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叶言析_萧炎抬起萧熏儿两腿边走边顶_上楼梯一下故意顶他一下

2019/8/6 14:49:27 移动版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叶言析_萧炎抬起萧熏儿两腿边走边顶_上楼梯一下故意顶他一下】我的出生,对我的家人来说是场灾难。妈妈怀上我的时候还是姑娘,连个男人都没有,七月十五鬼节那天夜里突然失踪,第二天在坟地里被人找到,赤身果体,身上满是痕迹。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叶言析_萧炎抬起萧熏儿两腿边走边顶_上楼梯一下故意顶他一下

  当时村长提议报警,但是姥姥不肯,说丢不起那个人,妈妈事后就知道哭,连话都不肯说,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本以为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两个月后妈妈竟然查出怀孕了。

  姥姥差点疯了,要带妈妈去打掉,妈妈不肯,一直跪着求她,最后她只好同意妈妈把我生下来。

  十月怀胎,许是因为压力大,妈妈瘦的很厉害,到了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是皮包骨,拼尽全力生下我,还没看我一眼就去了。

  姥姥有多爱妈妈,就有多恨我,她一直认为是我害死了妈妈,而且在我出生的当天左右两个邻居竟然同时中了邪,还多亏村里的半吊子道士瘸子把他们给救了回来。

  本就有人怀疑是鬼把妈妈给睡了,才怀上了我,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觉得我晦气,让姥姥把我丢掉,免得招惹祸患。

  姥姥看着女儿的尸体,一咬牙就要把我扔到村头的河里去。

  瘸子拦住她,把我要了去,说他可以养我,他懂行,可以化解我的煞气,把我养到十八岁再还给姥姥,到时候等姥姥去了也能有个人上坟。

  就这样,我刚出生就跟了瘸子,一个四十多的老光棍。

  瘸子的姓名我不知道,只因为他瘸,所以村民们都那么叫他。

  我跟着瘸子住在村东,每天去村西头的学校里上课。

  这天,我放学后刚出校门就被好朋友王星叫住。

  “你又去捞鱼了?你看这一身的水,会感冒的。”我拿出瘸子给我帕子,给王星擦脸上的水。

  他笑嘻嘻的,把手里的娃娃塞到我手里,“送给你了。”

  那娃娃已经很脏了,塑料做的脸上一层的黑,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这是王星城里的妹妹送给他的,他一直是当成宝贝,都不让别人碰。

  “我可不要,你自己留着吧,我长大了会自己买的。”虽然心里很喜欢娃娃,但是也不想跟他抢,他已经很可怜了。

  说完,我抬头挺胸的往前走,觉得自己做的很棒,瘸子肯定会夸我的。

  王星追上来,走一步,一个水脚印,“咱们还是不是朋友?”

  我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今天有些怪怪的,“是啊,你今天怎么了?”

  他又把娃娃塞到我怀里,说:“你留着吧,我想送给你,陆冉,咱们永远是好朋友,你不能忘了我。”

  我坚定的点头,手里拿着娃娃,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还给他。

  看我这样,他开心的笑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你回家吧,我先走了。”说完就往村外跑。

  “哎,你傻了,你家在这边呢。”我大喊着叫他。

  他跑的很快,留下一串的水脚印,背对着我摆摆手。

  我小心的把娃娃放到书包里,想着就玩一晚上,明天就还给他。

  刚回家,一进门就看见瘸子拿着包袱脸色凝重的走出来。

  “瘸子,你要干啥去?”我问他。

  他直接拉着我往外走,说:“正好,跟我一起去王星家,他出事了。”

  我当时心里一凉,急忙问道:“他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感冒了?”

  “不是,他掉进河里,淹死了。”瘸子沉声说,说话的功夫我们已经来到王星家。

  我们两家是邻居,就隔了一道墙。

  王星的奶奶正坐在地上哭,王星躺在她面前的草席子上,身上湿漉漉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星啊,你怎么丢下我这个瞎老婆子走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啊?”王星奶奶哭嚎着,拼命的拍打着王星的尸体,“你快起来吧,别躺着了。”

  我站在院门口,身上一片冰凉。

  王星死了?这不可能,刚刚在村口他还跟我说话呢,把他最宝贝的娃娃送给我。

  瘸子看我不动,以为我是害怕,也就没再管我,直接上前说:“先把孩子抬进屋里去,擦干身子,换身干净的衣服。”

  邻居们忙着找来木板,抬进屋里,开始忙活着。

  瘸子得空走到我旁边,“丫头,怎么了?”

  “瘸子,我刚刚在村口还看见王星了,他还在娃娃送给我了。”我眼泪哗啦流了下来,哭着拿出书包里的娃娃,给瘸子看。

  瘸子吃了一惊,“你真的看见了?”

  我拼命的点头,“真的,我还给他擦脸上的水了。”

  “快跟我进来。”瘸子把我拽到屋里,把娃娃放到王星的尸体旁边,然后从拿着的包袱里拿出一根金色的香点上,围着王星转圈。

  我认识那香,听瘸子说叫回魂香,可以把人的魂找回来。

  直到香烧尽了,瘸子才停下来,摇头叹息。

  王星的姑姑问:“瘸子,怎么了?”

  “他不肯回来,现在只能看头七回魂了,他要是还不回来就去不了阴间了。”瘸子叹气说。

  他这么一说,我眼泪流的更凶了,拔腿就往外跑。

  刚跑到院子门口被瘸子一把薅住领子,“你跑什么?”

  我抹着眼泪,说:“我要去找王星,他刚刚还在村西头的,我要去找他。”

  王星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能让他就怎么死了。

  “他已经走了,你现在去了也没用,好好地待着,不要给我添乱。”瘸子说,抓着我不让我走。

  我扑到他怀里,哭的嗓子都哑了,“瘸子,我刚刚应该把他带回来的。”

  从小跟着瘸子长大,对于人死之后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现在一想刚刚王星是特意来看我,把娃娃给我做个念想的。

  瘸子抱着我,安慰我说:“不要哭,你现在应该坚强,你难道不想知道王星为什么会突然出事?”

  “你不是说他不是掉进河里淹死的吗?”我吸着鼻子问。

  瘸子冷笑两声,说:“本来是,可是我刚刚一看他的尸体,这里面蹊跷大了。”

  “什么蹊跷?”我咬牙问,心里十分愤怒。

  瘸子回道:“王星是个多子多孙长寿的福相,现在他突然横死还不算,魂还叫不回来,这中间肯定有事。”

  我拿着娃娃,哭的更凶了。

  慢慢的竟然感觉头晕,瘸子在我眼前转圈。

  我伸手推了他一下,“瘸子,你转啥”可话没说完,脑子里嗡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瘸子,我咋啦?”我慢慢的睁开眼,就见瘸子正坐在床边紧张的看着我。

  看见我醒了,瘸子立马站起来,没跟我说话,反而往外跑,“道长,丫头醒了。”

  随着他的话,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孩子,头还疼吗?”

  我摇摇头,想要起来,这才发现我身上竟然缠了好几圈红线,还穿着一身的红衣服。

  “昨天你离魂了,多亏这位道长正好路过,这才把你的魂给叫了回来。”瘸子一边给我解红线,一边说。

  “离魂?离魂是啥?”我纳闷的看着瘸子,那时候还小,并不明白瘸子所说的离魂。

  瘸子笑了笑,说:“就是昨天你的魂魄被人勾走了,后来是这位道长给你叫了回来。”

  我这才明白了,村里经常有人上坟回来就神志不清说胡话的,那时候就要找人叫魂。

  道长走到我面前,问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心口疼或者头疼的。”

  “不疼啊,我现在感觉挺舒服的。”我跳下地,感觉今天的精神比以往都要好。

  道长抓住我的手,仔细的看了半天,突然十分高兴,跟瘸子说:“这就是天意啊,瘸子兄啊,你这闺女简直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我有意收她为徒,你可同意啊?”

  “道长,我吃哪碗饭啊?”我摸着肚子,真的有些饿了。

  道长笑了笑,看着瘸子。

  瘸子却摇头,说:“她不是我闺女,我没那个福气,我只养到她十八岁,就把她送回去。”

  我一直都知道瘸子不是我爸,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现在听他这么果断的说我不是不是他的闺女,我还是十分伤心,看了瘸子一眼,低头默默的流眼泪。

  道士惊讶的看我一眼,摇头惋惜的说:“只能说这师徒缘分到底还差一步,既如此我也就不再勉强,若是有缘,今后定会再相见。”

  说着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住,道:“瘸子兄,这孩子于我道门缘分深厚,你也是懂行之人,今后可多教教她。”

  瘸子应了,那道士才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瘸子,你真的要把我送给我姥姥么?我今天路过她门口,她还骂我来着。”我嘟着嘴,卫屈的说。

  瘸子摸着我的头,蹲下身子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叫我瘸子么?”

  我摇头。

  他低下头耐心的解释说:“我这辈子注定是个鳏夫,克儿克女,你的八字没我硬。”

  “可是我不喜欢我姥姥,她也不喜欢我。”我闷闷的说,“村子里的人暗地里都说我是鬼胎,说我是鬼闺女。”

  他哼了一声,道:“不要听他们瞎说,刚刚道长都说了,你跟道门缘分深厚,以后我再出去都带上你,你好好学。”

  “道门?那我长大了也能做道士,就像是刚刚那个人一样?”我期待的问他。

  “当然可以,没准你将来比他更强。”

  听到瘸子的话,我马上开心的不得了。

  “你想要跟着那个人吗?”瘸子见我这么开心,问我。

  我摇头,“不,我只是觉得他跟我们不一样。”

  现在那个人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干净,衣服是干净的,脸也是干净的,指甲缝里连土都没有。

  村子里的庄稼人天天跟土地打交道,靠地吃饭,谁能像他那么干净。

  村民们背后骂我,所以我对他们很排斥,现在看见这个跟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人,就觉得能成为这样的人真的很好。

  瘸子感叹说:“当然不一样,他是个有本事的。”

  说完这些,张寡妇推门进来,手里拿着干净的衣服,“哟,丫头醒啦,来,快把衣服换一下,这身衣服不能久穿。”

  她一进来,瘸子就已经关好门出去了。

  从瘸子把我接来开始,就一直张寡妇给我洗澡、换洗衣服,瘸子每个月会给她点钱。

  换好衣服,我刚要叫瘸子,几个人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瘸子,出大事啦,村里的公鸡都丢了。”

  “啥,公鸡丢了?”瘸子原本在院子里抽烟,一听见这个,直接吸岔了气,咳嗽半天。

  “是啊,公鸡都丢了,只剩下母鸡还在,这事可玄乎了,我们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没办法了这才来找你帮忙。”一人解释说。

  瘸子一听,也不再犹豫,直接回屋拿起自己的包袱,就要出门。

  “瘸子,你干啥去?”我站在门口问。

  “去找公鸡。”刚要转身,又返回来拉上我,说:“你也一起去吧。”

  我立马高兴的跟在他后面。

  “瘸子,带她去行吗?”一个人迟疑了半天,最好问道。

  瘸子瞪了他一眼,说:“怎么不行,她将来要接我的班。”

  他们一听看我眼神顿时变了,也不再说什么。

  村里不少的白喜事都是瘸子主持的,所以他在村子里还是挺有威望的。

  瘸子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一直往北走,我们跟在他后面,直接上了北边的荒山。

  一上荒山我就感觉眼前都是雾气,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东西,好几次多差点被树枝绊倒。

  本来想跟瘸子说,但是看他脸色凝重的样子,我又不敢打扰他。

  “你们在这里等着,后面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我去前面看看。”瘸子从包袱拿出一把铜钱剑,一手拿着罗盘,慢慢的往前走。

  他一走,我感觉周围的雾气更大了,隐隐约约的还有好多人在周围走。

  “瘸子,是你回来了吗?”我揉了揉眼睛,还是看不清。

  这荒山以前我也总是跟王星来玩,还是第一次遇见起雾。

  “丫头,咱们走吧。”瘸子突然在后面叫我。

  我当时完全把瘸子的嘱咐忘记了,一听见他的声音,马上转身回头。

  结果我刚一转身,一团雾气迎面扑过来,就好像一团棉花黏在我的脸上,我一时间呼吸不过来,直接晕了过去。

  “丫头,丫头”

  昏昏沉沉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叫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身体也动不了。

  一只冰凉的手轻轻的抚上我的脸,慢慢的摩挲着。

  冻得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丫头,丫头,快醒醒”

  瘸子又在叫我,那只冰凉的手似乎消失了,嘴上一痛,我拼命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瘸子正抱着我,掐我的人中。

  “我怎么了?”我站起来,突然感觉好累,好想睡觉。

  “刚刚你是不是回头了?”瘸子生气的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他说不能回头,心虚的低下头,我小声的说:“我一上山就感觉周围起了好的雾,连路都看不清,心里害怕,刚刚一听见你叫我,就没忍住回了头。”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这大白天的,太阳那么大,哪有雾,撒谎可不好。”跟着来的一人插话说。

  我一愣,这才发现雾气早就已经散了。

  “我真的看见了。”我紧张的看着瘸子,生怕他生气。

  他皱眉看着我,说:“先回家吧。”

  “瘸子,刚刚上山的时候真的起雾了。”往回走的时候,我不死心的说。

  “嗯,我知道,这事太邪性了,回去慢慢说。”他说。

  我这才放了心,安心的跟着他走。

  现在只有瘸子对我好,我是真的怕瘸子讨厌我,从小我就没有安全感。

  “回去后把这张符纸烧成灰,混着水喝下去,三天内不要碰荤腥。”走到村口瘸子一人给了一张黄色的符,十分郑重的说。

  那些人接了符纸,散去了。

  “瘸子,那张纸有什么用啊?纸还能吃啊?”我看着瘸子手里剩下的符纸,也想要过来一张。

  “这可不是一般的纸,这是我请祖师爷开过光的,能辟邪。”他把剩下的小心的收好。

  我有些失望,也不敢找他要。

  “刚刚你在山上除了看见雾,还看见什么了?”他小声的问我。

  “有一只冰凉的手一直在摸我的脸。”我一想起这件事,就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他一愣,好半天才叹息道:“看来道长说的没错,你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

  听他这么说,我十分开心,我知道他这是肯定了我。

  “可是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呢,看来这次离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他自言自语的说。

  我心里喜滋滋的,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像道长一样。

  “瘸子,你找到公鸡了吗?”我突然想起这回事来。

  他摇头,“刚刚我一上山就感觉上面有大东西,可怎么也找不到方位,没想到最后那东西竟然主动找上了你。”

  “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这几天你好好的在家,晚上可不能出门。”他说。

  我乖乖的点头。

  我们刚要走,村南头赵家的大儿子跑过来,拽着瘸子就往家里跑,“瘸子,出事了,我爹翻白眼了,嘴里喊着要吃鸡。”

  瘸子一听,拖着断腿,一蹦一跳的往赵家跑。

  刚一进赵家的门,就听见里面的哭喊,赵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打滚,尖声喊着:“给我鸡,给我鸡!”

  声音尖锐刺耳,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发出来的。

  “瘸子,别”我死死的抓着瘸子的衣服,吓得话都说不全了,不想让他进去。

  “丫头,你可别添乱了。”赵家的大儿子拎着我的领子把我拎到一边,拉着瘸子进了院子。

  我站在门口,腿直哆嗦。

  大白天的,院子里本来就有不少人,但我看到的更多。

  院子里雾气弥漫,尤其是赵老爷子身上往外滋滋的冒着黑气。

  他翻着白眼,看不见黑眼珠,可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嘴角诡异的笑着。

  瘸子走到赵老爷子身边,直接摊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符,大喝一声:“定!”然后贴在赵老爷子的额头上。

  赵老爷子果然不动了,我看着身上的黑气也弱了。

  脸上的笑容也仿佛定住了一般,就那么看着我,对我笑着。

  我当时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

  瘸子喝了口二锅头,一口全喷在赵老爷子的脸上。

  “啊!”赵老爷子尖叫着,就好像是喷上去的是硫酸一般,白酒一滴都没有落到地上,在他脸上冒着白气。

  突然,尖叫声戛然而止,他全身开始剧烈的抽搐,肚子里咕噜噜的响着,嘴巴大张着,就好像是人喝醉了,要吐了一样。

  “退到墙根!”瘸子大喝一声,围观的人都退到了墙根。

  赵老爷子跪在地上,呕了半天,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就好像是所有的东西都卡在嗓子眼,憋得他脸都紫了。

  瘸子又拿出一张符,猛地拍在赵老爷子的背上。

  赵老爷子打了个嗝,跪在地上,仰着脖子,肚子里响声更大了,就像是开了锅一样。

  他嘴里发出一阵阵的臭味混合血腥味,我捂着鼻子,差点被熏的吐出来。

  “呕”

  一阵臭气传过来,只听哗啦一声,赵老爷子低着头吐个不停,一院子的酸腐味,血腥味更加浓郁了。

  有妇女受不了,已经被熏的扶着墙吐了出来。

  奇怪的是,赵老爷子一吐,院子里的雾气竟然开始慢慢的淡了,等到赵老爷子吐完,院子里一丝雾气都没有了。

  “哎呀我的妈,这是啥东西?”赵老爷子的大媳妇大叫一声。

  我往地上那摊呕吐物看去,只见血糊糊的一堆,里面竟然还混着鸡毛和鸡骨头。

  我看着一阵反胃,心想这个他怎么还吃鸡毛。

  赵老爷子吐完后就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瘸子看了眼那堆东西,“快把老爷子抬进屋里,准备温水,里面撒上一碗黑狗血,给老爷子洗洗,把糯米炒黑,给老爷子铺到褥子下。”

  他这么说,却没人敢动。

  大家都愣愣的看着那堆血糊糊的呕吐物回不过神来。

  “愣着干啥,快动手啊。”瘸子又喊了声。

  赵老爷子的儿子们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抬进屋,女人们去烧水。

  “瘸子哥,这堆东西可怎么办?”赵家的男人问。

  “准备柴火,把这东西围上,上面浇点酒,直接烧掉。”瘸子脸色沉重的说。

  “哎,咱们村里丢的公鸡是不是被老爷子给生吃了吧?”一人突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