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浴房春潮_小妖精嗯真紧啊呼呼呼_爸爸女儿想你进来苏妖精

2019/8/12 14:28:28 移动版

  七月末的烈日高照的晌午,莫小枝穿着厚重的熊本熊玩偶服笨拙的抱着一叠比头套还重的传单,一张一张的摆着傻傻的造型让路人有从她手里接过去的欲望。浴房春潮_小妖精嗯真紧啊呼呼呼_爸爸女儿想你进来苏妖精。

浴房春潮_小妖精嗯真紧啊呼呼呼_爸爸女儿想你进来苏妖精

  无奈,时值午餐高峰时间,大街上没几个走过的行人,连“周扒皮”一样的监工都不知躲在哪里凉快去了。

  但依然很聪明的留下一个对准她的针孔摄像机,她使劲眨么着汗水流进去的眼睛盯着那摄像机无奈的笑了笑。

  家里家境一般,弟弟又考上了重点高中,姐姐还在好大学上学,只有自己这个不受待见的“万年老二”要努力赚钱攒学费。

  如果不是自己哭着求看着自己长大的姑妈让父母暂时放下了逼自己进工厂养活其他孩子的念头,自己还能有机会顶着一个不错的二本大学生的身份在这里发传单吗?

  虽然条件是这四年不能从家里拿一分钱,但也比原来被压着要痛快多了!

  如今为了那几十块钱的报酬,她咬着牙一直用藏着的牙签扎自己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却发现无济于事,慢慢的眼前的事物从模糊变成了扭曲,甚至变得灰蒙蒙的开始泛黑。

  直到她感到自己也随着眼前扭曲的事物一块扭曲,头重重的撞击到了石头一样坚硬的地面

  意识渐渐开始苏醒,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不停的刺激嗅觉。莫小枝吃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她锤着脑袋感觉昏沉沉的疼痛。

  刚想抬腿却发现有一个重物压住了腿,低头一看一个披着毛毯的年轻男子趴在自己腿上睡着了。她愣了几秒,突然整层楼都因为她的尖叫声颤动了起来。

  在莫小枝“啊”的尖叫声中年轻男子皱起眉头爬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莫小枝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莫小枝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用手捂住了嘴。

  又盯着终于看到正脸的男子,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嘴角微微上扬,面容清秀白净的男子。

  看起来比自己大一点点,却多了许多同龄人没有的成熟感。五人不是很精致却很耐看,虽然只是嘴角笑起来了却依然隐约露出来小虎牙。

  更多了几丝亲近感,莫小枝对这个陌生男孩一下子有了兴趣却故作镇定没有表现出来。

  她看了看四周有点暮气沉沉的大白墙和简易的家具明白这里是医院,又想到自己貌似发传单时晕倒了。她小心开口询问男子:“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男子笑了笑回答:“嗯对,我刚好从那里路过看到有很多人围着,就走过去,没想到正好是你晕倒在地我就送你来了。”

  莫小枝害羞的说了声谢谢,却发现男孩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她赶紧上前询问:“你要走了吗?”

  男子点了点头,又开口嘱咐道:“你放心医院的钱我已经交好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想了想又补充道:“钱你不用还的,遇见就是缘,谈钱就俗了。医生说你长期营养不良,好好在意身体才是重要的!”

  听到这些话莫小枝苍白的的脸上一下子多了两朵红晕,低下头不敢再抬头了。男子转身接着往门外走,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莫小枝的喊声:“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清辰!”男子头也不回的大声回答给她,伸出手冲她挥了挥手再见。不一会消失在医院的走廊里,只有还一脸懵的莫小枝机械般一遍遍复念着他的名字“林清辰”

  念着念着才突然想起来还没给“周扒皮”监工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在哪里,虽然现在打也就能要回来个公交车费可那也是钱啊!

  却没想到“周扒皮”自己主动打过来了,莫小枝赶紧接通急忙开口道:“周扒哦不,监头我现在在医院,刚才我是晕倒了让人送到医院来了,没有离开岗位,您可以查监控我”

  “没事没事啊,我知道莫小枝你不是那样的人哈哈哈哈哈”

  莫小枝听到这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比“周扒皮“扣自己工钱还难受,却还是想说点啥,结果对方又开口了“我知道你是生病了,虽然你没坚持到最后但你的敬业精神值得肯定!所以工钱我会按一天算的给你,而且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莫小枝问道:“什么好消息?”只要不把自己开除啥都行,却没想到对方又一阵头皮发麻的笑声,甚至比刚才更让自己难受了。

  对面笑够了咳了咳恢复成原来严肃的状态开口:

  “最近我手里有个需要大学生兼职的活,在某某高管公司,工作不累,工资一天是我这的五倍。

  你运气好了,我现在手里的大学生只有你了,要不要来?是个文职,在办公室打打杂就好了。”

  “周扒皮”的好消息简直让莫小枝不敢相信,自己不仅可以去高管公司干打杂,而且工资是现在的五倍。

  只要这两个月踏实干下去,不仅学费有找落了,剩下的钱足以维持一学期生活费了,自己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想办法找份长期兼职。

  现在这兼职挣的少不说,风吹日晒更要命。要是下次还晕倒在大街恐怕自己卖血都不够凑医药费,下一次可见不到林清辰这样的好人嘞。

  想到这她的脸又红了,却听到电话里传来“周扒皮”不停的“喂喂喂”她赶紧答应下来并得知明天就可以上班了,高兴的差点撞倒查房来的护士。

  第二天一大早莫小枝就起来收拾自己了,毕竟是大公司莫小枝特意咬牙买了套商场打折的休闲款职业装。

  还摸出来文艺表演从土豪好友那里“敲诈”来的大牌美妆试用装画了个淡妆。她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一番,赶忙领着高跟鞋去赶公交了。

  到了公司门口她抬头望着高的看不见头的大厦张大了嘴,却突然感到后面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

  她回头望去,昨天那张难忘的脸又出现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嘴咧开笑了,两颗小虎牙完整的露出来了。她脸上又飘上了两朵红晕,羞涩的回答道:“你也在这里上班?”

  林清辰笑了笑点点头,又看到了她的工牌,笑道:“我们还是一个部门呐,只不过我在外面的办公区,你在里面。以后会经常见面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莫小枝!”莫小枝回答完赶忙快步离去,省的让人看到自己又红又烫的双颊丢脸。心如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乱跳,她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

  透过电梯关闭前的最后一个瞬间看到了林清辰被几个经理模样的人围住毕恭毕敬的给他打开文件看,莫小枝刚想伸出头看清楚一点电梯门已经关了。

  她只好作罢,却又开始好奇林清辰的身份是什么样的人?

  新工作确实是份清闲的文职,自己被调到了后勤部的整理文件的岗位。每天只要仔细检查文件完整性,再按照指定编号整理起来放好就OK了。

  更重要的是这里福利还多多,时不时给点吃的,或者某些餐厅的代金券啥的,还给员工准备了交通补贴,如此莫小枝除了房租就没啥花销了,又省了一笔“巨款”。

  她激动不已对工作更加努力认真的,还专门向其他同事请教办公软件之类的,以备下一次找工作也可以找同样岗位。

  只是,自己已经来了快一个月了却再也没遇到了林清辰。有几次也曾经偷偷跑到外面的部门打听他,却都是告诉自己最近他出差了,要很久才回来。

  她不死心,又偷偷问了一个上岁数的老员工林清辰在部门里担任什么职位?

  老员工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乐呵呵道:“嗨,就是一个普通员工而已。最近他们组接了个大项目,所以上面不少头都对他十分重视。”

  莫小枝听完觉得也确实可以理解那天在电梯外看到的情景,她谢了老员工偷偷的又溜了回去。

  却没注意到身后所有人包括老员工憋着笑看着自己背影的样子,中间还夹杂着几句调侃语调的斗嘴声。

  又过了几天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莫小枝数着眼前自己曾经需要三个月才挣得来的工资,激动的差点当场泪崩。

  只是好奇为啥别人都是去财务室领工资,而自己是去办公室还被告知因为她表现好所以开的是正式员工的工资。

  但为了同事之间的关系就说实习工资,下个月表现好还会比这更多的。

  莫小枝激动的挨到了下班时间,兴冲冲的朝大门走去。

  结果“嘭”撞上了人,莫小枝赶紧低头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了您,真不好意思,我”

  “没事,我也是没注意到你,也有一部分责任。”

  听到熟悉的声音,莫小枝慢慢抬起了头,看到了一直在心里悄悄想的那张脸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比起之前更加的清瘦和因为胡茬而多了几丝憔悴。

  林清辰看到她盯着自己看赶忙问道:“今天该发工资了吧?”莫小枝一下子收回了神,又把头底下点了点头,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不知该如何打破。

  突然莫小枝鼓足勇气抬起头对他“林先生上次您送我去医院的那份情还没还,今天又不小心撞到您了,我可以请您吃个饭感谢一下吗?”说完她张大了双眼,充满期待的等他回复。

  林清辰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露出小虎牙点了点头。

  路上两个人聊了很久,莫小枝得知他在那个部门是技术骨干经常出差,是本地一户普通家庭的一本生,大学刚毕业就来到这个公司了,没多久就干到了骨干的职位。

  莫小枝崇拜的说着“好厉害啊!”

  林清辰笑了笑突然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莫小枝从未和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赶忙又开始找话题天南海北的聊,掩饰自己的窘迫不安。

  吃饭的地方是莫小枝从一大堆公司给的代金券餐厅里最好的,她决定大放血一次。点菜的时候让林清辰先点,他也不客气点了两个硬菜,却又都是今天的特价菜。

  莫小枝看出来他在帮自己,也不好意思,又多点了两个不打折的菜。林清辰看出来她识破了自己,温和的开口道:

  “不需要点那些,我们就两个人,吃点就好了。”莫小枝摇了摇头,倔强的坚持,他也就无奈的笑了笑。

  席间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虽然林清辰告诉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可莫小枝还是察觉到了有那么几丝不一样。

  虽然他的穿着打扮很普通但材质却是比自己身上这件咬牙从大商场打折买的衣服还要好。而谈吐见识更是稳重宽阔,但联想到自己已经问过了别人他的身份也就没怎么怀疑了。

  吃过饭结账的数目是莫小枝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次饭,堪比她半个月生活费。

  但她还是很高兴能够和林清辰这样坐下来好好聊天,虽然自己在外读书人缘也不错,但能这么开心踏实的和朋友吃饭却没有过,都是她啃着硬邦邦的从商店领取的免费临期面包到处奔走生计的时候。

  走出大门莫小枝小心翼翼地告诉林清辰自己家就在附近,所以就不送他了。结果林清辰说正好想消消食溜达溜达,执意要送她到家门口,莫小枝也只好作罢,任由他陪自己走着。

  两个人并行走着,垂放在身体两边的双手时不时的摩擦到对方的手。莫小枝有点尴尬怕他误解刚想把手收进口袋里,却被一只略有薄茧、充满温热的宽厚手掌握住了自己有着刺人厚茧的小手。

  她怕对方会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是粗糙扎人的拼命挣脱,手的主人却用略微低哑的嗓音传近耳朵里:“要是再挣脱,我就不知道手该从牵手放在哪里了。”

  语气平和却又带着几丝不容抗拒的威严,莫小枝一下子脸颊上又飘上来两朵红晕,只好安安静静的感受着手掌里传来的温暖,向前走去,真希望这条路能永远没有尽头啊

  刚走进小区突然手的主人停下来了,莫小枝没反应过来差点绊倒。

  转头看到林清辰正抬头看着小区花坛里的一棵枯树发神,她解释道:

  “这棵树已经没了生命了,很多年连绿芽都没有,我有时候路过会浇点水施点肥,可还是什么变化都没有。听老人说这棵树原来树枝满头花朵,小区方圆几里都能嗅到它的花香。”

  林清辰思考了很久突然问道:“为什么不给它来点营养液,或者去输液,树干虽然干枯却还是粗壮,说明它还活着的。”

  莫小枝苦笑了几声,无奈道:“人连自己都养不活,那还有钱和精力去顾一棵希望渺茫的树。”

  看到莫小枝眼里出现了几丝饱经沧桑的眼神,林清辰笑了笑,又露出了标志的小虎牙郑重的大声喊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次闻到花香的!”

  莫小枝看到他眼神清澈充满孩子气的回答,有些愣住了,却也开始默默祈祷那一天能到来,也许某些已经发芽的东西会在那一天开花结果吧!

  自打那天以后,林清辰便以照顾树为理由天天陪她下班,到最后上下班都如此。每天早晨莫小枝刚下楼一份热腾腾的早餐出现在眼前,抬头就是小虎牙。

  林清辰笑着看她接过了早餐,伸出手揉她头发。

  然后又拎着营养液给树输液,莫小枝见怪不怪的吃着早餐看他穿着西装滑稽的蹲在花坛边给一棵枯树输液。

  然后颇有自豪感的转身牵着她的手大步走向公交站,而这段时间自己的员工福利也越来越好了。

  工作时间越来越自由,甚至经常林清辰偷偷翘班找她带她出去都没问题。

  只是近期对自己态度一直不错的同事们开始不怎么搭理她了,甚至只要她一经过就会立马扎堆小声嘀咕,眼神里都是充满了不屑。

  莫小枝虽然想找机会和大家好好谈谈,但因为林清辰总是带她出去,她也就一直没时间做了。

  直到偶然有一天她苦学许久的办公软件终于琢磨透了,精心做了一份工作方案给主任拿去看。

  结果主任看也不看就说:“好好好,你工作一直都那么努力,最近进步又很大,所以我决定这个月工资和奖金再给你升一升,我还忙,你先出去吧。”

  莫小枝急切的哀求道:“可是主任这份方案我真的很用心做的,您看一下好不好?”“嘭”重重的关门声中断了她的声音,而房间里却传来了一声叹息。

  而回过头同事们又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莫小枝偷偷躲在她们身后用耳朵仔细听她们的谈话内容“都有少东家宠了,还来装出一副努力上进的白莲花的样子。

  给谁看嘛!”“就是,现在的大学生啊,仗着年轻有几分姿色,拼了命的想爬上来,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现在宠上天过两年没本钱了谁还会给她这好日子!”

  其他人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啪”一声陶瓷碎地的声音让她们停下来回头,却看到一脸茫然的莫小枝浑身发抖的看着她们问:“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意思?谁是少东家?什么宠爱?”

  刚刚还说的热火朝天的人群一下子没了声音,许久刚才说的最火热的一个人用尖酸刻薄的语调瞥着莫小枝戏谑道:

  “当然是我们公司老板的独生爱子林清辰了,小妹妹没看出来啊,平时一副唯唯诺诺,邋里邋遢的样子,没想到手段挺高啊!”

  没等对方说完,莫小枝一下子冲出去了。联想起和他吃饭时注意到的细节,还有近期自己工作的变化。

  她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林清辰给的,突然手机响了是林清辰打来的。

  她接通对面传来曾经让自己温暖如今却寒冷的声音:“你在哪里?该吃午饭了,我在树这里等你回来!”

  莫小枝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么努力到头却成了别人眼里“白莲花”。

  她叫来出租车头一次坐打表车快速回家,虽然现在脑袋里嗡嗡响,但她还是想听一听当事人的说法,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看到莫小枝回来,林清辰正想调侃她为了见自己这么舍得坐出租车,却被她冷漠的眼神惊到了,头一次感觉到她身上的冷气和疏离感。

  莫小枝一字一字的从嘴里挤出来话:“你,是不是公司少东家,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是不是你给的!”

  林清辰瞬时间愣住了,却也明白了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又解释道:“我那天刚好路过你发传单,看到你倔强又努力的样子一开始觉得好玩,然后突然看到你晕倒,我却想也没想把你送到了医院。

  看着你在睡梦里流着眼泪对父母哭诉,又念叨那几十块钱的工钱。

  我突然想好好照顾你,然后我就准备好了这一切,还叮嘱了我所谓的部门所有人对你保密我的身份。

  看到你省吃俭用为了请我吃顿好的,我就想给你多点帮助,却没想这一天还是来了!我”林清辰被莫小枝满脸泪水吓到了,他从未看到如此脆弱的莫小枝。

  现在在自己面前的莫小枝,看着小小的一只,被宽大的衣服显得更加弱小,被风吹的泪水风干在脸上有痕迹。

  莫小枝擦干泪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清辰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情况,在他决定做这件事之后,每天都陷在何时露馅的折磨里,这一下子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心里反而落下来一颗大石头。

  他转身蹲在树旁边继续摆弄营养液。突然嘴里流进不知道是何的液体,他咂摸咂摸嘴:咸的。

  第二天莫小枝电话辞职了这份工作,再然后发信息给林清辰对他说了句:“谢谢,接下来的工资我不能接受,保重。

  ”就将号码变成了空号,林清辰没有放弃,依然每天坚持给大叔治疗。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莫小枝直到开学之际终于出现了,却无视欣喜若狂的林清辰离去,林清辰眼神里一开始是失望却又充满坚定的继续摆弄树。

  旁边的老人突然笑了笑,用没有牙的嘴对他说:“小伙子,这树开花时,可香嘞!”

  林清辰冲老人善意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道:“我会让花香重新有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莫小枝忙于学习和打工。每天都是急匆匆的出去,深夜再回来,偶尔遇到林清辰也无视的离开。

  而林清辰刮风下雨也会备好遮雨设施给树搭好棚子,日子久了,多年没变化的枯树竟然真的长出来绿芽了!

  但莫小枝仍然没有停下来脚步,她要努力,她要上进。她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不需要靠任何人就能拥有梦想的人。

  而林清辰依然在这一年四季中等待,等的连他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

  某年某月某一天,这棵枯树开始有了花骨朵,整个小区都知道一个叫林清辰的树痴救活了一棵枯树。

  而林清辰每天都要使劲嗅一嗅有没有花香,旁边坐着的老人笑道:“小伙子,莫急啊,马上就有香味嘞!”

  某一天林清辰准备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急切的等待在树下,他知道今天莫小枝就毕业了。可树花骨朵满枝头了,却迟迟没有开花。

  他等不及了,如果莫小枝毕业后不在这里工作,那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又该如何收场?

  突然他感到自己一直焦急的拽衣角的手被曾经熟悉的手握住。

  他一下子彷徨了,慢慢的一个身穿学士服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眼眶里开始发红,他终于等来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莫小枝伸手扶了扶自己头上笨重的学士帽,笑道:“这看着比原来那玩偶头轻,没想到还是挺重的。”

  还说完她就被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愣了一下却又一脸幸福的深处双臂同样抱住了怀抱的主人,许久又将一张纸递给了林清辰,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公司的录用通知书!

  而且还是曾经自己为她找的部门,莫小枝伸出拳头冲他比划着道:“我要把我失去的再打拼回来!而我将会站在和你一样的起跑线上奔跑!”

  林清辰一直挤压的眼泪一下子管不住了,莫小枝却轻轻的拉起他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柔情温声道:“哎,我闻见花香了”

  不远处坐着的一群老人正乐呵呵的看着前面树下的一个穿着学士服的女生被一个男生拥吻,背景是满树花骨朵都开花的大树

  林清辰在这无数个默默等待花开的时期,是否会了解这几年中,莫小枝一直在为和他站在一个起跑线而付出的努力,谁也不知道。

  但莫小枝相信他会懂得那个一直坚强独立的自己早已放下了曾经的伪装和倔强,只想这样依赖在他怀里,就好似这枯树。

  一直无人问津只是偷偷靠着那一点点地皮下的水勉强活着,却在遇到了养分的滋润下活了过来。

  人在爱情里是无所不能的,可以卑微如尘埃,也可以绽放如重生。

  重要的是,你是否有能力重获新生!

  当你芬芳时,花香自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