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好涨,宝贝你摸摸_花千骨续白子画心脏受伤虐文

2019/10/9 20:38:05 移动版

Chapter01-坚强,逞强(5) 「白振熙是谁啊?」赵子勛拉起我的手晃呀晃的,「告诉我好不好?」

有时候我真觉得赵子勛患有人格分裂症,上一秒抑郁寡欢的模样还让人担心他是不是病了,下一秒却又恢复先前的……呃……好吧,我找不到形容词可以形容他了,总之可以说是「单蠢」吧。

「不要。」甩开他的手,我像赶小狗一般朝他摆手,「上次我不是传简讯叫你忘了那天的事情吗?想那么多干么。」

「难道……妳是因为白振熙那个男人才去喝酒的吗?」赵子勛装作没听见我的话,开始了一长串奇怪的假设,「该不会,学姊妳也是因为他才单身那么久啊?」

「才怪。」我心虚地反驳,白振熙是什么东西要我这样为他折腾,「况且你又知道我单身与否?」

「那不然……」赵子勛稍做停顿,接着睁着水亮的大眼凝视我,「学姊,妳有交往对象吗?」

「……没有。」

「所以说我刚才的猜测全中了?」

「你好烦。」再次迈开脚步,这次他如果又拦下我,我一定跑给他追,「我要回家了。」

「学姊,等等我!」

赵子勛急匆匆的脚步在我身后传开,而我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已经分不清楚那阵紊乱的心跳是因为加速的步伐抑或……害怕。

或许,两者皆有。

到了最后,我甚至是开始心慌地跑了起来,喉咙乾涩,呼吸急促,那声「晓妍」竟不绝于耳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

──『晓妍。』

──『晓妍。』

──『晓妍。』

叩的一声,一个重心不稳让人手足无措,直直地往斜方跌坐。脚踝上传来一阵热辣,我吃痛地凝望,这才发现原来是高跟鞋的鞋跟断了。

我闷闷地脱下高跟鞋,赵子勛见状便急急上前:「学姊,妳没事吧?」

「没事。」

什么烂高跟鞋……

「妳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这双高跟鞋我才买没多久欸……

「会痛吗?要不要带妳去医院看一下?」

假日和于庭再去买双新的吧……

「学姊!」赵子勛的音量忽而放大,抬眸,我望向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赵子勛的身影倏地模糊起来,我双手环膝,蜷曲身子,顿时间找不到任何意义。

眼泪静静地往下流,我没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只是放任泪水恣意布满在脸上。

我连为什么流泪也不晓得。

赵子勛什么话也没说,他一脸沉痛地凝视我,那只停顿在半空中的手最终还是落在我的背后,化作温柔的暖意,逐渐平抚我慌乱的思绪。

我茫然的将视线停留在他脸上,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在他面前流下眼泪,我很久没哭了,但只要在赵子勛面前我总是不自觉地流泪,很丢脸哪不是吗?

我焦急地抹去泪珠,大口深吸几口气后我试图想站起来,却没办法。

「我揹妳。」赵子勛一脸不容我拒绝的神情让我只好依照他的意思去做,有些费力地爬上他的后背,我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阵尴尬,但赵子勛却抢先开口:「如果学姊真的不想说,那么就别说吧。」

「你……?」

「但我指的是现在喔。」他开始笑了起来,像是自嘲一般,「总觉得现在的我好像没办法让学姊真正放下心来,但未来我一定会的,绝对。」

他语气间的肯定让我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这么笃定,也不明白像他这样怀着一身我所希冀阳光的人为什么要来缠着我这么难搞的人不放?

在还是学生时期,我曾不断地问过自己,为什么面对赵子勛我总是不肯再坦然一点?为什么不肯再冷静一点?

直到方才,我依然不明白。

但此刻,我却顿时领悟──正因为赵子勛的笑容是我最羡慕的,我才更无法静下心来面对他。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我以为我从以前就表示的够清楚了。」

闻言,我伸出双手紧捏住他的双颊,惹的赵子勛哇哇大叫:「学姊,妳干嘛捏我啊?」

「原来不是梦。」

「真受不了妳,小心待会掉下来。」他将我扶的更稳,嘴里还碎念有词:「我可是靠脸吃饭的耶,要是毁容了该怎么办?」

「就凭你这副脸蛋?」我倒抽一口气,「会饿死吧?」

「吼,好歹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曾造成一阵旋风,什么饿死?学姊妳别说笑了!」

「说到大学……」锺以蔚骄傲的神情在我脑中一闪即逝,「你有看到锺以蔚的脸书吗?」

「有啊,没想到学长居然要结婚了!」他啧啧称奇,随后开始大笑:「而且我还看见学姊的留言,锺花心实在太适合学长了。」

「一起去参加他的婚礼吧。」

「咦?我们一起吗?」赵子勛吃惊地道,似乎是对于我说的话感到不可置信。

「不要就算了。」

「要、我当然要!」他既激动又兴奋地快速答腔,「好大,好涨,宝贝你摸摸_花千骨续白子画心脏受伤虐文好大,好涨,宝贝你摸摸_花千骨续白子画心脏受伤虐文学姊妳不可以反悔喔,我刚才已经录音录下来了,如果妳反悔的话我就要告诉全世界妳是大骗子!」

「白痴,走你的路啦,还录音咧。」

「学姊,快到妳家了耶……」赵子勛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朝我道:「如果这条街没有尽头就好了。」

「欸,赵子勛。」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我兀自问道:「你知道单身症候群是什么吗?」

瞥见他茫然的神情,我便做了更深一层的解释,「就是单身男女易犯下的毛病,而且一定是办公室男孩或女孩。」

「真奇怪。」他轻呼。

「单身症候群症状之一:每个单身的人总有段使他们更加坚强的回忆……」我停顿,做足了深呼吸后依然哽咽地道出:「而白振熙,便是那段使我坚强的曾经。」

「现在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我很高兴学姊能够对我说喔,真的。」他放下我,转而面对我,「但是……」

赵子勛失笑,无奈的那种,他凑上前又是一抹温煦的拥抱,「在我眼中,白振熙似乎不是让学姊坚强的曾经,而是让妳只会逞强的王八蛋。」

Chapter01-坚强,逞强(6) 王八蛋。

那瞬间,赵子勛真的……很欠揍。

「喂,你才是王八蛋啦!」坐在柏油路上,冬天的冷风无情地吹呀吹,「我家就快到了你把我放在这干么?」

我选择转移话题。

赵子勛欠揍的点不在于他骂了白振熙王八蛋,相反的我也认为白振熙是位王八蛋,彻头彻尾的……王八蛋,浪费我十年美好时光的……王八蛋。

他欠揍的点而是他只用了一句话,便摧毁我多年以来的伪装。

讨厌。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赵子勛「嘿咻」一声,以公主抱的方式将我抱起,我还来不及抗议要他放我下来,他又再次开口:「我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怎么可能?」

「就是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才故意在这边放学姊下来呀。」赵子勛轻笑,月光将他眸子里的笑意映照的更加明显,「况且我今天还故意不开车来上班。」

「为什么?」我几乎是反射性地问。

「因为这样就可以和学姊一起回家了啊,心情真好。」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子勛对妳那么好,妳还不为所动?』

不知怎地,我突然想起夏天在中午所说的话,望向他被月色勾勒出更加鲜明的侧脸,嘴边扬起的弧度更是叽喳个没完,我想,不是不为所动,而是不想面对。

「……我家到了。」

不敢面对。

「我抱妳上去吧。」不等我开口,他又问:「钥匙?」

我轻叹口气,作罢,并拿出钥匙及感应卡让他得以顺利进入公寓内。回到家,于庭见状后用着不解的眼神看向我,随后她意识到我脚踝上的伤,焦急地问:「妳怎么了?」

「刚才摔了一跤,没事啦。」

赵子勛将我放在沙发上,他无奈地朝于庭道:「对不起,让她受伤了。」

「呃……喔,没事啦、没事。」于庭讪笑,随后端了杯开水出来,「给你,你是……赵子勛,没错吧?」

赵子勛接过那杯开水,随后笑着道:「对,但妳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晓妍向我提过你。」于庭伸出手,「我是于庭。」

赵子勛回握,随后一脸惊喜地望向我:「学姊,没想到妳还会告诉别人我的事!」

「闭嘴,我要去洗澡了。」

不理会那两人,我一跛一跛地走进浴室,但在踏进去前,我便泪眼汪汪地转过头来朝于庭说道:「于庭,我可不可以不洗澡啊?真的没有人发明自动洗澡机吗?」

「妳不洗澡小心我把妳赶出家门。」

「可是很痛欸……」我指向脚踝。

「进去。」

好吧,我知道我只是在做无用的抵抗──

「哈哈哈哈哈──」赵子勛的笑声环绕在整个客厅,我愤恨地瞪向他,最后实在受不了,直接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向他:「笑屁啊笑!」

赵子勛会笑得这么夸张是因为方才我进去浴室以后,当莲蓬头内的水开始缓缓流出,而那热水在我一个不小心喷到脚踝上时,我立刻大叫一声:『妈啊──』

无限髒话在心中狂飙,痛啊!真是痛死了!

「对、对不起啦学姊。」赵子勛揉揉眼睛,眼角还残存着泪痕,我斜睨,诅咒他笑到眼睛瞎掉!

随后他接过于庭递来的医药箱,开始小心翼翼地替我上药、包扎,时不时地问我会不会痛。

「好了!」盯着我的脚踝,我开始为接下来的日子发愁,这样子我要怎么去上班哪……

「学姊,明天开始我来载妳去上班吧。」

闻言,我感到一阵讶异,赵子勛弯起笑,「妳这样应该不方便自己搭车去公司对吧?」

「是没错……」而且可以说是帮了我大忙,「但这样太麻烦你了。」况且要是被夏天看到我又要被她轰炸了。

「不麻烦。」他接续着道,「能够一大早就看见学姊是种幸福,我还巴不得妳的脚伤永远别好呢。」

「你──」

「我该走了,学姊,明早见。」语毕,赵子勛便哼着歌走出外头,重点是他哼着我最喜欢的那首歌──修炼爱情。

好吧,这似乎不是重点。

「喂,李晓妍!」待赵子勛走后,于庭兴奋地直扑上来,「这学弟是个宝啊!」

「蛤?」

「他对妳真不是普通的好。」于庭以双手画出个膨胀的圆,「根本超级好、世界好、无敌好!」

「妳在说什么啊……」

「盲人都看得出来他在追妳。」

「他又没说他喜欢我。」

「喜欢不一定要以言语表明呀,能够以行动来表示这才是好男人。」于庭将桌上那杯赵子勛喝过的水拿去厨房,并吆喝着:「妳再不好好把握就要三十岁啰。」

「可是我又不喜欢他。」

「妳真的不喜欢他?」于庭关上厨房的灯以后走出来,「对妳那么好还不喜欢?」

「……」

「欸。」

「干么?」

「妳该不会是对白振熙那家伙还有所留恋吧?」

「……」

「李晓妍!」于庭扳住我的肩膀,睁大双眼她有些不可置信,「这么久了妳还惦记着他?天啊,那个王八对妳下毒了是不是?」

语毕,于庭二话不说地走进我房间,我一凛,着急却只能踏着蹒跚的步伐往房间走,而一进到房间,便看见于庭站在角落一隅,发傻地凝视着墙上的拼图。

拼图上,有我,也有他。

白振熙。

替我们留下笑容的人,是于庭。

「晓妍,拼图……不是被妳丢到垃圾桶里了吗?」

「我……」深吸口气,我不敢和于庭的视线接触,「捡回来了。」

她呆坐在我床上,我看向她,「于庭……」

「晓妍,别为他继续停留在过去了,好吗?」于庭站起身走向我,随后给我道温柔的拥抱,「妳已经为他失去太多了。」

「可是于庭……」紧握双拳,指甲狠狠地插进掌心,我紧咬下唇,哽咽道:「失去他以后我什么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