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好大的奶 好爽_花千骨续文

2019/10/9 20:37:58 移动版

Chapter01-坚强,逞强(3) 「今天这么晚?」听见大门扣上锁的声音后,于庭的目光便从电视移至我身上,「辛苦了。」

「是呀,昨天一请假东西就堆的跟座山似的。」我瘫坐在沙发上头,懒洋洋地做着毫无意义的抱怨,「如果这世上有自动洗澡机就好了。」

「什么鬼?」

「就是那种、嗯……」我坐起身,朝于庭比手画脚:「妳走进去那台机器再走出来以后,全身就会变乾净的那种。」

「妳别那么懒好不好?」她像是受不了我的异想天开,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便朝我丢来,「快去洗啦!明天上班迟到我可不管妳。」

「好啦。」

「衣服我已经放在架子上了,我先回房间,晚安。」

闻言,心中一阵感动涌上心头,我冲上前紧紧拥住于庭,极其谄媚:「宝贝,我以后嫁给妳好不好?」

岂料于庭竟然伸出手用力推开我,并一脸嫌恶:「噁心,我对妳这种懒惰鬼没兴趣。」

语毕,于庭便潇洒地走进房间,我自讨没趣,思忖着还是赶紧洗澡睡觉比较要紧。

「晓妍姊,来吃便当吧!」午休时,夏天拿着她昨天特地为我準备的便当站在我身边,「我们去那边的沙发区吃饭好不好?」

「好啊,等我一下。」我将文件存档,按下休眠键后才随着夏天的脚步走去。

「给妳,还有这个!」夏天将便当递给我,又另外拿了一颗茶叶蛋放在我面前,「小时候我吃油饭的时候都会配茶叶蛋,而且一定会配冷的!今天我在便利商店也买了,这颗给妳试试看!」

「配茶叶蛋?」我好奇地接下,「好酷。」

「我妈也觉得我很奇怪,但这已经是个戒不掉的习惯了。」夏天开心地打开便当盒,褐色油饭映在眼前,让我倏地感到一阵饿意,也将我手中的便当打开。

我试了一口后,便忍不住称讚:「真好吃!」

「妳喜欢真是太好了!」夏天的眼睛有着藏不住的喜悦,「其实这次我妈会寄油饭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晓妍姊妳呢。」

「我?」

「对呀,有时候和妈妈通电话会不经意提起妳,妈妈为了感谢妳对我的照顾,便特地寄来。」夏天开始剥起蛋壳,「我待会会告诉她妳很喜欢,我想她一定很开心。」

「帮我谢谢妳妈妈。」接着我拎起那袋茶叶蛋,「还有妳的茶叶蛋。」

「不用谢啦。好大的奶 好爽_花千骨续文好大的奶 好爽_花千骨续文」夏天的双颊浮起淡淡红晕,怪不好意思的,「晓妍姊,我问妳喔……」

「嗯?」

「妳有没有男朋友啊?」

「咳咳……」我被夏天的问题吓到,狠狠地吓到,那些在嘴里的油饭有几粒不小心呛到自己,夏天赶紧倒了杯水给我,担忧地问:「晓妍姊,妳还好吗?」

「还好,死不了。」大口喝下白开水,脑中忽而闪过一对男女坐在便利商店内的画面,我摇头将那一幕甩开,有些心慌地问:「妳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子勛对妳那么好,妳还不为所动?」

夏天的一席话让我定格,赵子勛的笑容顿时窜入脑中,他那鲜明的灿烂在我眼前绽放开来,以及那晚我险些失控的模样。随之而来的是「白振熙」这三个大字,化做一把利刃,在我的心头上摩娑,隐隐作痛。

「那妳对我好,我是不是也该对妳动心?」装作若无其事,我将视线对上她的,换来的是夏天的穷追不捨:「这不一样啦,晓妍姊。」

「哪里不一样?」我朝她摆手,「快点吃吧,午休时间要结束了。」

「等等。」夏天拉住我的手腕,「妳该不会是……害羞吧?」

「什么?」我翻了翻白眼,「夏天小姐,请停止妳那多余的想像。我走了。」

语毕,我将便当盖上,拿起便当转身往座位走去。

「晓妍姊──」

夏天的呼喊我充耳不闻,只觉心中有什么正缓缓膨胀,压的我喘不过气。曾经我也有过十八岁的璀璨年华、有过那朵纯粹的笑颜、有过过份甜蜜的青春、有过在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曾经。

白振熙……

白振熙,曾经。

「学姊,好久不见!」一份公文倏地出现在我眼前,抬眸,这才发现是赵子勛。

赵子勛隶属于公司营业部的组长,而我则是品管部的课长。营业部和品管部的楼层不同,这也难怪这几天下来都没看见赵子勛的身影。

「这是什么?」

「不知道,我们经理叫我拿来的。」赵子勛耸肩,随后拉了一张椅子在我身边坐下。

我将公文放在一边,接着疑惑地盯着他瞧,「你在干么?」

「我怕学姊妳孤单寂寞觉得冷,所以特地来陪妳聊聊天呀。」赵子勛回答得理所当然,我索性用手上那只蓝笔敲下他的头:「聊你个大头鬼,待会被秃子经理看到就惨了。」

「秃子经理出差去了,看不到啦。」

咦?好像有这么回事……

啊,想起来了,昨天那份赶得要死要活的资料就是要让秃子经理出差用的。

但是,「这并不表示上班时间就可以闲聊呀,学弟。」

「五、四、三、二、一!」赵子勛盯着自己的手錶倒数,随后漾开笑意,「两点半,休息时间到了。」

「真是拿你没辙。」我轻叹,在转头的瞬间看见夏天那暧昧的神情,夏天轻声朝我说声加油,随后开怀地走去厕所。

天啊,误会大了!

「学姊,今天晚餐我们一起吃好不好?」赵子勛先行夺走发言权,「好久没和学姊一起吃饭了喔。」

「不要。」我想也没想地拒绝,再被夏天误会下去,事情就大条了。

「蛤……可是,我很想和学姊一起吃饭耶。」

「关我屁事。」我拿起桌上的水壶,「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奇怪,盖子怎么打不开?

「这样的话……」赵子勛的脸忽而放大,脸上狡诈的弧度越发清晰,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紧张,捉着椅子握把的左手逐渐沁出汗水,我很没气势地反问:「干么?」

「唉唷,学姊妳到底要不要跟我去吃饭啦!」赵子勛突然拉开距离,他像个孩子般地耍赖,让人不禁瞠视着他半晌,随后开怀大笑:「哈哈哈──」

「学、学姊?」

「哈、哈哈哈,你白痴喔。」我揉揉眼睛,「如果我今天没加班的话再和你一起吃晚餐吧。」

「太好了!」赵子勛突然将我手中的水壶抽走,他将盖子旋开后才又递还给我,「给妳。」

「……谢、谢谢。」

赵子勛站起身,他将椅子推回原位,我呆愣地凝望他,而他只是给我一抹「不客气」的微笑。

休息时间结束,赵子勛在回营业部前低头于我耳畔边轻声呢喃,让人耳根子一红,心跳乱了拍。

「学姊妳呀,真的很好说话呢。」

Chapter01-坚强,逞强(4) 「学姊,多吃点,今天我请客!」赵子勛将烤得酥软的肉片挟至我碗中,「怎么?妳不饿吗?」

我叹气,拿起筷子便将那块热腾腾的肉片放入嘴中,「今天怎么不用加班啊我……」

「妳说什么?」

我摇头,接着又是肉片入了碗底,还有一朵「臭味四溢」的香菇。

我将香菇挟至他的碗里,赵子勛疑惑地看向我,随后恍然大悟:「原来妳不吃香菇。」

「嗯,香菇好臭。」

我真的是打从心底这样认为,香菇总有着一股怪味,不管是哪种菇类,我都这样觉得。

啊、除了金针菇。

「学姊妳真奇妙,香菇的名字有个『香』字,妳居然说它臭。」

「你管我。」

「那妳吃虾子吗?」他挟起一只熟得差不多的草虾问道。

我点头,只要不是夏天口中的「虾子」就好。那已经不是虾子的程度了,是虾米,我不会忘的。

「好烫!」赵子勛开始剥虾的那瞬,他便立刻将虾子丢回碗中,还不停地朝他的手指哈气。

「你是笨蛋吗?刚烤好的当然烫。」我焦急地从包包拿出一张湿纸巾给他,「擦一擦吧。」

「没办法……」赵子勛泛起笑意,「我想让学姊吃到刚烤好的虾子嘛。」

「其实你可以不用帮我剥没关係。」

「可是啊……」他将湿纸巾丢进小垃圾桶中,依然是那张灿烂的笑容,「我有发现一点喔……」

「什么?」

「学姊不是很懒吗?」赵子勛继续动作,剥好虾壳的他将那只香喷喷的虾子放在我嘴边,「所以我想虾壳也由我来剥就好了。」

我毫无知觉地咬下他送到我嘴巴的虾子,却在下一秒钟意识到这举动有多暧昧。

算了,反正赵子勛好像也没注意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该称讚还是揍飞你?」说真的我现在很犹豫。

帮我剥虾壳是很好啦……但说我懒惰是怎样?

……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说出口吧。

「当然是称讚我。」他说,「多么贴心的学弟呀,不是吗?」

「是是是,所以我们继续吃饭吧,贴心的学弟。」

「尤其是……还有专人餵妳吃剥好壳的虾子。」

闻言,我立刻抬眸瞠视着他,原来他有发现!

赵子勛扬起得意的笑容,但在我眼里却显得刺眼。

格外刺眼。

「吃东西啦!」

这顿莫名其妙的烧烤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吃完了,站在柜台前赵子勛挡下我那只想从包包拿出钱包的手,摇头说道:「上次居酒屋是妳请的,这次换我来吧。」

「干么请我?」我不解,毕竟上次是我硬拖他走去居酒屋的啊……

虽然从某些方面而言,今天的烧烤也算是赵子勛半胁迫我来的。

「因为我今天心情很好呀。」

偷我的梗。

当我想这么回嘴时,我却霎时被赵子勛的一句话给堵住。

「能够和学姊一起吃饭,心情真好。」

可不可以不要常常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莫名其妙的赵子勛。

「但我心情不好。」

「是吗?」在我们走出店门口后,赵子勛不知不觉走在靠马路的那侧,不晓得这是无意的或是有心?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心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猜测是偏向后者,赵子勛那莫名其妙的温柔。

「学姊,为什么上次妳会喝那么多啊?」

「没为什么。」

就只是,心情好。我这样说服我自己。

「没为什么的话又为什么要哭呢?」赵子勛仰望月亮,皎洁的月光洒在他的侧脸,勾出他俊俏的面容,嗯,说实在的赵子勛有点帅。

有点。

「你管我。」

「我就是要管妳。」他驻足,而我亦然,「学姊妳真的很让人难以放心。」

「我都已经活到28岁了,用不着你这小我三岁的小鬼头担心。」我弹向他的额头,见他吃痛地揉着额心,不知怎地我竟感到有点开心。

「就是因为妳已经28岁了还要我这小妳三岁的小鬼头担心才更令人担心。」

绕口令吗他?

我踏出脚步继续往前走,赵子勛却在我踏出第二步以前拉住我的手腕。我纳闷地转过头来,征然。

赵子勛收起他一贯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我从没见过的认真。深锁眉头,他的眸子里流窜心疼的情绪,冷风袭来,我们就这样站在大街上,保持沉默。

「学姊,妳知道吗……」

赵子勛找回笑容,却没了往昔的灿烂,有的是股淡淡忧愁,「那天晚上,妳看着我,泪眼婆娑,然后……」

然后,他说我一直朝他喊着白振熙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