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女主从小被用药调养h 女主从小被用药从小肉到大 女主被用药变成玩具

2019/7/29 9:12:27 移动版

女主从小被用药调养h 女主从小被用药从小肉到大 女主被用药变成玩具

女主从小被用药调养h 女主从小被用药从小肉到大 女主被用药变成玩具

  果然是我老了,不然怎么最近时时在睡梦与现实中徘徊呢?忆起他四岁时的那句“若我娶得阿娇姐姐为妻,定要给她建一座镶金嵌玉的琉璃屋”。现在想想,总归是我太天真了。一小儿的无心之语,我却记了一生,赔了一生,值得吗?

  “卫子夫已有了几个女儿,你却仍旧如此,不得圣宠。唉,作孽啊!”母亲靠在榻上,长长叹了口气。

  “女儿不孝。”我知道,刘彻已经对我心生厌恶,可我又能怎样?我哭,我闹,换来的却是他的禁足,冷漠。卫子夫卫子夫,满心满眼都是卫子夫,置我二人多年的感情于何地?一想到这儿,我便怒火攻心,“啪嗒”,手中的茶杯便甩了出去。侍女吓得跪倒在地,不敢做声。我越发感到烦闷,向她骂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收拾,跟着我那么久了怎么还没点儿眼力见呢?”侍女慌忙点点头,急忙收拾干净,离开了我的视线。

  “娇娇!这么多年了,你这脾气还不改改?现在你失了宠,外祖母又走了,以后可没人再惯着你这脾气了。”母亲心急,扬起手就要挥到我脸上,终是不忍,只好轻轻拍了拍我的脸。

  “娘”我红着眼眶,道,“一想到那卫子夫,我便气不打一处来,娇娇也不想这样蛮横无理的”

  终归还是自己的女儿,母亲软下声来,道:“切不可再这样任性下去了,成大事者必能‘忍’,唉,也是为娘的过错,本不该太过娇宠于你,惯的你如今这般无法无天。”

  “娇娇会慢慢改的。”

  母亲这次与我说了很多,她说,过几日,会有一个名为楚服的巫女来帮我,以巫祝之法,谋取帝心。我不知这巫女作的法到底有没有用,但为了我,为了母亲,为了陈家,也为了能让刘彻与我重修旧好,我愿意一试。

  “只是”母亲皱着眉头,似有犹豫。

  “怎么了?”

  “那楚服平日素爱女扮男装,好女色,娇娇若是担心,那就与她少见面,随意安排一偏僻小屋即可。若她对你动手动脚,你便无需忍受,左右只是一个巫女,并非少了她就不能再复荣宠。娇娇没必要放下身段,对她低三下四。”

  “可不是只有那楚服最精于巫术之法吗?”

  “那也不必卫屈了自己,为娘信娇娇定能做到心中有数。现在时辰不早了,我便先走了。”说罢,母亲起身,与一众侍女浩浩荡荡的走了。

  我瞧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蓦然掉下两滴清泪。母亲为我操心的太多了,她老了,依稀能从一头青丝里瞧见几根银发,格外扎眼。而她的女儿还是如此的不明事理唉,我回了头,瞧着牌匾上大大的“甘泉宫”三字,越发想哭,却还是踏了进去。

  甘泉宫,曾经他许诺的金屋藏娇之处,现今灯火通明,却只留我一人的身影映于暖帐。

  “安寝吧”,我说。

  刹那间,归于星夜。

  这日我去那御花园逛了一逛,这花儿千娇百媚,有的谢了,却另有一批竞相开放。我闲着坐了坐,一坐就是一下午,感慨近日我这脾气似乎压下去了不少。

  似是每每遇到了与那刘彻有关的事,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皇后娘娘”,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知道,是卫子夫。她走到我跟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我打量她一番,疲倦的点头示意。她大概没想到我竟是这幅反应,微笑着走了。

  我瞧着她娉婷袅娜的背影,默默低了头。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文文弱弱,唯唯诺诺的吗?唉,谁还曾经对我说,“娇娇的脾气不需改,明明如此引人注目,改了作甚?朕觉这般娇俏挺好。”现如今不还是找了个温柔的美人,我暗暗鄙夷道。

  偏巧不巧,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匆匆忙忙提起衣裙小跑回宫,徒留后面一帮宫人的大呼小叫。

  跑回了甘泉宫,喘了口气,忙端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顿了顿,才发觉一袭玄色衣袍的“少年”背对着我。

  刘彻是定不会踏入甘泉宫的,想着母亲的话,轻轻唤道:“楚服?”

  她回头一笑,我竟差点辨不出是男是女。

  “是我”,听了这声音,才确确实实明了她是女儿身,但一想到她好女色,我便不由得有些头疼。

  她见我神色异常,问我怎么了。

  我叹道:“从未见过纵巫蛊之人,有些害怕”

  她笑了笑,因着她这幅好皮囊和她这身打扮,我不由得想起了年少时的刘彻。

  那时我与他成婚不足三月。似是个草长莺飞的春天,我笑着问他要不要一起出门踏青放纸鸢,他放下手中的事,备了马车便与我一同出发了。

  几乎是一停车,我便跑了下来,与那东风共舞纸鸢。他在后面跟着我跑,不时还喊着:“娇娇,慢点儿!”彼时春光明媚,我一回头,瞧见的就是少年宠溺的笑容,与那三月春风一同,入了我心。

  后来只因这一时沉迷美色,我的纸鸢便挂上了树,生拉硬拽一番,还没掉下来,线就断了。一时心急,便大哭起来。他跑了过来,将他手中的纸鸢递给了我。说什么我都不愿接过,闹着要我自己那个。

  堂堂一国太子,竟为了哄我一笑,二话不说爬了树,虽是取下了纸鸢,自己却是不慎掉下来了,手臂擦伤,血倒是流了不少,还坦然笑着对我说:“给,娇娇儿,不哭。”

  我看着他手臂上的伤痕,不觉有些心痛,他还能若无其事的笑着。本想安慰一番,却因性格使然,撅嘴道:“哼,爬个树都能摔倒,你可真能耐。”

  他似乎说了句:“能得娇娇儿欢心,足矣”

  声音太轻了,我都快要以为那是风的呢喃。

  “皇后娘娘”,楚服喊道。我忙从回忆中惊醒,迷茫看着她。

  “娘娘可是被楚服迷了眼?”她轻佻的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暗想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又对我妩媚一笑,说道:“楚服深知自己确有几分姿色,若娘娘想要楚服也不是不愿意的”

  我幽幽望着她,掉头就走,叫人备水沐浴。

  想着刚刚见到的卫子夫,温婉贤淑,再反思下自己,不由得叹了口气。

  陈娇啊陈娇,你是改还是不改呢?我皱着眉头,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才发觉自己的眼角竟添了些皱纹,差点将铜镜摔了。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我是比不上她的。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可我已经没有了,改了又有何用呢?

  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弛。那我对于刘彻来说,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瞧着铜镜里的自己,哪还有当年那动人的模样?都被这几年的妒火,气闷给消磨掉了。

  “娘娘在想什么呢?”楚服不知何时进来了,她笑得灿烂,说道,“该用晚膳了”

  我点点头,起了身。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随意到了外面走动走动。

  雨停了,无风亦无月,云笼寒烟。

  打发了婢女各干各的,只我一人慢慢提着盏宫灯走着,倒也悠闲。

  忽然间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记得我八岁时,母亲曾想将我许给那时的太子刘荣,但因为刘荣的母亲栗姬与我母亲不和,便罢了。不过没想到母亲居然又和王夫人交好,想将我许给刘彻,竟是成了。

  还记得那天,我母亲笑着逗年方四岁的刘彻,问道:“阿彻可想娶妻啊?”

  那刘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母亲指着旁边的一个相貌尚可的侍女问道:“这个怎么样?”

  刘彻摇摇头。

  “那这个呢?”母亲又指了个更加貌美的侍女。

  刘彻摇头摇的更厉害了。

  “这个呢?”母亲指着正吃着糕点的我,我不由得看向他。

  只见他笑眯眯的说道:“若我娶得阿娇姐姐为妻,定要给她建一座镶金嵌玉的琉璃屋。”

  我难以置信的瞧着他,哼了声:“小孩子家家又懂什么,我才没说要嫁你为妻,说这话你也不嫌臊!”

  王夫人则和我母亲笑成一团。

  现在想着,有点好笑,小孩子的话又怎能当真,可恨我记了一辈子

  后来刘荣被废太子之位,刘彻做了太子,我则成了太子妃,我知道其中定有母亲的手笔,我也不太情愿嫁给刘彻。

  可还是嫁了。

  那天很热闹,可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是洞房花烛夜,我与他嗑了一整夜的瓜子。

  想来那时两人都是小孩子,稚气未脱。

  我问他那天说为我建个琉璃房还算数吗?

  他很认真的说,算数。

  后来不知该聊些什么,索性和他嗑了一夜瓜子,顺带观察了他一下,反倒觉得他这人也还行,从他主动把自己的瓜子献给自己可看出。

  他在没娶我之前喊我“阿娇姐姐”

  成亲后同大人一般喊我“娇娇”

  感情再好些时,喊我“娇娇儿”

  唉,现在倒有些想听他喊我“娇娇儿”了。

  前面恰好有个小亭,我便走进歇歇脚。

  走进去时,才发现里面有人,借着宫灯,才知是刘彻,桌上摆着一壶酒,想来是在这儿借酒消愁,方想偷偷离开

  “见到我还不行礼吗?”

  我表情幽怨,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欲要行礼。

  他见我这幅模样,摆摆手,道:“罢了,坐下吧!”

  他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便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你一个人在这儿?”

  “恩”

  “不去找你的红颜知己卫子夫?”

  “你说话就不能不带刺吗?”

  “你才发现我说话带刺啊?疼不疼啊?”

  “陈娇你变了。”

  “你不也变了么?”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两人竟喝起酒来。我酒量不好,几杯下肚,见刘彻还有重影,晕晕乎乎的。

  迷蒙间,好似又听见他喊了句“娇娇儿”

  有人评价我善妒骄纵,其实并非如此,又是如此。

  刘彻登了帝位,什么莺莺燕燕都往他身边靠,我受不了,只能夜夜叫他留宿在甘泉宫。他说那是正治联姻,他对她们没有感情。我不信,与他闹了好几次。

  他也因要治理好一国,不能时时围着我转,哪怕以前是以我为中心。

  我明明都懂这些,却还是忍不住无理取闹,是不是这样,将他越推越远了呢?

  可笑现在想想,我与他何尝不是正治联姻?

  若是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与他是不是不会弄成现在这般模样?

  可惜回不去了

  第二天醒来才发觉竟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旁边竟还躺着一个楚服。忽然间不敢想象,仔细瞧瞧,我与她都衣衫完整,想必并未做什么出格之事,这才放下心来。

  想着昨夜遇到刘彻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场梦,楚服又怎会在我床上,想着只觉头昏欲裂。

  急忙推醒睡得憨沉的楚服,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她没作答,揉揉眼道:“今日便可做法了”

  我点点头。

  不知这一天是怎样浑浑噩噩过完的,宫里倒是流传王皇后和一女子“对食”,我也不想去阻止这流言流语,反正也止不住。

  黄昏时分,楚服准备好了一切事宜,整个甘泉宫只有我和那些做法的人。我见楚服领着这些人围着一火盆跳来跳去,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觉好笑。可是一会儿,我就笑不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开了甘泉宫的门。

  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到。

  刘彻撞破了这件事,他见了我,没说话,过了些时日,一道废后诏书将我打入长门宫。

  “皇后失序,惑于巫祝”

  仅仅八字,让我恍若跌入寒冰。

  陈娇的风光日子,已经到头了。

  我如今日日在长门宫中,也不觉有什么遗憾。其实细细想来,我这一生,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

  我与他结亲,本就是一个错误,无奈身不由己。

  我喜欢他,也还是一个错误,在看不清对方对自己的喜欢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的情况下,一颗真心全盘托出,注定满盘皆输。

  我为何刁蛮任性,是真的吃醋?耍脾气?我陈娇虽说有点愚钝,却绝不是愚蠢。只因觉察到了他已不似从前,不需像从前那般依附于我,依附于陈家。一个真正的帝王是绝不允许有外戚干正的,他必须杜绝一切危害。

  他已不是与我并肩携手的走了,他已经在我前方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怕他会丢下我,抛弃我,直至遗忘我,所以我要将自己伪装的任性妄为,只希望他能回头看看我。

  楚服只是他为了废后,不,削弱陈家的一颗棋子吧?那天晚上过后,我已经料到了。也罢也罢,帝王心术,猜不得。

  今年的暮春不知怎的,仍旧同仲春一般生机勃勃,我瞧着这满园春色,不觉已闭上了眼睛

  恩,这次的故事是有关于“金屋藏娇”,其十斅娇or陈阿娇在历史上名字不详,只有一个陈皇后的名号,生卒年不详,所以名字是随着大家印象中取的,年龄是胡乱编的。金屋藏娇这个广为人知的故事其实在历史上也是不定存在的,所以这篇文章只供当做故事看待,禁不起考究!禁不起考究!禁不起考究!话说今天杜撰野史的感觉愈加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