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暴走老师 老师弯腰看到老师内衣盖世无双

2019/9/11 9:21:22 移动版

Chapter 1-11 一九九八年九月。

我站在镜子前散漫地打着领带,身上白到不自然的衬衫不怎么透气,浆得过挺的领子看起来也显得僵硬滑稽。

不管是这套全新的制服,还是颜色过于鲜明的绿书包,都让我无法打从心底提起劲,甚至一度想将这些从我身上扔开。

「妈,我的袜子在哪里?」

隔壁房间的高亢喊叫,让我的无力又添了一丝焦躁。

没多久,我的房门被粗鲁打开,门把狠狠撞上墙壁,发出巨响。

「喂,你这里还有没有白袜?」

「你不会敲门吗?」我不悦地冷回。

「敲你个头,有没有袜子啦?」

「没有。」我逕自关上门,将他挡在门外,同时上锁。

二哥气得狠踹我房门,大吼:「吴仲谦,你跩个屁?他妈的给我小心点!」

听到他下楼叫唤妈的声音,我这才意识到,心里之所以会莫名烦躁,也许是因为从镜里看见自己那一身与二哥相同的装扮。

新生入学的这一天,妡瑞提早过来跟我一起吃早餐,而顺利找到袜子的二哥没吃早餐就先出门了。

「莙莙阿姨,妳不觉得鞦韆穿上高中制服的样子,和由良哥哥越来越像了吗?」

妈很意外,「妳还记得小良的样子呀?」

「嗯,因为我家有一张从前与由良哥哥的合照,照片中的他身穿高中制服。我刚才一看到鞦韆,甚至有种由良哥哥从照片里跑出来的错觉呢。」

「鞦韆就是小良啊。」妈扬起笑容,看我的眼神充满光采,「在阿姨眼中,鞦韆就跟他哥哥一样聪明优秀,果然妡瑞妳也这么觉得吧?」

「对呀,而且由良哥哥从前在学校一定很受女生欢迎吧?说不定鞦韆升上高中以后,马上就会交到一个女朋友喽!」

此话一出,妈神色微微一僵,很快又堆起了笑,「那也太快啦,鞦韆现在应该先好好认真念书才对,以后再交女友也不迟。」

「呵呵,说得也是,我会帮阿姨好好盯住鞦韆的。」

「那就麻烦妡瑞喽。」

我静静听着她们两人谈笑,虽然没什么胃口,还是把早餐吃完了。

等公车时,妡瑞忽然出声:「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唷。」

「什么?」

「我是指交女朋友的事,要是鞦韆你真的遇到喜欢的女孩,想跟她交往,我会帮你保密的。」

扭头迎向妡瑞含笑的双眼,我再望回前方的马路,「我又没想过这种事。」

「可是说不定你真的会遇到喜欢的女孩。」

「不会。」我不想就这个话题多做讨论,「而且先别说我了,妳自己有没有喜欢的对象?不可能到现在还喜欢着我二哥吧?」

妡瑞的双颊瞬间染上一片绯红。

自从国小她亲口告诉我她喜欢二哥后,我从未再问过她这件事。这次原本也只是随口一提,想不到她至今对二哥仍怀有那样的感情。

「在妳交男朋友以前,我不会有女朋友的。」

妡瑞讶异,「为什么?」

「没为什么,反正就是这样。」

「什么啦⋯⋯那假如我这辈子都不交男友,你也打算不交女友、不结婚吗?」

「无所谓啊,就算这辈子不结婚,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关係。」

妡瑞拧眉,推了我一下,「干么说这种奇怪的话?很可疑喔。你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从实招来!」

我沉默不语。

「好啦,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可以遇到喜欢的女生,要是这个人出现了,你可别真的因为我就拒绝对方喔,不然我会生气的。」

「干么开学第一天就说这些有的没的啦?」

她哈哈大笑,随即眼里却迅速浮上一层黯淡,「鞦韆,我昨天又收到我妈的信了。」

我一凛,「是喔?她还好吗?」

暴走老师 老师弯腰看到老师内衣盖世无双暴走老师 老师弯腰看到老师内衣盖世无双嗯,上次我不是跟你说,她身边已经有新的对象了吗?这次她告诉我她怀孕了,是女宝宝,还说等小孩出生后,希望我可以去看看她们。」妡瑞苦笑,「她还是一样,从来就不会考虑别人的心情,她不晓得我到现在还是很难过,也很生她的气。」

「⋯⋯」

「对了,她还要我向你问好,并叫莙莙阿姨保重身体。」

「嗯。」一滴冷汗沿着我的额际滑下脸颊,天气实在太热,质料粗糙的白衬衫也磨得我越发难受,「公车来了。」

我对高中生活其实没有什么期待。

国中时期数理科是我的强项,在老师及爸妈的期许下,报名参加了这所高中的资优鉴定,并顺利通过甄选,被编进一共三十名学生的数理资优班。

数理资优班男女兼收,一走进教室就看见几个女生聚集在一块聊天,儘管早上听了妡瑞那番话,我也没想去留意班上的女生,逕自挑了个空位坐下,不打算主动和别人搭话。

而且大概是因为过去我偶尔会来这所高中接妡瑞放学,她也曾多次带我参观过校园,我对这里已没什么新鲜感,也尚未发现任何引起兴趣的事物。

第一天放学,我在校门口等妡瑞,她一看到我,就掩嘴笑个不停。

「干么?」我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我班上有不少女生议论纷纷,高一数理资优班的新生有个学弟长得很帅,名叫吴仲谦,还争相吵着要去看看你本人呢!」她用手肘推推我,「我就知道你上了高中会很有人气,说不定从明天开始,就会有许多可爱的女生写情书给你喽!」

「那又怎样?在妳交到男朋友前,我收到再多情书也没用啊。」

「又说这种话,我不理你喽。」

「欸,妡瑞。」我问她,「为什么妳从没想过跟我二哥表白?」

妡瑞落寞一笑,「因为我知道阿棠不会喜欢上我啊。我早就看开了,就算现在阿棠交了女朋友,我想我也不会太难过。」

她语气很轻,听在我耳里却字字沉重,让我不晓得该说什么。

我其实也看得出二哥对待妡瑞的态度,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不常跟妡瑞互动,更不曾将目光多停留在她身上,完完全全对妡瑞没有半点兴趣。

二哥性情懒散,整天游手好闲,又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明明已经高三,脾气跟个性却和国中生没两样,有时还会惹出需要爸妈替他擦屁股的祸事。

每次见到这样的二哥,我都会纳闷妡瑞究竟是喜欢他哪里?

只是现在听到妡瑞这么回答,再探问那些也没意义。就算我从来就不认为二哥配得上妡瑞,但见她苦恋着他这么多年,也还是会为她感到心酸。

下了公车后,还要走一段路才会到家。途中,我牵起她的手,换来她讶然的眼神。

「今天换我为妳打气,等妳有了男友,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妡瑞一愣,半晌才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腼腆地莞尔一笑。

过去她带给我的安慰和力量,此刻换我给予她,儘管我可能是最没资格这么做的人。

我不确定这份心情是否源自罪恶感,但唯一确定的是,在亲眼看到妡瑞得到幸福之前,我必须要守护着她。

我今早对她表明的承诺,并不是随口说说。

Chapter 1-12

高中生活进入第三个月,空气里也从浓浓秋意转为初冬特有的沁凉,这是一年当中我最喜欢的时节。

我坐在面对操场的校园一角,有两个女生踏着略带慌乱的步伐走来。

其中一个女生把一个繫着蝴蝶结的袋子递给我,害羞地说:「吴仲谦,这是我在社团里烤的点心,如果不介意,请你吃吃看。」

「谢谢。」

我在她们雀跃离去后才打开那个袋子,里面装着花生饼乾,还有一张小卡片,饼乾隐隐还有几分热度,像是刚烤好不久。

我没有动那些饼乾,卡片也没读,只是把袋子上的蝴蝶结重新繫起,就靠在椅背上继续对着操场发呆。

冬季天色一向暗得快,照亮整座操场的余晖不一会儿就消失一半。太阳下山的速度之快,彷彿下一个眨眼,天空的灯火就会完全熄灭了。

这一段悄无人声的静谧,不知为何让我想起从前常玩的一二三木头人游戏。

当听到当鬼的同伴喊出「木头人」这三个字,身体立即定格不动的那瞬间,是我唯一可以什么都不想,思绪完全净空的时刻,等到渐渐长大,身边朋友不再玩这游戏,那段像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神祕时间就不曾再有过了。

我独自沉浸在静默的日落时分,有几道身影慢慢走进我的视线。

距离放学时间已久,偌大辽阔的操场只有五名女学生,她们一行人经过操场,正朝校门的方向去。

其中一个戴着红围巾的女生引起我的注意。

那女生一共背了四个书包,怀中抱着第五个。等我注意到其他女生肩上都空无一物,才知道那女生身上扛了所有人的书包。

不晓得是不是书包负荷过重,她的步伐虽然还算稳当,速度却跟不太上她们,不过还是紧紧跟在那四人之后。那群女生边走边聊,不时开怀大笑,而她也会看着她们露出笑容,那些女生不仅连一次也没有回过头,甚至当那女生嘴脣一开一合,像是在和她们说话,那些人也完全置若罔闻。

被欺负了吧?

心中迅速有了推断。

我的目光仍停在红围巾女孩身上。

她努力不让肩上的书包滑落,那样认真,不知怎地吸引着我一路看着,直到她们完全消失在暮色中。

那五人离开不久,有人轻拍了下我的肩,妡瑞来了。

「鞦韆,你以后真的要在这里等我吗?风有点大耶。」她摸摸手臂。

「不会啊,待在这里挺舒服的,离妳的社团也近,比等在校门口好。」

「那就好。」她探头朝我手上的袋子看去,「那个袋子是什么?」

「有个跟妳同社团的女生刚才给我的。」

「谁呀?」

「不知道,里面有卡片,但我没看。」

「为什么不看?这样怎么会知道是谁送的?我帮你看。」她兴致勃勃拿走袋子,打开里头的小卡片,露出了然于心的神情,「原来是学妹,今天她说有事要提前先走,就是为了这个呀。」

「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喔,刚才聊天的时候,我告诉她,你今天会在这边等我。」她双眼微微发亮,「你怎么知道她和我同个社团?」

「两个月前,我去社团找妳的时候,有看到妳们是同一组的。」

「就这样?不是因为你对她有好感?所以才特别记得她?」对上我无奈的视线,妡瑞双肩一垂,惋惜道:「原来是这样,难得我这学妹长得挺可爱,个性也很讨人喜欢呢。虽然鞦韆你的记性很好,但好像从小到大都还没碰到让你印象深刻的女生耶。」

妡瑞说完,我的脑中忽然浮现出那个红围巾女生的身影。

方才夕阳余晖照在她身上,她的侧脸正好在背光处,我看不清楚她的长相,无法确定之前是否在学校里见过她。

事实上,我也不是真的能记住见过的每一张面孔,若对方与我无关,也无法引起我关心,我几乎不会再有什么印象;反之对方若是与我,或者是与我身边的人有关,就算只是一面之缘,除非对方后来完全变了模样,否则不管时间经过多久,再见到面时,我依然有自信能一眼认出。

就像送我饼乾的那个女生,两个月前我才初次见到她,中间不曾和她有过任何接触,却能在第二次碰面时认出她来,完全是因为她是妡瑞的社团学妹。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好拒绝她的礼物。

让我意外的是,刚刚从操场经过的那个女生,和我没有任何交集的红围巾女生,却能在我心里留下如此鲜明的印象,实属十分罕见。毕竟自从虾米离开后,我就不曾再特别关注谁,或与谁有过多的接触,自然更不会注意一个错身而过的陌生人。

也许是因为在这种万分难堪的场面下,她却能够露出那种不知是天真还是纯真的笑容,让我觉得匪夷所思,才会一时移不开目光吧。

「尝一块花生饼乾吧,很香耶。」妡瑞把袋子递来,见我摇头拒绝,咕哝道:「真是的,如果是不怎么熟的人给你东西,你都不太愿意碰,这一点到底是像莙莙阿姨还是吴叔叔呢?」

「像我哥哥吧。」

「你说由良哥哥?他也是这样?我还以为这种近乎洁癖的毛病只有鞦韆你才有呢。不过你和他各方面都这么相像,会不会连欣赏的女生类型也一样?由良哥哥以前有交过女朋友吗?」

「没有。」我淡淡地回,「但是有喜欢的人。」

「真的?谁?」

「他当时的高中同学。」

「你有见过那个女生吗?」

「见过一次,哥哥去世前,他曾带她到家里玩。」

「那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

我摇头。

她纳闷地问:「为什么呢?」

「因为那个女生后来跟别人在一起了。」

妡瑞一愣,此时天空忽传一阵轰隆雷声,我们不约而同望向天空。

没等多久,她说:「雨的味道好重,今晚可能会下起很大的雨。」

闻言,我下意识将手往书包里探,随即想起今早我把自己的伞放进爸的公事包里。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原谅她。』

脑中某个抽屉冷不防被开启时,一滴雨正好落在我鼻头上。

刺进心里头的冷冽,与哥哥当年的眼泪是截然不同的温度。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