,但一直用不良的姿势行动,好像还是替脚踝带来不小的负担。

「他很自责呢,回到家不停向我忏悔,一直说:『学姊的脚受伤了,都是我害的啊!』然后还抱着头一直在客厅来回走动,看了我都心烦。」赵予寞边说,还边演练当时的情形给我看,让人不禁噗哧一笑。

「不是他的问题,你要他别想太多。」我莞尔,那天是我自己不晓得发什么神经穿着高跟鞋在大街上乱跑,就算跌死也是我的问题,不能怪赵子勛呀。

「我会替妳转达给他的。」

「看起来……你们的感情似乎很好?」

「嗯,是还不错。」赵予寞底映着璀璨的光芒,好似在诉说他们的兄弟情谊有多美好,「他啊,很单纯、很执着,有时候还很幼稚。」

「对!」我像找到知心好友一般,大力赞同,「幼稚掺杂点莫名其妙。」

「但是,他的幼稚只有他信任的人才见的到喔。」赵予寞侧头,嘴边的弧度越发明显,「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妳呢。」

看着他的微笑,此刻我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几秒钟后,赵予寞指向对面的一家简餐店,笑着问我:「要一起吃午餐吗?」

「嗯,好啊。」

明明只需两、三分钟的路程,我们却花了十分钟才抵达店内。

我在菜单上划下西西里燻鸡起士焗烤饭,而赵予寞则是选择奶油蛤蛎义大利麵,附餐的饮料我们同样点了乌龙绿。

服务生收走菜单后,赵予寞悠悠地启口:「子勛他啊,什么事都会和我说。」

他托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笑开,「我们的父母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便离婚了,当时他们闹的很兇,就连我们,他们也无情地抛下了。后来我们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但六年前,他们离开了。为此,子勛消沉很长一段时间,但后来不晓得是因为什么契机,让他逐渐找回笑容,嗯……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子勛便什么话都会告诉我。」

「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我不解地盯着他,「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说这些,会不会太深入了点?

「啊,抱歉抱歉。」赵予寞搔头,「希望对妳说这些妳别介意,但是因为子勛每天都会向我提起妳,我便有种和妳认识了一段时间的感觉,才和妳说这些。」

「这样啊。」我莞尔,「没关係,那要不说说你自己吧?」

「没问题。」

服务生将我们的餐点送上,我们边吃边聊,他告诉我,他今年和我同年,有位稳定交往中的女朋友,目前在幼稚园担任老师,他们也许明年就会结婚了,但一切还是得看时机。

赵予寞是位温文儒雅的男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很多时候我发现,他和赵子勛一样,会有些不经意的体贴小动作,像是:在我心想需要拿张卫生纸时,下一秒钟他便会微笑将卫生纸递给我。

「时间也不早了,我先送妳回公司吧。」瞥了下时间,发现午休时间确实快结束了,我们便又以缓慢的速度走回公司。

赵予寞说,未来我们见面的次数可能会更多,因为接下来他们公司还会向我们公司订货,看来又是段忙碌的时光哪。

回到办公室后,我发现秃子经理的脸色有点不好,便戳戳夏天的手臂,偷偷问道:「夏天,经理干么脸这么臭?」

「因为大东和茗茗说要辞职,然后黛妍又因为公事和经理起冲突,所以才会这样。」夏天以气音说道。

不太妙啊,我在心底盘算着,刚才赵予寞也说了,接下来他们还会向我们订货,况且数量不少,倘若大东和茗茗辞职了,加上下星期夏天请假,我们……很有可能会忙不过来。

我深吸口气,缓缓地走向大东和茗茗,并要他们跟我到办公室外头一会。

「大东、茗茗,你们为什么要辞职?」

「课长,我和茗茗想要一起开家麵包店。」大东紧握住茗茗的手,「我们两人都不喜欢被束缚在办公室里面,总觉得每天来上班都是种煎熬,但为了生活却不得不来。」他们两人相互凝视了会儿,大东便又继续道:「后来,我们决定要实现梦想,那就是开一间麵包店,未来会不会成功我不知道,但总觉得如果不趁年轻的时候赌一把,那之后我们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听了大东的话后,顿时间有股惆怅涌上,他说的对,年轻时若不好好为自己的人生上点精彩的颜色,未来不管多么后悔,也换不回那么一句早知道。

时间,是很宝贵的呀。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多说什么。」我轻叹,微笑拍拍他们的肩膀,「什么时候要走?」

「这星期五。」

「那剩下的日子请你们也要好好加油,别敷衍掉了喔。」

「谢谢课长。」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突然间感到有点羡慕。虽然他们的未来飘忽不定,但至少他们还有对方、还有彼此的笑容,而这是我一直很想要,却又得不到的。

夏天问的那句「为什么我对赵子勛迟迟不动心?」再次浮现,我敛下眼,仍然不得其解。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就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

Chapter02-学不会说再见(4) 假日,电影日。

今天电视上所播的是《恋夏500日》,电影情节大概是在描述一位相信爱情的男生Tom遇上一位不相信爱情的女生Summer后所发生的事情。在和Summer相处的时光中,Tom感到欢愉无比,渐渐地,他不再只是想当Summer暧昧不清的好朋友,反而想更进一步确认Summer对他的感受,然而Tom越是想成为Summer的男朋友,Summer越是感到压迫,他们两人之间不再有欢乐,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不安感。

有天,Summer不说一声地走了,Tom在顿时间感到天崩地裂,他的世界没了Summer,而他也变得除了夏天之外的季节,彷彿什么都感受不到。他用尽方法想找回他的真命天女,却发现怎么样也没办法。两人分手后再次相遇,好大 好深 好厉害 不要_花开生两面 人生佛魔间好大 好深 好厉害 不要_花开生两面 人生佛魔间Tom赫然发现,Summer竟然已经成了人妻。

后来他发现,Summer不是不求爱情的回报,而是她不要与他携手共度未来;Summer不是不能与他人共度一生,而是她所要共度未来的对象并不是他。这一切,都只是因为Tom并非Summer的真命天子。

「Tom真像白痴。」于庭说,「他爱上的只是他自己对爱情的想像,Summer只是正好成了他想像的对象。」

「反正在第五百天,他也遇见秋天了啊。」电影结束后,Tom在面试会场遇见了一位叫秋天的女孩,两人一见如故,我想,Tom虽然是Summer的第二男主角,但他会是秋天的第一男主角,也就是真命天子。

「爱情啊,真是爱到卡惨死喔。」于庭关上电视,随后转过头来,面容有些哀伤,「晓妍,我跟妳说……」

「嗯?」

「我下下个星期开始要到韩国做採访,我们杂誌的主题切换到旅游上头,所以得要实地探访才行。」

「会去很久吗?」

「我不知道,但起码一个月。」于庭耸肩,语气间流露不捨,「想到有那么久的时间不能见到妳,就觉得有点难过。」

我凑上前抱抱她,「又不是永远都见不了面。对了,我们现在出门好不好?」

「出门?」她指向我的脚,「妳的脚好了吗?」

「差不多好了。」我转动脚踝,「我今天一定要买到新的高跟鞋!」

「下次穿高跟鞋别再乱跑,小心点知道吗?」

「好啦,我可不想再当一次乌龟了。」

「然后要记得洗澡和打扫,不要等我回来家里变猪窝。」

「我会的,虽然我每次都在抱怨,但我还是有做到啦。」我朝房间走去,準备换衣服,「明明就还没离开,干嘛搞的像是明天妳就去韩国啊?」

「不从今天开始讲,我怕妳这家伙会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全忘光。」

「才不会,记得带纪念品给我。」

后来的我们去了趟百货公司,逛了许久我才终于看到一双我喜欢的高跟鞋。于庭说那双鞋和先前鞋跟断掉的那双很像,仔细一看,还真的是。

我想,我只是懒的改变。

习惯难改,而我懒的改变。

和赵予寞再次连繫已经是星期五了,这次他们要下订的数量和前笔订单一样,虽然夏天已经从台南回来,但大东和茗茗的离职对品管部而言依然造成重大影响。经过早上的疲劳轰炸,一直来到下午下班前两个钟头,正当经理担心赶不上交货日时,倏地有两道身影出现在品管部的办公室中。

我从一堆公文中抬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好意思,打扰了。」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直挺挺地站在门前,处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位优雅的女人,他们的脸上没有笑容,远远的便散发出一股距离感,然而这并不会使人感到压迫,反而是让人由衷地钦佩。

「我是从总公司调来的经理,白振熙。」

此时,我听见夏天在我身边狠狠地倒抽口气,惊讶之情在她的脸上展露无遗,她的嘴开开合合,却始终没说出一句话。

我想,我是知道的,关于夏天为何如此震惊。

「此后,品管部的经理一职便由我担任,而现在的王经理……」他的手比向秃子经理,「会至总公司代替我协理的职位。」

「我是林缘希,也是从总公司调派来的职员。」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随后接话,「而我在此的目的则是协助白经理,请各位多多指教。」语毕,她便扬起了一抹礼貌性的微笑。

『谢谢妳一直陪着我,不管好的坏的,没有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晓妍姊,白、白、白振熙耶……」夏天扯扯我的手臂,难以置信地道,「他怎么会被调来分公司啊?」

「谁知道呢……」

自他们进门后,我的眼神始终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过。

白振熙依然是我记忆里的那副轮廓,但他的头髮长了些,左手上的那只錶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黑色G-SHOCK,反而是带点成熟的金色CK,他眼神中的稚气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刻意佯装出来的,冷漠。

林缘希的头髮已不再是高中时期的那头长直髮,而是一头俐落的短髮,脖子上的那条项鍊讽刺的还是我送给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我还记得那是花了我一个月的打工钱所买的。嗯……她身上的白色套装,很适合她。

这瞬间,我终于慢半拍地想起我忘了白振熙和我是在同公司上班的这件事,只是他是在总公司而我是在分公司。

你问为什么他在总公司?

因为白振熙是董事长的儿子。

而我,忘了白振熙是董事长儿子的这件事。

我,刻意忘了白振熙是董事长儿子的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