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第365章飞机上冯提莫 强干冯提莫周二珂全文 猛烈撞击冯提莫的花

2019/8/13 9:00:59 移动版

第365章飞机上冯提莫 强干冯提莫周二珂全文 猛烈撞击冯提莫的花

第365章飞机上冯提莫 强干冯提莫周二珂全文 猛烈撞击冯提莫的花

  明明已经是深夜,疲惫的人群早该安然入梦。可是此时此刻,市民们聚集在大街小巷,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目光中写满了恐惧和无助。

  就在十多分钟以前,昏昏欲睡的小镇,又一次剧烈震动,仿佛失去控制的摇摇车。几天以来,人们在迷茫和挣扎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日日夜夜。今夜,居民们再一次散乱地站在街道两旁,不断喧闹着,猜疑着。

  沸腾的人群中,一名身穿蓝白色校服的少年,默默彳亍着,思索着。破碎的夜幕下,微弱的星光残喘着,哽咽着,大地深处传来阵阵低鸣。

  校服少年,他的名字叫川成。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也是这座小城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说来也挺奇怪,小城的名字,和少年的名字一模一样。不过,提及小城名字的由来,也不觉得很意外。星星之河从城镇中心穿过,给小镇居民带来了许许多多益处:提供生活用水,灌溉用水,工业用水人们为了铭记和感谢,就取了它的同音词“川成”。

  然而,少年名字的由来,又和它截然不同。据川成的父母言,川成在这座小城镇出生,也在这片乐土长大。他出生时正值暮春,万物生机盎然,河水向东奔腾而去。他们希望川成“朝气蓬勃”,“坚持不懈”,“学业有成”,于是就有了这个特殊的名字。

  夜更加深了。悲凉而干燥的风,慢慢浸入大地的骨髓。漆黑的夜幕下,借助极其微弱的灯光,川成长长地叹了口气。街道两旁的梧桐还在,星星之河依然流淌;只是残缺的树叶已经枯黄,悲鸣的河水已经显得有些浑浊。的确,如果没有十几天以来频繁的地震,川成和小伙伴们,或许还坐在教室里,无忧无虑,畅游于智慧海洋。万万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强烈震动,让教学楼伤痕累累。学校为了保证人员安全,只好先疏散师生。就这样,一个漫长的夏日假期,意外开始了。

  喧嚣的人群,密密麻麻围在大街小巷。不少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他们说:大约六、七年前,原本宁静的小城,地震开始变得异常频繁。本来一年内基本上没有什么震动的川成县,一个月内,可以连续发生好几次有感地震。据市民们说,有时,地震来得十分突然,但只持续了几秒,就好像震在自己脚底下。有时,强烈的晃动来势汹汹。即便如此,地震也只持续了十几秒。可是,最近一两年,地震的频率不仅居高不下,强度也开始增大。其中,前年春节,大年初一的凌晨,一场中强地震,忽然袭击了这座小城。

  记得那天凌晨两点,不少市民还沉浸在阖家团圆的欢乐氛围中,脸上的笑容从未断绝。忽然,一阵猛烈的晃动,不少人从喜悦的气氛中惊醒,慌忙地从高楼向空坝躲藏。房屋内,各种装饰品和食品,被突如其来的强烈震动,震倒了一地。郊区偏远的小村庄,部分房屋出现裂缝,有的甚至在地震中倒塌。那个春节,小镇居民在紧张和担忧中熬过。自从那以后,人们愈加怀疑,地震和人工作业的关系。因为,小镇开始频繁地震,也是在人工作业后不久。如今,更加频繁的地震,撕碎着这座城市的土地,也震碎了每一个小城居民的内心。他们想起,前不久,发生在另一座城市的心酸往事。

  三个多月前,离川成县不远的另一个小县城:西城县,2天内发生3次4级地震。西城县自然资源较丰富,也是人工作业的地区之一。频繁发生的地震,让小城居民忧心忡忡。不少居民来到县正府大楼,表示要求停止人工作业。后来,正府经过数次论证,采纳了居民的意见。随后的数十天,西城的地震频率明显降低,强度也有所减弱。西城人的遭遇,让川成年人更加怀疑,频繁的地震,与人类肆意破坏环境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们无能为力。身处大山的川成县,显然不及毗邻大城市的西城县,那么引人注目。他们在一次次恐惧中坚强着,忍受着,期待着。

  夜愈加深了,深的有些可怕。抬头仰望夜空,看不见昔日璀璨的繁星,也看不见曾经皎洁的明月。短短二十天时间内,川成县记录到5次5级以上地震。短时间内,如此高的频率,对于这座小城,真的不常见。如果把时光伸长,视线放远,半年以来,川成县及其周边,已经发生7次5级以上地震。还有两次,一次发生在去年年底,另一次发生在今年年初。成群结队的中强地震,让人们感到异常害怕,他们经常整宿整宿不能入睡。不少孩子,面对这场地震浩劫,时常在恐惧中落泪不止。和大多数少年一样,川成也很害怕。他害怕下一秒,小城再一次地动山摇。他不愿意看见自己的故乡在一次次颠簸中被无情摧毁,他不愿意离开自己朝夕相处的故乡,他也不想失去自己的亲人,伙伴,他更不想失去自己的时光,自己的生活。然而,他无能为力,他只能默默祈祷,祈祷这场末日浩劫早日过去,希望的光明早日回归。

  川成独自站在人群中,默默沉思着,彻夜未眠。他想起昔日的小镇,风光秀丽,景色宜人。连绵起伏的低平的山丘,被虚无缥缈的薄雾笼罩着。山中清澈的泉水奔腾而下,湿润的空气里,充满了干净和纯洁。寂静的村落,没有太多的喧嚣,没有过多的浮躁,也没有太多尘埃。他和小伙伴在山坡上自由自在地奔跑,尽情地呐喊,空阔的山谷回荡着少年的欢声笑语。可是,几年前的某一天,伴随着一阵急促而猛烈的震动,小镇彻底变了个模样。

  六年前的一个下午,川成及小伙伴们和往常一样,在山谷之中嬉戏着,追逐着。突然间,大地开始明显抖动。峡谷两旁的山坡上,部分碎石在震动中快速滚落。星星河水也翻滚着,沸腾着。川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呆在原地。他的几个朋友也呆呆地愣在原地。震动刚刚停止,他们迅速跑回家。刚刚跑进院落,川成的父母就向他大喊:

  “川成,你去哪里了?刚刚的地震,没有让你受伤吧?”

  川成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这才知道,刚刚发生了地震。从小到大,川成没少经历挫折。可是,他对于地震的印象,除了这次地震,就只有十一年前那场妇孺皆知的大地震。尽管川成县离那场地震的震中有三百千米,然而,那场8级地震,仍然给小城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十一年前的那个下午,地震发生时,川成还在教室午休。忽然间,地面开始明显晃动,门窗发出隆隆的响声,室内的悬挂物也在不停摇摆。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值班老师最先反映过来:“孩子们,地震了,快跑!”晃动越来越强烈,大地明显起伏着,如同波浪一般。在隆隆的碰撞声,和刺耳的尖叫声中,许多孩子来不及多想,就往外跑。川成笨手笨脚地穿好衣服,匆匆忙忙跑向操场。这是他对地震的第一印象:强烈的晃动。等到他被父母接回家后,他发现,村镇部分房屋的瓦片掉落一地,家里摆放的不少东西也落了一地,地面也多了几道裂缝,少部分房屋甚至成为危房......年幼的他这才知道,地震也可以造成破坏。从此以后,地震,成为了他年少记忆里一个要命的伤口:因为他害怕。他害怕有一天,地震摧毁自己美好的家园。

  也正是从那个刻骨铭心的时刻起,川成县这片不足1000平方千米的土地,地震开始肆无忌惮地行动。星河大山深处,在一次次剧烈震动后,撕开了一道道深深的裂口。原本绿油油的山峰,在一次次滑坡后,逐渐变得荒凉,贫瘠。想到这里,川成不禁哽咽了一下,眼里蓄满了悲伤的眼泪。

  “我们的家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浩劫?”

  十几天以前的一个夜晚,川成和其他孩子下课后,回到寝室准备休息。简单的洗漱后,他们坐在各自的床上,有说有笑,谈论有关学习和生活的奇闻趣事。突然,一阵极为强烈的晃动,打破了这种纯真和美好。刚开始,少年们并不觉得有多大问题。因为几年来,小城频繁的有感地震,他们已习以为常。可是,这种晃动愈来愈强,仿佛要把大地万物抛向空中。刹那间,少年们慌了,纷纷跳下床,准备跑向操场。但是,末日般的震动,已经让他们寸步难行。他们抱着头,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希望这一切尽早过去。可是,残酷的大地,依旧剧烈起伏着,就好像奔跑的巨浪。破旧的房屋,在强烈而持久的晃动中,嘎吱嘎吱作响,仿佛要吞没整个世界。直到十几秒后,晃动才逐渐平息。震动刚刚减弱,少年们就迫不及待地冲向操场,宿舍楼顿时乱作一团。大楼两旁,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砖块,操场也被剧烈的震动,震出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缝。少年们来不及多想,来不及多看,楼道里,回荡着孩子们害怕的叫喊声,急促的脚步声。年龄小一点的孩子,不敢随意走动,胆大一点的孩子就陪着他们撤离到操场。几分钟以内,学校上演了一场关于生与死的微电影。

  “刚才那一瞬间,真的好吓人!”

  “那一刻,我觉得,活着真好!”

  “这还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吗?”

  川成跟着队伍跑到了操场。途中,他遇见他的老师,她亲切地问:“川成,你和你们寝室的同学没事吧?”

  “我们没事,谢谢老师关心。”

  尽管学生们已经撤离到操场,可是,接二连三的余震,让他们更加恐惧。据相关统计,地震发生后24小时内,有感余震就有二三十来次:大地时时刻刻都在颤动。川成站在队伍中,目光充满了无助和迷茫。十一年前,那场8级地震,波及到川成县,差不多也是这种震感。只是今日,强震发生在自己的故土。一种不可言喻的恐惧感,涌上了少年纯稚的内心。无比漆黑的夜空,为这座小城增添了一种紧张之感,脚下的大地,时不时颤抖着。短短一个小时之内,有感余震就发生了五次。其中有一次,颇有主震发生时,大地波动之感,只是持续时间不如主震,震动幅度也略低。黑漆漆的夜空下,少年们不敢休息,亦不敢大吵大闹。他们静静地坐在原地,有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绝望地眺望远方;有的借助微弱的灯光,默读课文,完成作业;有的互相靠在一起,彼此安慰,彼此激励。部分少年的脸庞湿湿的,显然被凶猛的地震吓哭了。那泛白的泪光,在残缺的废墟旁,显得如此可怜,如此沉重,如此真实。

  夜已经深了,深的如此寂静。少年们坐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疲惫了。转眼间,大地再次颤动了一下。“唉,又震了!”不少孩子叹息着,倾诉着。没过几分钟,和前次晃动程度差不多的震动再一次来临。“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够到头啊?”不少孩子小声议论着。老师们站在一旁,注视着队伍中的每一个孩子。众生惊慌的眼神,深深刻在了他们的心里。他们发觉,少年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恐惧,有些迷茫,有些无所适从。为了减轻地震带来的负面影响,有的老师开始带领全班同学唱歌。也许,他们的歌声十分渺小,但是,这种乐音,却显得力量无穷。在这个末日般的无尽黑夜,一阵阵温暖的歌声,逐渐融入了每一个地震少年的内心。一束希望之光,洒在了冰冷的大地。越来越多的班级,自愿加入歌唱大队,跟着大部队的节奏,歌唱属于自己的勇气与顽强。

  我相信我就是我

  我相信明天

  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

  在日落的海边

  在热闹的大街

  都是我心中最美的乐园

  我相信自由自在

  我相信希望

  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

  有你在我身边

  让生活更新鲜

  每一刻都精采万分

  Idobelieve

  川成默默地站在原地,小声地跟着大部队歌唱着,就好像一束束微弱而暖心的光,震撼着世界的角落。老师们一边用相机记录下这个特别的时刻,一边跟着孩子们歌唱着。在这个地动山摇的黑色的午夜,在这片断壁残垣之前,一群少年,不惧困难,勇往直前,仿佛一束希望之光,在川成县上空绽放着,传递着,延续着。

第365章飞机上冯提莫 强干冯提莫周二珂全文 猛烈撞击冯提莫的花

第365章飞机上冯提莫 强干冯提莫周二珂全文 猛烈撞击冯提莫的花

  正当少年们自我鼓励之时,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再次阻挡了少年前行的脚步。豆大的雨点,无情地砸向地面,不少孩子来不及躲避,只好藏在树荫下,或者校门口附近的临时帐篷里,也有的同学躲在教学楼一楼的楼道里。但是,楼房在地震中已经严重受损,许多地方已经被破坏,在室内避雨并不安全。在一次次的灾难面前,川成年人并没有倒下。倾盆大雨中,有人提出,去寻找一些能够遮风挡雨的塑料棚布,或者雨衣。于是,许多师生开始收集防雨布,川成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其中。顿时,整个操场再次沸腾,众多师生再次开始忙碌。就在他们齐心协力自救呼救之时,又一次有感余震发生了。那一刻,大地起伏着,波动着,好像一首冷漠的无情的交响曲。

  不少孩子再一次大喊着:“又地震了!”

  部分刚刚跑进宿舍的孩子,因为这次余震,再一次跑了出来,眼里蓄满了泪水。

  川成站在破损的教学楼前,脆弱的心砰砰直跳。他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到尽头。只见他再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渴望的泪光,浸润了破碎的夜空,也湿润了这座孤独的小城。

  他自言自语:“我们的家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末日浩劫?”

  言罢,他冒着随时而至的余震风险,回到自己的寝室,从自己的书包里寻找出一把雨伞,一件雨衣。他小心翼翼地拿着它们,就好像拿着自己的宝物。他走出了宿舍,把这些物品交给了老师。

  不久,由数百位师生,组成的雨布长龙,出现在了大操场。川成和数百位男生,在频发的余震中,主动举起雨布,为女同学遮风挡雨。风雨中的男孩,如此勇敢,如此惊艳,他们的责任和担当,在这个震后的风雨之夜,表现得淋漓尽致。

  事后,川成的亲朋好友询问他:“你们男生,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主动为女生遮风挡雨,不觉得害怕和劳累吗?”川成回答:“能和众多同学一起为大家服务,我很荣幸,也不觉得劳累。尽管那天晚上,我们都很害怕。可是,作为一个男子汉,我不应该被困难轻易击败。没有翻不过的高山,没有跨不过的大海。我应该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乐于助人,勇往直前。这次经历,也让我收获了不少。”

  清晨,家长们陆陆续续到达学校,接自己的孩子回家。整个校园忙碌着,工作着。尽管地震已经发生接近十个小时,但不少孩子,依旧显得有些害怕。刚刚看见自己的父母,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投入温暖的怀抱中,泪水再一次浸湿了他们憔悴的脸庞。

  “孩子,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

  不少孩子对父母说自己没事,其实内心有些恐惧。毕竟,这是他们从小到大,第一次经历如此密集的地震。

  川成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看见了自己的父母。父母一看见他,就急急忙忙走向前:

  “川成,你没事吧?昨天晚上下大雨,你有没有被雨淋?”

  “爸,妈,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正当父母和少年们相互关心时,又一次强余震发生了。本来平静的大地,再一次剧烈颤动。岌岌可危的楼房,再一次被破坏,已经倾斜的屋顶,再一次坍塌。少年们紧紧抱住父母,父母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他们轻轻地对孩子说:“孩子,别怕,别怕。有爸妈在,你不会有事的。”

  强烈的震动刚刚结束,就有孩子背着背包从宿舍里冲了出来。不少家长关切地问:

  “孩子,你们还好吧?”

  “我们没事,谢谢阿姨关心。”

  川成依靠在父母温暖的怀抱中,眼眶里的泪水又一次不听话地流了下来。他的父母一次次亲切的安慰他:“川成,别怕,没事,有我们在。”

  少年不停抽泣着。他再一次思索:我们的家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末日浩劫?人们的初心,到底应该怎样挽回?

  众多少年和他们的父母相互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如果统计数据没有出错,这已经是12小时内,第15次3级以上余震,也是震后96小时内,最强余震。

  震后数日,余震依旧,频繁的震动,一次次干扰着居民们正常的生活。日复一日,小城市民沉浸在地震的阴影中。尽管如此,生活还是要继续。经历了这场地震浩劫,川成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他知道:灾难虽无情,人间有大爱。于是,他主动帮助志愿者,做力所能及的事务。给其他居民送餐,发放救灾物资,成为了川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川成,很多孩子,也帮助灾区志愿者,做自己能够做的事。在经历这场地震浩劫后,少年们长大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我们,地震少年很好。他们更加相信,爱的力量无穷,并且能够勇于帮助他人。曾经,有人问川成:“为什么想要加入志愿者?”他坚定地说:“我愿用我的力量,感动他人,温暖他人,哪怕这种力量微不足道。”

  是日,离地震发生已经一个多月。川成独自站在小径上,沉思着,眺望着,这片重生的土地,这座重生的小镇。望着废墟旁建筑师忙碌的背影,望着废墟旁搭建的临时避难棚,望着平坝中少年们奔跑的背影,川成知道,川成县,即将再次重生。他看了看自己年轻的背影,笑了,眼眶也湿润了。

  原来,自己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胆怯的小小少年。

  少年哭了,少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