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2019/7/6 14:43:43 移动版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烈日炎炎,盛夏的气焰正嚣张地弥漫在每一个角落,即使是阴暗的旮旯犄角,那打破水银温度计的气温会无孔不入地渗透在肌肤里,析出的汗水无时不刻地提醒人们盛夏已来。

  即使是如此炎热的夏天,“伊甸园画展”依旧吸引来了大批的朝圣者前往,人们鱼贯而入,看着画作中赤身果体的人们嬉笑怒骂的样子,感受着他们的清凉,似乎自己跟着静下心来,对逼人的高温能够因此视而不见。

  我就是“伊甸园画展”的创作者,我不是有心故意试探我的画作到底会不会受欢迎,而是跟自己的经纪人、资助商老早就商议好要选在夏日办展览,是资助商提议的日子,他们恰巧碰上国家级美术馆有档期,就安排在了夏日。

  于我而言,我是心疼又感恩那些冒着酷暑来欣赏艺术的人们,我自己倒是喜欢夏季的,更是能耐得住那恼人的气温。因为呀,夏季的女孩子穿着一席超短裙、超短裤,少了几分矫情和矜持,多了几分真实和亲切,女孩子脸上浮现出轻松,愉悦了观望她们的人的双眼;此外,夏季日长夜短,我养了许多的花花草草,他们要时常进行光合作用,我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阳光最多的季节;还有,还有,我喜欢吃冰欺凌,但我又是一个热衷养生的家伙,只好趁着炎热来说服自己吃几口冰欺凌在夏日是很必要的,不然真的要被蒸熟了。

  我本来是个籍籍无名的小画家,就是一个不寻常的夏季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

  上帝的考验

  “王柏瑕,你这是第N次约我当你的模特了,你还说对我没意思,那你怎么不约其他女人当裸模呢?你说说,你给我那点儿工时费还不够我塞牙缝呢。你以为我是随便的人?你去问问看,是不是有一大堆人约我去当裸模,我都没答应。我说你,知道点好歹吧。我还不是看上你有才华、有天赋,要不然你给我送个玛莎拉蒂都请不来我呢!”吴池像机关枪一样地“突突突突突”叽里呱啦地大声对我喊叫着。

  我看着她时不时气鼓鼓地翻着白眼,低声下气地去给她泡了杯茶,她抿了一两口,瞪圆了眼睛等着看我如何回应她的画。

  我望着她松垮垮的衣衫滑落下肩膀,露出她精致的锁骨和傲人的双峰,心里只是感叹:“多么好的一件艺术品呀,不把它画下来真的是可惜了。”

  我就是个实在人,心里想什么,口里就说什么,我一五一十地倾诉道:“吴池,我觉得你的身体特别美,在我眼里你是件艺术品,作为一个画家最不会干糟蹋艺术品的事情了。”

  吴池“啪嗒”把茶杯重重地扔在桌子上,愤愤地起身,把我逼到了角落里,眉毛横的都要掉出脸庞了。

  她瞪圆了眼睛,面露愠色地说道:“王柏瑕,你几个意思?糟蹋?你想什么呢?我是那么随便的人?”

  我往后缩了缩身子,揉了揉鼻子,怂声怂气地说道:“那是我误会了你的意思。”

  吴池见我软了下去,洋洋得意地点了下我的脑门,娇嗔道:“知道就好,那你可得好好报答本姑娘。我现在呀,就只给你一个人当模特了呢。”

  她边说边褪去薄如蝉翼的一件件衣衫,挤眉弄眼地朝我发出暧昧的信号,努力地想让我在画画之外和她来一段花前月下的“美事”。

  我躲在画布之后,拿起画笔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我该怎么让吴池的胴体和周围的布局融为一体,显得自然而然!”

  吴池美丽的胴体跃然于纸上,我完全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仅仅想的是怎么让吴池看上去更加有艺术感,让人学会把人与体当作一件大自然的艺术品一样而非当作发泄欲望的工具。是的,我期待人们用一个纯粹的眼光去看待人与体,这是我为什么要画人与体的缘由。我确实觉得人与体是那么得优雅,让人不敢轻易地亵渎。

  待我完成创作,吴池扭动着水蛇的腰肢光着身子朝我走来,她亲昵地蹲在我的两股之间,娇媚地说道:“呦呦呦,大画家,我怎么越看这画越觉得不真实呢?”

  我有些尴尬地扭头不看画也不看她,装作目空一切地说道:“怎么不真实了呢?”

  吴池“腾”地站起来,那胴体呼之欲出地塞满了我的视线,不依不饶地说道:“少了那么一点欲望。”

  我“嘿嘿”一笑,说道:“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吴池见我始终对她提不起兴趣,不开心地说道:“王柏瑕,你别不识好歹,你要是一直这么晾着我,我就去嫁人了。以后不给你画我了。”

  我无奈地耸耸肩,淡然道:“你要嫁人不让我画,我也是只能点头说‘OK’。”

  吴池激动地将我的拿起来,轻轻地放在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上,我像碰到了烫手山芋一般猛然抽回自己的手,恼怒地说:“你在干什么?我想你最好别玩火。”

  我下意识地掏裤兜里的钱,两手攥着从裤兜里刚掏出的热乎钱,往吴池手里塞去,满脸羞愧地说:“拿着,这次给你的钱比其他时候更多,咱俩搭档那么久,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

  吴池愤怒地将我的手推开,钱币散落一地,我捡起来,再次执着地塞给她。她竟然跟钱过不去,将钱撕得粉碎,转身走去穿上衣衫,奋不顾身地逃走了。

  从此,我再联系不上吴池了。我画过很多果体的人,又丑又美,我都将他们当作艺术品看待,只要是在我笔下出品的,我都会赋予那些胴体许多艺术意义。我从来没有动过歪脑筋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许多人都夸我的定力好,我总觉得这是上帝给我的一个特殊品德,或许上帝老人家是在考验我,将来真的会使用我做更大的事情。

  我再次碰见吴池的时候,是她老公带着一帮打手把我围困在一个巷尾,我见着吴池趾高气昂地跟她男人撒娇道:“就是他,就是他威胁我,要不然我才不会让他画我的果体呢!!!”

  她男人真的信以为真地挥舞着棍棒在我身上乱抡了一通,他们打得我半年都下不了床。经过这个教训,我决定不再画果体人,而这是我最拿手的,断了这条路子相当于要我半条命了。但吴池来这么一招着实让我心有余悸,我十分担心此后再会引起什么误会遭遇更加悲惨的不测。

  就在这时,上帝真的为我打开了天窗

  伊甸园之旅

  当我在医院里发愁该如何是好时,一道强光射入了我的眼睛,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袍、留着浓密胡子的白发老人精神矍铄地向我挥手道:“孩子,你正是我要找的人。”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望着那个老人,疑惑不解地说道:“您是谁呀?找我做什么呢?”

  老人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紧接着一个拳杖就跑到了他的手上,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上帝,正在寻找一个人将我创造的伊甸园用画笔记录下来。”

  我战战兢兢地努力坐起身,双手作揖道:“上帝老人家,我真是有眼无珠,没能认出你来!”

  上帝笑眯眯地说:“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只向我寻找的人显现,这个不怪你。”

  我受宠若惊道:“我为什么会成为你要寻找的人呢?”

  “你在创作的时候,满心都是关心艺术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的邪情私欲,你对艺术的执着就是你的印记。我可以放心地让你参观我的记忆,不怕你有什么不轨之心。”

  我欣然点头,再次环视着自己半身不遂的身体,苦闷地说:“我现在动弹不了了,怎么跟你去参观伊甸园呢?”

  上帝微笑道:“我是创造你们的造物主,你想要好起来只要告诉我,我就能帮你恢复。”

  我兴高采烈地说道:“真的?那太好了。”

  上帝二话没说,对着我念叨着什么,我陡然感到动弹不得的身子有了力量,我“腾”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兴奋地说道:“我真的好起来了,我真的好了。谢谢您。”

  上帝将手伸向我,道:“来吧,欢迎来到伊甸园。”

  伊甸园风景秀丽,里面的植物要比人类世界的浓密、高大、苍劲有力。上帝当着导游跟我介绍着伊甸园的美好,脸上都是喜悦的神色,唯独到了一棵挂着晶莹剔透红果子的树前,他方才露出了惋惜和悲伤。

  上帝深深地叹息了口气道:“就是这棵树上的果子让我失去了两个亲爱的朋友。”

  我走起眉头,不解地说:“这不是没人居住吗?”

  上帝摇头道:“不,不,很早以前,住着我的两个孩子,要是他们没听撒旦的话,就会在这里一直居住下去。我现在特别想念他们,所以才找到你来了为他们曾经居住过的日子用画笔记录下来。”

  上帝抽出自己脑袋里的一条银丝,在四周挥洒了一番,伊甸园变得大有不同。原本是沉寂的样子,一下子变得活泼而有动感。

  两个赤裸着身子的男女正在嬉戏,男的搂抱着女子道:“你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啊!”

  女子羞红了脸,热切地亲吻着男子的嘴唇以回应他的浓情蜜意。两人用欣赏的目光互相注目着彼此,似乎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一丝不挂的,那种清澈的眼神就如同王柏瑕在创作时那般。

  上帝感慨道:“本来,我创造人类都是没有羞耻心的,像动物一样赤身果体,可是呀”

  我看见上帝脸上露出哀婉的神情,不禁插科打诨道:“那您创造了四季,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们勤换着点衣服呢?”

  上帝玩笑道:“你怎么知道呢?”

  我见他方才悲伤的神情烟消云散,便说道:“博您一笑,随口瞎说的。”

  “你现在就可以作画了,我希望你把这些话带回人间。亚当和夏娃的子孙后代一定希望知道我是否牵挂着他们。”

  我拿出画笔开始作画,待到我把所有的画面都记录在册的时候,上帝消失了。徒留我和那些画作在我的家中,我整个人关于怎么画出那些画的事情完全失去了记忆,只是惊叹有那样宏大、美丽的风景供我作画。

  我把那些画作拿给自己的经纪人,经纪人立刻震惊得目瞪口呆,他本来打算放弃我的,因为我在病床上躺着什么都画不了,又没有给他任何工钱,自然他要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了。

  当他来到我家观看我画的伊甸园,拍手称快道:“我们要发了,你要出名了。真没想到,你在病榻上居然还有力气画出这么壮观的画。”

  我谦虚地说:“运气,是运气好。”

  烈日散发出闪耀的光芒,似乎是上帝热情地朝着我招手,他明白我用心地完成了使命。

  此后,有许多生意人想要当我的赞助商,希望我去为他们的事业或者本人作画,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名扬四海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