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动态图出处第900期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狂上初中女生表妹在线播放 玛雅 弟弟抉拨出来好疼 金字塔 13岁女子阴体被男子捅30分钟视频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公公公懆 楼兰古国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14岁女生真实下边发育照片 埃及艳后 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儿子妈好想你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守寡难忍求我做她 时光隧道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老师穿旗袍肉丝让我 吉尼斯记录 欧洲大炮战猛女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91国在线产高清老师拍拍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抱儿子睡觉不小心滑到b里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欧美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女儿洗完澡主动让爸爸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上课停电趴开校花内裤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拥抱魅力义母服部圭1_每天被儿子输出服部圭子_免费观看服部圭子电影

2019/8/6 15:00:11 移动版

  【拥抱魅力义母服部圭1_每天被儿子输出服部圭子_免费观看服部圭子电影】李静躺在床上,把头朝向窗户的那一面,尽量离窗口近一点,以便听得更真切。楼下的女人传来阵阵的喘息声,有时像微风入林,绵绵细细,让肌肤浮起一层微小的疙瘩,有时又像滚滚海浪,一波一波把人推向浪的顶端。那声音听起来那么缠绵悱恻,诱.惑逼人。她仿佛看到了一具雪白的胴体摊陷在软绵绵的床上,女人微垂着眼睛,脸颊浮现出一圈圈红晕,不甚娇羞的样子,一想到这,让李静感到浑身酥麻。如果她是床上那个男人,想必也会被这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吧。

拥抱魅力义母服部圭1_每天被儿子输出服部圭子_免费观看服部圭子电影

  可她想不明白的是,楼下这个女人和她婚龄差不多长,两人的小孩也差不多大。这个女人怎么就能和丈夫十几年如一日,没有厌倦的时候呢?这太不正常了。况且这个女人的婚姻状况她是知根知底的。她开始对楼下这个女人好奇起来。她要弄明白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缘故。

  第二天,李静下楼时刚好撞见楼下那个女人开门,她见她精神奕奕,红光满面,仿佛昨晚是她的新婚之夜,让她无尽的欢喜与留恋,似乎还未从昨晚醒过来,至今仍沉浸在那美好的体验中。李静竟然十分羡慕起面前这个女人来。这个女人与她上下楼邻居了五年。再加上两个人的老公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除了工作,平时生活中也常有往来。她们对彼此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这个女人叫戚芳,比她小五岁,脸像个新疆大馕饼似的,嘴巴跟条腊肠一样,身材也是五大三粗的,总体来说,丢在人堆里是绝对发现不了的。说起来,自己比戚芳更有优势,她比戚芳秀气得多,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小红唇,腰细屁股大,怎么说都比戚芳美。她们俩走出去,总有人说戚芳是姐姐,她是妹妹。每次一听到有人变相的夸自己年轻漂亮,她就有种膨胀感。你瞧,还是我更有市场哩!可是一到晚上,听到楼下咿咿呀呀的声音,她就泄了气。在床上,自己怎么就不如人家呢?

  这个戚芳的老公,李静也是看不上的,要啥没啥,长得不帅还能原谅,毕竟是个男人嘛,又不靠长相吃饭,可惜的是事业上戚芳的老公也是个废材。十多年过去了,文强早已当上了公司的中层干部,而戚芳的老公至今仍是一个底下办事的。最最不能原谅的是戚芳的老公还是个大男子主义,脾气暴得很,戚芳没少跟他吵架。

  早几年,楼下经常传来摔锅砸碗的声音。李静和文强鉴于和戚芳她家既是邻里又是同事的关系,不得不下楼去劝架。戚芳的老公跟个情商为负的人似的,别人家夫妻俩吵架都是关起门来,不让外人知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嘛。可戚芳的老公脑袋瓜经常短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的丑事,每次都是打开门,在楼道里嚷嚷,就好像在大街上叫卖的小贩子似的,快来看啊,戚芳是怎么对她老公和孩子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好戏等着各位看人啊!最后引来一群好事的邻居,把戚芳家围得水泄不通。事后戚芳跟李静诉苦,原来都是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家务事。戚芳的老公总是抓着不放,大做文章,让戚芳在众人前难堪,在小区里抬不起头来。

  这么心胸狭窄的人真是世上罕见,李静觉得这样的男人送给她都是不要的,即便他床上功夫再好。想想文强真不知比戚芳老公强到哪里去了。文强不仅有事业心,而且那么温柔,除了床上那件事,对她算是百依百顺。这样一想,李静又释然了。她觉得自己要比戚芳幸福得多。但奇怪就奇怪在,戚芳和她老公刚吵完大架没一天,她们就又和好了,好像从没吵过架似的。难道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难道睡一觉真有那么大的魔力?能让两个当时恨不得掐死对方的人瞬间原谅了彼此?李静没有机会体验这种感受。文强不给她发飙的机会,同时也不给她在众人前出丑的机会。李静的幸福就这么平淡如水的过着,没有一丝波澜。有时李静觉得这幸福是不是太假了,一点都不真实。她觉得生活应该像戚芳一样多姿多彩,时常有惊喜与刺激。高兴时就上床翻云覆雨,不高兴时就下床你追我赶,可以尽情的发泄所有的满与不满。而她总是压抑着某种情绪,不敢爆发,也不能爆发。

  自从李静偷听过那次诱人的声音后,就愈发上瘾了,好像一天不听到那声音她就觉得生活里缺少了什么,吃什么都没味道。每天天一擦黑,她就推开那扇窗,满满当当的开着,一到深夜,她总是不知不觉醒过来,静静的等着楼下发来爱的讯息。有时文强出差不在家,她就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把头探出窗外听楼下的动静。哪怕一根针掉地上,她都没有漏掉过。她是那么期待那声音的光临。等到那声音如期而至时,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胸口随着那节奏上下起伏。有时还在心里念叨,唉,戚芳她老公怎么能坚持那么久呢?从与文强第一次亲密起,他就从没坚持过那么久。每每都是五分钟完事,好像例行公事一般。文强真该学学人家。当然,她不敢把自己的“龌蹉行径”告诉文强,免得又被他骂低俗下流。

  虽然她很讨厌嫌弃戚芳她老公那种人,可此时对他居然比对戚芳还要好奇了。他不会是吃了什么药吧?按理说也不该啊,他那么抠门绝不舍得买药的。听说那种药老贵老贵的,他天天吃药吃得起吗?想到这,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给文强下药?不行,不行,被他发现还了得。这不明摆着证明他不行么?难道她到了这种如饥似渴的地步?她自己是不信的,她不信文强那么差强人意,也不信自己魅力不如戚芳,她那么优雅从容,论家境论相貌论性格,处处都在戚芳之上。她不屑于这种“下作”的手段,她要证明她的魅力,而不是靠药物的作用。她不甘心就这样落败,于是她在某个精心策划的晚上又对文强发起了“求欢”,这次文强出于一种愧疚或是敷衍,床上也还算配合,不过到了中途,文强像被钉子扎破了轮胎的自行车突然泄了气,一下子瘪了,瘫痪在原地,再也动不了。原本以为这次求欢能顺利进行,结果最后又以失败告终。这次是她七年来的第一次,不,还算不上一次,准确的说应该是半次。文强大约还是尽力了,而李静彻底绝望了。

  过了几个月后,李静开始产生一种奇怪的情绪,她既希望听到那声音,又讨厌听到那声音。到后来,她一点也不想听到那声音了。她觉得那声音非常刺耳,像一把尖刀剜到了她心里,一刀一刀刺得她鲜血淋漓。她把窗户关得死死的,再用窗帘遮得严严的,唯恐那声音从窗户缝隙里窜进来。她把被子蒙着头,实在呼吸不过来时,才把头探出来呼吸一口新鲜氧气,然后再躲到被子里。她越来越期盼戚芳两口子吵架。只有吵架,楼下才不会发出那种声音。她希望听到的是摔锅砸碗的声音,越响越好,最好整个楼道都能听见。当戚芳把她当知心姐姐上楼来找她倾诉时,她也做欲哭无泪状,微垂着头,压低了嗓子,表现出一副同情与怜惜的姿态,她抚摸戚芳的后背,又拉着戚芳的手轻轻的摩挲,像一个长辈又像一个姐姐似的开导安慰戚芳。她看到戚芳脸上挂着泪花,泪眼婆娑,她心里却是兴奋的,激动的。她太愿意看到这一幕了。她差点掩饰不住从身体里蹦出来的喜悦。当她每每听到楼下的吵架声,哭泣声,她就有一种异常的满足感,就像她偷听戚芳床上发出的声音一样满足。

  自从上次李静安慰过戚芳后,戚芳感到李静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邻居姐姐。她觉得李静性格温柔,见识比她广,文化水平又高,和她说的每句话听起来都那么舒畅,再则李静和文强的婚姻又那么幸福,以至于李静说的每一句,都被她当做金玉良言,信服得五体投地。此后戚芳只要遇到婚姻中不顺遂的事都会给李静讲,李静也特乐意开导她。所谓的开导也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几句话。更多的是想从与戚芳的聊天里看到戚芳婚姻的真实情况,更想知道戚芳是如何与老公保持这种神秘莫测的新鲜感的。

  在戚芳看来,这种无关痛痒的几句话就像救命稻草一样,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戚芳性格比较内向,思想也简单,朋友很少,再加上她是从外地嫁过来的,亲人都不在身边,生活里朝夕相对的只有老公和孩子,日子也只在公司和家两点一线之间来回移动。如今遇到这样一位见多识广,善解人意的姐姐,叫她如何不依赖?

  有次戚芳上楼来找李静,聊着聊着,戚芳突然话锋一转,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倾诉婚姻中的种种烦恼与困惑,而是脸上微微一红,说有个难以启齿的问题想问问李静。李静问她是哪方面的?戚芳的脸更红了,头更低了,她说就是床上的事。李静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让戚芳尽管问,都是女人,有啥不好意思的?戚芳也大了胆子说,静姐,我只是打个比方,假如文强哥那方面需求特别强烈,而你有时又不想迎合时,静姐你一般会怎么拒绝?李静一听,顿时心里像打翻了什么似的,五味杂陈。李静渴望的燕窝鱼翅竟然在戚芳那儿成了一碗随意丢弃的白粥,爱吃不吃。就像一个十分富有的人在一个乞丐面前抱怨她的财富该怎么花才好。

  李静想了想说,你们的频率高不高?戚芳说几乎是每晚,就连来大姨妈的日子他都不想放过。有时真的很厌倦这种事,可他总像吃不饱的孩子不停的向我索要。静姐,我该怎么办?李静是有些明知故问的,她比戚芳更清楚她们之间的频率,只不过想听戚芳亲口证实。她甚至有些期待结果与她感受到的相反。而当戚芳水旜真实答案时,李静心口一沉,像一块巨石再一次碾压在心脏的位置。她忍住疼痛,眉头不觉皱了起来,一股潜藏在心底沸腾了很久的岩浆快要从火山口迸发出来。戚芳怎么知道她和文强的房事的?难道戚芳也站在窗口偷听过她的房间?李静越想越觉得戚芳完全是变相的羞辱自己,明知自己那方面不如意,却想方设法故意刺激她。渴望了七年的事,她怎么可能拒绝?她盼望还来不及。戚芳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深不可测呀,居然来一招这么阴狠毒辣的手段。李静恨不得立马上前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在掐死她之前告诉她,自己永远不会拒绝这种事。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道柔和的春风,李静压抑住内心的愤恨轻柔的说,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不想要呀。戚芳像一个认真听讲的学生,重重的点了点头。

  戚芳走后,李静久久不能平静,她想了又想,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主动出击,她要证实她的婚姻美满幸福,毫无瑕疵,她要让所有人艳羡,甚至嫉妒。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安眠药,拨了两颗倒在水杯里,然后用小勺搅拌均匀,渐渐的,那白色的小药丸化在水中,变成了无色透明的一份子。她把水杯放在文强睡的那边床头的小桌上。

  文强满身疲惫的回来了,李静为他脱去外套,挂在衣架上,她们像往常一样,吃饭,洗碗,拖地,洗澡,上床,各自盖着各自的被子和衣而眠不过今天不同的是,她趁文强睡着后,把窗户再次打开,满满当当的开着。她抬起手解开胸前睡衣的纽扣,动作轻柔得像一个男子为他的情人褪下一件件贴身衣物,她又把手伸到背后,继续解开胸衣的小金属扣,哗的一声,她把胸衣朝天空一扔,不知甩到了哪个角落,沉沉的掉在了地上。褪下丁字裤后,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阖起双眼,静静等待深夜的降临。文强的鼾声像往常一样呼呼的响起来了,此刻在她的耳朵里却如夜的钢琴曲一般,为她即将开始的独演而奏鸣。

  窗外的月色正亮起来,一株杨柳透过玻璃窗映射到房间的地板上,那黑色的柳梢儿影影绰绰,一会儿飘到床上,一会儿又垂到地上,仿如求欢的女人晃动着苗条的身姿。她迷蒙着双眼,似睡非睡,突然听到卧室的门哧溜一声悄悄的开了。不知为何她一点儿也不紧张。她隐约看到一个身材敦实的男子轻轻走了过来。她开始隐隐的兴奋起来。

  他的面目有些模糊,但看起来有些面熟,不,应该是很熟。她终于想起来了。他看起来怎么那么像戚芳的老公呢?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奇怪他怎么出现在这里。相反,她还有点儿期待他的到来。他一声不响的走到她床前,在她身边躺下来。她定睛一看,文强突然不见了,原先文强睡的地方变成了戚芳的老公。她一点也不惊讶,甚至有些惊喜。

  她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温温的,喷在她的脸上,有种淡淡的烟草味道。她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气息悠悠的潜进了她的身体,在她体内的每条血管里缓缓游走。

  她闭着眼睛,想看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他用手指轻轻的爱抚着她光滑的肌肤,从脚趾,到小腿,大腿,肚腹,ru房,再到脖颈,脸庞,最后他把粗壮的手指插进她那如锦缎般的乌黑长发中,从发根一直滑向发尾。

  紧接着,他俯下身子用湿润的舌头亲吻她身体的每个部位,他腮帮的胡子像最细腻的砂纸把她全身打磨了一遍。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化成了一滩水,浸湿了整张双人床。他爬上她的身体,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动弹不得。他像一头凶猛的狮子,抓住了一只温驯的羔羊。这只羔羊知道无处可逃,居然安安心心的仰卧在狮子的利爪之下。她甘愿被他撕成无数块。忽然一种温热的暖流注入她的体内。狮子的身体软下来,变得异常温柔,紧紧搂着体下的羔羊。她睁开眼睛,想看清他的脸,他一会儿像戚芳的老公,一会儿又像文强,她怎么用力也看不清楚。

  她开始怀疑他的到来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为什么给她的感受如此逼真?她真希望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过眼下她管不了那些了,她只想享受当下的时刻。她身体里的河流开始奔腾咆哮,在窗边的双人床上扬起高高的浪花。那张床就像河床一样,紧紧裹着那条深邃的河流。她已经彻彻底底的融入了那张双人床。她突然想唱歌了,大声的唱,整个楼道都能听见的唱。她终于按耐不住了,她唱起来了,尽管没有一句歌词,但她的歌声像夜莺般婉转,多么优美动听呀。她的歌声穿透过宁静的夜,飘荡在整个小区的空中。听过的人一定觉得她是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