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第407章夭夭大兔儿好柔软 元尊周元h夭夭绿帽

2019/7/4 15:00:46 移动版

第407章夭夭大兔儿好柔软 元尊周元h夭夭绿帽

第407章夭夭大兔儿好柔软 元尊周元h夭夭绿帽

  青衣女子上山后,立刻化为原形青狐跪在了我面前。

  我淡漠问:“何事?”

  青狐眼神坚定:“请神君助我成年人。”

  我抬棋的手一僵,侧过头看了一眼青狐,哂笑了一下:“我一个被贬入凡间的神,如何助你?”顿了一下,又道,“由妖变人,逆天改命,必遭天谴,我劝你还是离去吧。”

  青狐不语,只倔强地跪在地上。

  我微一蹙眉,问:“你为什么想变成年人?”

  青狐抬头,静默一瞬,将她的故事缓缓道来。

  她本是一只在山中修行千年的青狐,不通人事,修炼成年人形后,懵懵懂懂就进了人世红尘中。

  没想到在山下游荡几日后,竟碰到了一些想调戏她的浪荡子。

  是王生救了她,将无家可归的她带回家,还因她一袭青衣,给她取名叫青女。

  说到这,青狐嘴角不自觉上扬,眼中光芒大盛。

  后来,后来王生高中状元,丞相想把女儿许配给他,王生以已有心上人为由拒绝了。

  丞相大怒,在金殿上诬蔑王生与考人勾结,才学名不符实,将王生下了大狱。后来王生被免除了功名,放还家乡。然后,就娶了青女为妻。

  2

  夫妻相爱,已有五年,只是青女是狐妖,不能给王生生育子嗣。

  五年中,王生年岁增长,容颜也在改变,可青女容颜一丝不变,惹人生疑。

  村民说她是妖,王生半信半疑,质问青女。青女已经瞒了他五年,不敢再隐瞒,就告诉了他真相。

  没想到他竟被吓得晕了过去,夜里发了高烧,嘴中只喊着青女骗他。

  青女照顾了他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就被他赶了出去。

  青女跪在家门外苦苦哀求,一堆人来看热闹。王生这才松口道:“只要你能变成年人,我就让你回来。”

  青女无法,只好求助于土地公,土地公告诉她,附近有一处无佛山,山上住着一个被贬下凡间的司命神君宁缺,法宝无数,一定能帮她逆天改命。

  听完后,我气得咬牙切齿,这碎嘴的土地公。

  我转头看向青女,一拂袖子,一个貌美的青衣女子俏生生地站在了我面前。

  我冲她道:“我被贬下凡,出不了这无佛山,我虽知道逆天改命的方法,但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

  青女盈盈拜倒:“青女晓得。”

  “从妖变人,须得换心、换骨、换血。血的事,你不必在意。但心和骨需要你自己去寻,心要百折不屈、一夕绝望之心;骨要高贵骄傲、轻薄下贱之骨,这骨嘛一定得是一个女人完整的胸骨。”我伸手幻化出一张纸,“你只需按照这上面的人去找即可。让她们心甘情愿地给你。你可记下了?”

  “青女记下了。”

  3

  第一个人名叫苏依依,是京城红筱楼的花魁。

  青女女扮男装见到她时,她正对镜梳妆,一个斜飞的眼神就叫人心神荡漾,果真是媚骨天成,风华绝代。

  苏依依发现这人倒是奇了,总是女扮男装来看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求个什么

  “小娘子你整日花着那么些钱来看我,到底是求什么啊?”苏依依倚着门框,扇着团扇,斜着眼看青女。

  青女脸红了一下,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她想直接说:你想要什么来换你的命

  可是,这让她如何开得了口,苏依依又如何会同意?

  静默了一瞬,青女还是开了口:“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顿了一下,“愿意用你的心去换的。”

  苏依依坐到桌旁,看着对面的青女,认真道:“姑娘要我的心有用?”

  青女盯着她,点了点头,苏依依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人家都是要我的身子有用,我的心有什么用?”

  青女听出她语气中的萧索讥笑,却还是道:“我真的有用,如果你愿意把心给我,我可以尽力实现你一个愿望。”

  “好,我要你帮我脱籍,我死之后把我葬在我父亲坟后。”

  青女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痛快:“你真的愿意用心去换?”

  苏依依笑了:“你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脱去贱籍。我这一条贱命又算什么?活着只能让别人亵玩,又有什么意思?”

  不到一天,苏依依看着手中的良籍,泪流满面。

  她妄想了很多年的事情,居然就这样实现了。

  当她躺在青女为她准备的房间里,喝下青女为她准备的迷药后,她的思绪有些迷乱。

  苏依依想起,很多年前家里获罪,全族男子无论老少全部被处斩,女子全部充入教坊司为妓,她本想就这样低贱潦草地过完这一生,可她偏偏,又在一个月前遇见了他,王生。

  他对她一见钟情,从此轻怜密爱,她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可谁知王生考中状元后,只叹她命运坎坷,却不愿娶她。

  她知道她出身贱籍,嫁不了他,只是心内终究还是有一些怨气,若他不能娶她,又为何要招惹她

  如今她已经脱籍了,王生,若有来生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袭来,她彻底昏了过去。

  原来这一生,真正的好风光也不过是与王生相处的那二十天

  青女将她扶起,趁夜,来到了她父亲坟前,将她放在早已备好的棺材里,合棺下葬。

  我在浮生镜前看着这一切,吃着甜瓜,哂笑。

  4

  第二人是冷宫中的废妃,刘苏。

  怎么和她做交易呢?青女绞尽脑汁,灵机一动。

  是夜,冷宫突然阴风阵阵,刘苏缩在薄被中,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

  突然,一个空灵的女声响起:“刘氏刘氏”

  刘苏浑身僵住,大喊道:“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我已经落到这般田地,你们还不肯放过我!”

  空灵的女声再次响起:“刘氏,莫怕!我是来助你的”

  一个青衣女子突然显现在虚空中,刘苏惊道:“你是谁?”

  青女道:“我是修行千年的狐仙,今日特来下凡助你。”

  “助我?”刘苏喃喃失神,突然目露狠光:“好好好!竟然有神仙助我,哈哈哈哈!”

  青女愣了一下:“我虽然助你,却有条件。”顿了一下,她盯着刘苏的眼睛道,“我要你的胸骨。”

  “我的胸骨?你拿去又何妨?”她冷笑道,青女只觉得她似乎已经有些疯癫了。

  “你会没命的。”青女默默道。

  “冷宫真的太冷了不过才半个月,我已经受不住了,你觉得我能在这里一直活到老死那天吗?”

  青女道:“那你想要实现什么愿望?”

  刘苏从怀中取出一张泛黄的叠成方块的纸:“我要你帮我把它送到上清观,给言道长。”

  “就这么简单?”青女有些不信。

  “这不简单了,我出不去,道长又进不来,你可帮了我大忙了”她嘴角微微勾起,眼波流转间,一股诡异的情绪流露。

  “好那我何时能取你的胸骨?”青女问。

  “就现在吧。”刘苏苦笑。

  她喝下青女的药后,昏沉着,迷蒙间想起许多事情。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状元游街那天,他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戴着大红花。

  她一眼就爱上了他,她让父亲打听他,听闻他未婚配,高兴得都蹦了起来。

  后来,他们在灞桥边私会,他文采卓绝、玉树临风,她早将一颗心许给了他。

  她让父亲为自己提亲,但他却一口回绝,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

  那时,她悲愤伤心得想去死,后来,她听闻他因与考人勾结,被革除功名,弄回了老家,她又开心又难过。

  再后来,她进了宫,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贵妃的位置。

  但他前一个月又回到京城,居然又得了状元

  当年的案子被翻查,竟查出是她父亲嫉恨贤才,打击报复。父亲下了狱,而她则被后宫的死对头构陷,说她未进宫前与人有染,皇帝一怒之下便将她打入了冷宫。

  啊,彻骨的痛苦!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在心内默念:王生!王生!我诅咒你,永生不得所爱,一生潦倒不幸!

  青女将那张纸交给上清观的言道长时,道长微微叹气:“真是造孽啊!”

  青女一时好奇:“造什么孽?”

  “这纸上写的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贵妃与我有言在先,若是她将这纸交给我,便让我做法诅咒这人不得好死。”

  浮生镜后,我啧啧称叹:“真是狠啊!”眼波流转,“不过我喜欢。”

  5

  青女将乾坤袋捧到我面前时,我轻轻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你可想好了人世间负心汉太多,你的王生未必不是其中一个。”我抬眼看青女,“为了他,废去千年道行,值得吗?”

  青女微笑:“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生生世世不相负,不同生但求同死。”顿一下,道,“这是我们成婚时,他对我发的誓,我知道他一定是因为我骗了他,所以才恼了我,若是我能变成年人,他一定会原谅我的。”

  于是,我接过了乾坤袋,道:“随我来吧!”

  我们走进静室,一个巨大的冰火炉出现在我面前:“你本是妖,强行改命,只能熔断筋骨,去除心脏胸骨,重新塑形,其痛苦不堪言,你可能忍受?”

  青女微笑:“我能。”

  我将丹药放入她口中,冷冷看她一眼,一挥袖子,炉盖便升上高空:“进去。”

  青女纵身一跳,火焰瞬间高涨,我一落手,炉盖又回到原处。

  冰火炉,顾名思义,冰火两重天,以前的神多用冰火炉烧铁,上古玄铁都会渐渐融化,更别提她一个小妖了。

  炉火一次燃烧七天,每一天都比前一天热,最后在第七天热到顶点。

  炉冰一次冰冻七天,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冰,最后在第七天冰到顶点。

  我第一次用这炉子,不知道是隔音太好还是她一直咬着牙,竟是一点声响都没传出来。

  七天之后,我从炉中将她捞出,她已经软得如一摊泥般,分辨不出形状,扒开皮和血肉,去除胸骨,众骨皆化;去除心脏,万血皆消。

  我将乾坤袋中的胸骨和心脏为她安上,咬破指尖,滴了一滴神血赠她,合上肉皮。

  默默念咒,只见她的骨肉血液迅速生长回归,整个人回归正常。

  只是她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了。

  青女向我拜别,我只是挥挥手,冷冷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法力尽失的人了,自己保全自己吧。”

  青女走后,我抱着酒坛子痛饮一口,不知是对是错。

  6

  一个月后,再从浮生镜中看她时,我吃了一惊。

  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痴痴地望着京城中凤莺阁前长身玉立、衣着华贵的男子。

  她猛地冲上前去,叫道:“夫君!”

  那男子周围的侍从赶紧将她拉了出去,她挣扎着叫道:“王生!是我啊!我是青女!我是青女!”

  王生愣了一下,让侍从停手,走到青女面前,细细分辨,蹙眉道:“真是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那侍从见他们确实认识,就将人放开了。

  青女爬到王生面前,刚要抓他的衣角,王生就嫌恶地向后撤了一步。

  青女愣住,手还停在空中,喃喃道:“王生!你不是说只要我变成年人,就会让我回来吗?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

  王生怔了一下:“你变成年人了?”

  就在青女还要说话时,一个娇莺般的声音响起:“夫君,这人是谁啊?”

  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子挽住了王生的胳膊,打量着青女。

  青女的心脏开始紧缩,心脏告诉她,这就是王生要娶的名门闺秀啊!自己一个青楼女子如何比得上她

  她再抬眼看向那女子的脸,胸骨隐隐作痛,是她?竟然是她!父亲正敌的女儿,王生,你怎么敢?

  青女看着女子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明显已有三月之久,是他赶她出来之后,或者甚至是之前就有的孩子!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

  “啊!”青女嘶吼,王生等人被吓了一跳,那女子被王生护在怀中,鄙夷且吃惊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女:“夫君,快把这个疯子赶走!”

  那些侍卫又来拖拽青女,青女死死地盯着王生的脸,一瞬间,血液逆流至头顶,过往所有的一切一股脑向她袭来。

  7

  她终于明白了。

  王生救了青女,见她貌美,心生邪念,但他马上就要进京赶考,万一考上了,那些大人家的女儿可比青女有用得多了。只是,为防万一考不上,他便没有赶走青女,而是让她等自己回来。

  他进京赶考,考试前的一个诗会上,他被一个考人赏识,考人竟偷偷泄了题给他,还扬言要将自己女儿嫁给他。

  他高中状元后,瞧不上这个品阶不高的考人的女儿,便与刘丞相的女儿私会,但他之后又偶然得知,丞相早已为皇帝不满,为了避祸,他便又拒绝了上门提亲的丞相。

  后来,刘丞相查出他和考人暗地勾结,便秉公执法,割去了他的功名。

  他只好灰头土脸地回了家乡,但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却像是丞相在蓄意报复。

  他虽娶了青女,但终究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于是,他借着一次进京的机会又找到了当年的考人,一起策划并陷害了刘丞相。

  那考人还有一个小女儿云英未嫁,他喜爱得很,于是回到家乡,便借着由头想要休妻,没想到青女还真的是妖,一想到一个妖和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他就浑身发寒。

  他说青女变成年人就让她回来,那是因为他以为她永远都变不成年人。

  刘丞相被扳倒后,他进京赶考了,因为准岳父的关系,他一点也不担心这次考试的结果。

  那天经过红筱楼,他一眼便瞧上了苏依依,但这种女人,只能玩玩罢了,怎么能娶回家呢?

  于是和她说完一些大道理后,就跟她断了。

  他当上了状元,娶到了已经怀有他骨肉的娇妻。他本以为自己会就此飞黄腾达。

  没想到没想到青女还会寻来,而且她还愚蠢地信了他,变成了人

  他正想着,却看见青女一把挣脱侍卫,浑身开始泛起了浓浓黑烟,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

  青女向王生走来,嗓音尖锐,充斥着怨气:“夫君。”

  湛蓝色的天空一瞬间乌云密布,似乎要铺压而下。

  王生惊恐地看着青女越走越近,赶紧把怀中的女子扔了出去,想要阻挡青女的靠近,青女却一把将她甩到石柱上,血液缓缓流出,孩子是保不住了

  王生发现,自己想跑却根本跑不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女越走越近,最后来到他面前,轻轻地环住了他,带着往昔的温柔和甜蜜。

  王生想,她终究是不忍心杀自己的,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一把勒住。

  她轻轻吻了吻王生,温柔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生生世世不相负,不同生但求同死。”她的脸狰狞可怖,却仿佛爱极了王生,“夫君啊!我们一起死吧”

  话音刚落,众侍卫惊惧地看着那女子抱着王生用蛮力将两人融到了一起,骨肉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看着浮生镜里的情景,脸色沉重,她已不是妖,终于因为怨气太重而成了魔。这倒也应了王生的誓言和道长的诅咒。

  唉!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