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老婆说她想尝试粗大的 昨晚妻子含羞尝试别的男人

2019/7/6 14:41:49 移动版

老婆说她想尝试粗大的 昨晚妻子含羞尝试别的男人

老婆说她想尝试粗大的 昨晚妻子含羞尝试别的男人

  伴随着一阵阵凛冽的寒风,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偌大的巷子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孤寂地站在那里,让这原本就万分凄凉的季节,显得越发萧瑟了。

  仿佛感觉不到冷似的,他伸出手,任凭雪花在他的手上起舞。

  “公子,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啊?不冷吗?”侍卫月石关切地问他。

  “你说,她会原谅我吗?”白墨染兀自地问,眼里浮现出一抹忧伤。

  “会的,她那么喜欢公子,一定会的”。

  “是吗?”他轻轻地勾起了唇角,眼里满是苦涩。

  三月的京城春暖花开,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异常热闹。一辆轿子穿梭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一个年轻的女子轻轻地掀起了轿帘,细眉轻挑,向外望去,这里就是京城吗?

  据说,最近京城有名的凤栖楼新来了一位姑娘,才貌双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跳舞,一舞倾城,一时之间,凤栖楼人满为患。

  楚辞姑娘成了京城的名人,成了凤栖楼最火的姑娘。

  “小姐,你好美。”丫鬟小翠边给楚辞梳着头,边忍不住感叹道。

  眼前的女子,两条细眉弯弯,肤若凝脂,齿白唇红,水翦的眸子带着一丝清冷。

  听到小翠这么说,她的脸红了一下,微微地低下了头,更显妩媚。

  “小翠,一会儿你陪我一起去街上逛逛吧,我想买点东西”。

  “好的,小姐。”

  “小翠,你觉得这个珠钗怎么样?”

  两个人说着话,却没有留意到一辆马车正向她们靠近。

  “小姐,小心”。

  眼看着马车就要撞到楚辞,小翠不禁惊呼出声。

  这时候,一个男子突然出现把楚辞拉到了一边。

  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衣,剑眉星目,鼻正唇薄,一双眸子清澈温柔,眼波潋滟,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可是却透着淡淡的疏离。

  这个男子就是白墨染,当朝广平侯的公子。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男子问道,语气柔和。

  楚辞盯着他愣了几秒才说:“我没事,多谢公子出手相救。”脸颊泛起一抹微红。

  “小姐,你没事吧?”小翠急忙问道,要是小姐出了事,她还不得被梅妈妈扒了皮。

  楚辞冲她摇摇头,安慰地看了她一眼。

  “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好”。楚辞点点头,朱唇轻启。

  她转过头看向眼前的男子,面露娇羞:“公子,那我们先告辞了。”

  白墨染点点头,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公子,刚才你救得那个姑娘,好像叫什么楚辞,是凤栖楼新来的”月石恍然大悟地说道,然后又马上闭上了嘴,他和公子说这个干吗?

  白墨染淡淡开口:“回府吧。”心里却充满疑惑,明明是初次见面,为何觉得似曾相识?

  楚辞坐在梳妆台前,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银钗,她轻轻取出了银钗,放在手中慢慢地抚摸着。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片温馨的画面。

  “等我长大了,就娶你,可好?”一个俊朗的小男孩对着面前的女孩儿说。

  女孩儿面颊绯红,“好啊。”

  “这个送给你,以后你就可以拿着它嫁给我了”。男孩儿递给她一个银钗。

  想到这里,楚辞温柔地一笑,随后又长叹了一声,还真是物是人非,如今她已沦落风尘

  “女儿啊,你看看这是赵公子送给你的。”梅妈妈突然拿着一堆首饰盒走了进来。

  楚辞赶忙收好银钗。

  “这赵公子,出手可真够阔绰的。”看着眼前的首饰,梅妈妈两眼放光。

  “妈妈,你把这些都还回去吧,我不喜欢。”

  “你看看,这些都是上好的珠宝打造的。”梅妈妈忙把首饰往她眼前送,像是怕她不信似的。

  “妈妈,我说了,我是真的不喜欢。”楚辞起身离开了。

  “唉,你怎么走了”

  一日,广平侯一家去佛光寺礼佛,顺便拜访一下有名的枯冥大师,让他帮忙看一下白家的运势。

  白墨染见过枯冥大师后,就在寺院里随处走动了一下。正值三月,寺里的桃花盛开,他就在树下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欣赏美景。

  他一身白衣胜雪,眼角微微上扬,眼里似乎闪着微光,清风拂来,白衣黑发,随风舞动,和眼前的桃花仿佛融为一体,美成了一幅画。

  他在欣赏眼前的美景,却不想自己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美景。

  不远处,一个女子和她的丫鬟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不禁红透了脸。

  看了一会儿后,那个丫鬟催着小姐说:“小姐,我们该回府了,再不回去,老爷该着急了。”

  那个小姐才晃过神来,点点头:“嗯”。心里却下定了决心。

  “小芙,记得回去打听一下,今天哪家的公子来过佛光寺。”

  “知道了,小姐。”小芙心领神会。

  许清歌是吏部尚书许开先的女儿,从佛光寺回来后,许清歌心里就乱得不行。

  小芙打听到了今天见到的那个公子是广平侯的儿子白墨染,素来听闻广平侯的儿子相貌堂堂,温润如玉。今日一见,果然不俗。

  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欢,她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今天见到了白墨染,卫婉地表达了对他的欣赏。

  她的父亲一听就明白了,非常欢喜,要是能和广平侯成为亲家,也是一件好事。

  次日,下朝后,许开先就和广平侯说了这件事。

  广平侯也很欢喜,毕竟,儿子也到了适婚的年龄,吏部尚书的女儿也配的上他的儿子。

  于是,就决定,拿着礼物带着白墨染去拜访吏部尚书。

  许清歌听说白墨染来了之后,异常欣喜,赶忙让小芙帮自己重新梳妆打扮。

  本来就貌美的女子,此刻眼里浮现着笑意,颊边微现梨涡,更显明媚。

  吏部尚书和广平侯特意为两个孩子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以谈论正事为由先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看着许清歌眼里的光芒,白墨染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白墨染和许清歌礼貌性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借故说自己有事先告辞了。然后,他就叫上了自己的好友梁懿去喝酒。

  今天是许清歌,明天又会是宋清歌,身为广平侯的儿子,他并没有选择的拳利,最后总归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

  他拿着酒杯仰头猛灌了一杯酒,不负平日的温润,此刻他的眼里只剩下了清冷。

  呵,白墨染轻笑了一下,从小到大,他就没有选择的拳利,只能被迫戴上温润如玉的面具,成为别人眼里的翩翩公子。

  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不过是一面之缘,又何故念念不忘,为何总觉得似曾相识呢?

  想着想着,他忽地站起了身:“你在这里慢慢喝吧,我先走了。”

  梁懿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只能吐槽了句:“喊我来喝酒,怎么自己先走了?”

  也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白墨染决定顺从自己的内心,他要去找楚辞问个清楚。

  来到凤栖楼,他直接告诉梅妈妈他要找楚辞姑娘,等了一会儿后,楚辞才款款地走了出来。

  看见了他,楚辞一愣。

  白墨染淡淡开口:“姑娘可还记得我?”眼睛却定定地看着她。

  楚辞看着他笑着说:“公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说忘就忘。”

  “那我问你,我们之前可曾见过面?”

  楚辞眼眸微动:“未曾。”

  “当真?”白墨染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似是想从她的表情中判断出她有没有撒谎。

  “当真。”

  白墨染走了,楚辞的表情瞬间塌了下来,有些事情,只要她记得就够了,现在的她,配不上他。

  一夜无眠,她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那个小男孩和小女孩的画面。若不是家道中落,若不是世态炎凉,她也不会沦落至此。

  他是如今广平侯的公子,他们身份相差悬殊,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可能。

  “女儿啊,你快来看看赵公子又给你送什么来了?”第二天一早,梅妈妈就拉着她来见赵公子,也不顾她愿不愿意。

  什么赵公子,李公子,她全然不喜欢,自始至终,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而已。她怅然若失,整个人心不在焉。

  恍惚间,她看到赵公子拿出了一个珠钗,问她喜不喜欢,见她默不作声,就帮她戴上了。

  他和梅妈妈说了些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了,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看见梅妈妈笑容满面。

  “女儿啊,赵公子想为你赎身,你愿意吗?”

  “嗯?”楚辞这才回过神,莫非二人刚才在谈赎身?

  “妈妈,我不愿意。”

  许是因为价钱合适,梅妈妈劝了她半天,最后直接说了一句,我已经收了赵公子的钱,你不愿意也得愿意。

  楚辞看着梅妈妈的背影,整个人愣愣的。

  楚辞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失魂落魄,即使被行人撞了也没有反应。

  突然,来了一辆马车,行人纷纷让路。楚辞听到有人说马车上的是当今吏部尚书的千金,才貌双全,据说已经和广平侯的公子订亲了。

  楚辞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要炸开一样,一路跌跌撞撞,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满脑子都是他要成亲了。

  看见她回来后,梅妈妈又开始堆起了笑脸劝她,她淡淡地应了一句好。双眼划过两行清泪。

  几天后,楚辞换上了赵公子派人送来的喜服,化了一个特别美的妆。

  她让丫鬟离开了,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拿出了那枚银钗戴在了头上,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他说过让她拿着它嫁给他的。

  楚辞打开了窗子,爬了上去,闭上眼睛,想着他的音容笑貌,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大街上,突然人群躁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人们这么兴奋,议论纷纷。

  不过,这和白墨染无关,他也不想知道。突然,他好像听见有人说了一句凤栖楼的楚辞姑娘跳楼了。

  他什么也顾不上了,向着凤栖楼的方向跑了过去。只看见楚辞静静地躺在地上,满脸鲜血。

  他愣愣地看着她,明明几日前两个人还说着话,忽地他瞥到了地上的一枚银钗,原来是她,是她。他抱着她,嚎啕大哭。

  小时候,白墨染和母亲回娘家探亲时,经常和邻居家的小妹妹玩。邻居家的小妹妹特别可爱,后来,他就偷了母亲的钗子送给了她,还说要娶她。

  天边又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他好像又回到了他向她许诺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