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第407章 洛璃大兔儿好柔软 铂爷捧着洛璃高翘的圆

2019/7/4 14:58:21 移动版

第407章 洛璃大兔儿好柔软 铂爷捧着洛璃高翘的圆

第407章 洛璃大兔儿好柔软 铂爷捧着洛璃高翘的圆

  卖油条的摊子对面有一家理发店,和这油条摊子一样老,原本还不大的梧桐树现在已经亭亭如盖,每到夏季夜晚,临近的老头儿老太太便会出来喵嗑,更甚于有些卷着铺盖拿着凉席铺盖出来的。

  梧桐树再往后一点有所高中,和这条老街相比显得这条老街不仅老而且破旧,高中叫新成中学,和名字一样的是他的建筑时间,它是新修建成的。

  学校初成,收录分数线也不高,学生也就鱼龙混杂、参差不齐。

  像极了集市的一条老街,充满了市井气息,但却给足了人们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条街总是单数号数的时候比肩接踵,人头攒动,双号数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理发店门被推开的时候里面一个客人都还没有,她是今天第一个客人,理发店老板为了显示诚意总是会为第一个到来的客人亲自服务,老板操着本地口音用着用烂了的台词,问到:“洗还是剪呢?”

  苏晓绕过老板,经直走到洗发台躺下,闭着眼说道:“都要。”

  老板用干毛巾把苏晓的头发包住,抬着她的后颈项让她坐起来,取下戴着的塑料手套引着苏晓往理发桌走去。

  正午两点,正是温度达到最高的时候,理发店里没有装空调,只有两台对着苏晓不停转的风扇,摇摇欲坠的扇叶随时都会罢工的样子,老板额头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也没空手擦,双手不停揉搓着她的头发,脸上堆笑道:“想剪个什么样式?”

  苏晓拢了拢被风扇吹来胡乱飘着的头发,束到耳后:“剃掉,留一点就行。”

  老板惊讶的通过镜子看着她,苏晓抬眼直视着老板,看着她不为所动的眼神老板也没有再说什么。

  走出理发店的时候太阳向西走了一点,但温度不减反而还高了点。

  苏晓眼睛眯做一条缝抬头望了望天,戴上准备好的鸭舌帽,剥了一个口香糖塞进嘴里,向着巷口走去。

  转了一个角,挥手拦了个的士,钻进去,说道:“临安小区。”

  计程车开始打表,到临安小区的时候苏晓看也没看的给了司机一张红钞票,没等司机说找钱便转头大步向前走了。

  没等电梯下来,径直走向楼梯,一口气爬到了十二楼,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手脚都是颤抖的。

  打开门,几束光透过窗帘空隙溜进房屋,本来就黑暗的空间显得更加静谧,空气都像是被凝结了一般。

  苏晓反手关上门,穿过客厅走进卧室,放松极了的样子沿着墙壁坐了下去,没拉开窗帘的房间很黑,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在空荡荡的房间响了起来,取出手机关机。

  目光没有焦距地向四周扫着,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许是眼睛睁太久了,久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苏晓伸手擦了擦,但泪水像是决堤了一般,不停地流,她索性把腿圈起,双手环着膝盖的把头埋了进去,放声大哭,悲伤极了的样子。

  新成中学比其他学校开学时间要晚一些,九月三号才开学,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为了凸显它的与众不同吧!

  门铃一声接一声地响个不停,苏晓发气似的把枕头扔出去,拉着被子哼唧了一声,猛地翻身坐了起来,拖鞋都不没穿的朝着门口踏步走去。

  “谁呀!干嘛呀!”苏晓边走边朝门口大声不耐烦地喊到。

  “苏晓,你是不是长本事啦!昨天不接我电话,还手机关机!”门口男人回应着。

  苏晓打开门,眼睛死死盯着他,如果眼神能伤人的话,那他可能已经重伤不治了。

  “林朔!你”

  “呀!你怎么了这是?”苏晓的话被林朔打断吞回了肚子,“你头发呢?”

  林朔刚扬起作势要摸她头的手被苏晓一巴掌打了下去:“有病吧你,大清早的!”

  “不是我说你为什么啊?”林朔进屋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道。

  “你好烦啊!”苏晓转过头瞪大眼盯着他,“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林朔有点吃惊地看着苏晓,咽了一下口水,“后天送你上班吗?头一次上班。”

  苏晓接了一杯水递过去:“谢谢,不用,门在那儿,不送。”

  接过水,林朔也没喝地捂握在手里,欲言又止的样子,看了看苏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仰着头把水喝完了,把玻璃杯放在餐桌上扭头走开,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头也没回的走了。

  林朔不知道她怎么了,他问了她不说,他也就没办法了,他从来都管不了她,再说了谁没点疼痛的青春呢?

  挂在树枝上的树叶已经开始变黄,一叶知秋,到底还是透露了季节的秘密。

  透过留了缝的窗帘的窗户看出去,本来该湛蓝的天空被层层乌云覆盖,竟是一点蓝色也瞧不见。

  今天是阴天呀

  苏晓走回卧室,拿出藏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打开美团点了份外卖,倒头又埋进了被窝里。

  逼自己什么都不去想真的挺难的,但幸运的是习惯的早。

  外卖吃完都已经快到中午了,太阳还是没有要出来的迹象,倒是乌云更厚了一层,苏晓把外面盒子丢在垃圾桶里,走到书柜前抽出《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拿在手上低着头,书在手上被捏的死死的,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把书放了回去。

  房子是才租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对于一个人来住确实还是有点大了,苏晓寻思着要不要买只猫或者狗,一想到这儿,好像又有事儿做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晓就出门了,宠物店离这儿挺远,六点半的天空已经有太阳的光辉了,太阳光线在云层里将透未透的样子像极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

  苏晓举起手机留下了这一刻的美好,很久都没有照过相了,看着相机里这以留下这一刻美好为念头的照片,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模仿那个人的行为。

  清晨的气息被行驶的出租车强制性的灌进了车里,苏晓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周杰伦的《告白气球》随着耳机线传到耳朵里。

  

  2016年6月23的晚上苏晓在苏爸苏妈的陪伴下打开了网页,输入了准考证号,点击了确认,在看到成绩那一刻三个人的眉头都舒展开了,填报志愿的时候她就只填了一所本市的师范大学。

  2016年6月24日,周杰伦的《告白气球》一经发行就被流行,不管是大街小巷、公车上,还是人们手机里的播放歌曲,都被这首歌所占据。

  2016年的那个夏天新成中学将要修建的消息上了当市新闻节目,建筑地点在当地一条老街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晓晓,快别玩儿电脑了,接你哥去。”苏妈就着围裙擦着手,走到苏晓门口,站定看着她。

  苏晓手握鼠标转过头把注视着游戏界面的视线移开看着苏妈,大叹了一口气“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大一人儿还要人接,丢脸!”

  苏妈刚“嘿”了一声,还没说上话,就被苏晓一把不耐烦地打住道:“我去都去了,就别念了。”

  把手机揣进兜儿里,帽子扣在头上,走到门口还不忘向苏妈打个响指对着苏妈吐舌头以示不满。

  苏晓按亮了电梯按钮,在等电梯上来之余,理顺纠缠不清的耳机线插进手机孔再塞进耳朵,打开酷狗,点了播放,歌声传进耳朵里的时候,电梯也上来了。

  《告白气球》在耳朵里不停的循环播放着,苏晓很喜欢这首歌,其实周杰伦的歌他都喜欢,但,这一首尤其喜欢,这首歌太甜了。

  但这个夏天好像不止这一点甜蜜。

  刚走过拐角处,面前突然跳出一个人扮着鬼脸大吼,苏晓下意识的闭眼扯着嗓子尖叫了一声,看清人之后扯掉插在耳朵里的耳机拉下脸吼道:“你有病吧!林朔!我就不该好心来接你!”

  林朔嬉皮笑脸的看着她:“哟哟哟,谁天不怕地不怕的,哈哈哈!”

  苏晓板着脸没说话,看着他翻了个白眼。

  “哎呀,大小姐,别生气,咯!毕业快乐!”林朔把藏在背后的零食大礼包拿出来,摆了一个只露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林朔见她没动静,嘻嘻哈哈地用手推搡着她往里走去,边走边吵吵:“快点啦,饭都好啦,再过一会儿你妈又要催啦!”

  到了门口,苏晓左右翻兜儿都没找到钥匙,按了按门铃,拍了拍门,等了一分钟才听到从门后传来苏妈不急不慢的声音“别敲了,来了来啦~”。

  “毕业快乐!”打开门苏爸苏妈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小姨小姨夫异口同声说道,看着着几个人苏晓才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林朔推推搡搡的把苏晓挤进了门。

  苏晓的暑假没有毕业旅行,也没有以体验生活为借口的暑假工,只有每天窝在家和林朔打王者荣耀,还有不可缺少的周杰伦的《告白气球》。

  如果说平常时光是白驹过隙,那么暑假生活可能就是快马加鞭吧!

  开学的时候苏晓坚决没让苏爸苏妈送,可能是觉得麻烦,也可能是不想看到爸妈一脸的不舍得。

  Z师大离这儿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苏晓收拾东西前想的是坐公交,收拾东西后还是决定应该不那么难为自己。

  下了车,推着两个满满当当的行李箱走进Z大。

  红色砖头建成的教学楼爬满了青苔,但并不显得破旧,反而让人看到了这座楼经历的历史般,很容易让人沉浸其中,道路两旁亭亭如盖的黄葛树,从两边向中间靠拢,相映成彰,像极了牛郎织女般,不同的是“鹊桥”是自己搭的。

  苏晓扯出包里的湿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垫脚看了看,报名处人很多,也就没过去人挤人,没看到凳子随便找了棵树倚着。

  浅绿色吊带长裙外搭配一件雪纺衫,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在青光白日下像极了完美无瑕的玉,乌黑亮丽的头发很自然的垂在背后。

  ‘咔嚓’苏晓转过头,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衫下面搭配一条工装裤的男生正在手忙脚乱的摆弄着手上的摄像机,嘴还不停动着,念念有词。

  “喂!同学?你刚刚是在拍我吗?”苏晓走近问道。

  男生抬头正视着她,刚刚没走近没看清,苏晓走近些才发现他长得很帅,一双让人很艳羡的丹凤眼,英气的眉毛,白净的皮肤,明明没笑的脸却给人很阳光的感觉,苏晓看的有点呆,她下意识地偏了偏头。

  长了一张让人很心动的脸。

  男生眉眼弯了弯:“那个不好意思,我刚刚是在拍你,但是是因为你很好看我才拍的。”说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苏晓不知道说什么,抿了抿嘴唇,到底还是没开口,男生见状,把书包拉到身前,拉开拉链翻了翻,递给她一个周杰伦模样的动漫模型,道:“你说什么这张照片我不会删的,所以这个是谢礼。还有我叫韩臣,大二的,你新生吧?”说完指了指苏晓身后的行李箱咧嘴对着苏晓笑了笑,陷进去的梨涡、露出来的小虎牙,苏晓好像没有那么热了。

  接过动漫模型,苏晓握了握,摸出手机解锁,点开微信二维码,递过去,直视韩臣厚着脸皮说道:“苏晓,加个微信呗,因为你帅我才加的!”

  青春期的爱情或许大多数都是始于颜值的吧因为你长得顺我眼,所以我想接近你。

  “那个韩臣!你喜欢周杰伦吗?”

  “喜欢啊!喜欢几年了呢,怎么啦?”

  “没有,嘿嘿,就是你喜欢周杰伦我们就是朋友!”

  “那可真是荣幸啊,哈哈那待会儿我领你去报名吧!”

  “嗯!谢啦!”

  可能是阳光太猛烈,温度太高,让两人脸颊都染上了不可思议的红晕。

  如果认识一个人的第一天心跳就超出了正常范围,那么算不算一见倾心?

  开始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好像总是会不经意的瞥见他的身影,不知道是背影相似还是我们之间真的有那么多缘分让我们离得那么近。

  苏晓总是会在余光里见到韩臣的身影,不管是在学校食堂,还是在图书馆,总是会有这么多的不期而遇,难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心思被暴露了?

  终于有一天,苏晓再又一次瞥到他的身影的时候,快速地摸出手机点开微信,给韩臣发了一条消息:

  “你在哪里?”

  “你身后,但是你先不要转过来,有点唐突,又有点奇怪,但是我想我有点喜欢你,或许不止一点,所以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可能有点见色起意,但我真的不太能够忘记那天在树下撩发擦汗的你,水旜来有点可笑,所以如果你不答应就不转身,答应就转身,可以吗?”

  “你一直都在跟踪我?”

  “啊如果吓到你了真抱歉”

  苏晓盯着手机屏幕,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她在犹豫,在试想两种情况,如果拒绝不行!她心里不会有这个答案!

  把手机慢慢的揣进兜儿里,转过身,笑容满面的跑过去,跑到韩臣跟前,偏头娇俏一笑,说道:“真巧,我可能也是见色起意,男朋友!走!吃饭去!”

  十指紧扣两肩并排,脚底下踩着的Z大水泥路和头顶的一片相互覆盖的黄葛树见证了他们在一起的足迹和时光,没有偶像剧情里的大风大浪,但平淡的日子总是让人倍感真切。

  本来以为是那一瞬间的惊鸿一瞥,原来是初见的一见钟情。

  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这些事情本来没有那么有趣,但也不再无聊枯燥。

  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里,似乎连时间都快马加鞭了,不知不觉大一上期就这样过完了。

  寒假悄然而至。

  每晚开着视频睡觉成了习惯,说了再晚安入睡也成了日常。

  初雪提前来临的消息被天气预报告知,两人早早准备好一起迎接今年的第一场初雪,瑞雪兆丰年,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好的寓意。

  听说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初雪,所有的告白都会成功,所有的情侣都会走到最后,直到白头。

  本以为今年已经只有初雪的苏晓在第二天看到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的时候,还是激动的跳了脚,一边跳脚,一边双手作十地念着“百年好合,百年好合”

  这个冬天下雪了,但却一点也不冷。

  过年的吃团年饭的时候,林朔见她抱着个手机不停笑,斜睨着眼看着她打趣道:“看来我们晓晓是坠入爱河了呀~”

  本来盯着手机不停打字笑的苏晓猛的抬起头,看着盯着自己的大家,慌乱的摆着手做贼心虚地笑着:“没有,哪儿有”

  小姨子见自己侄女儿被自己儿子欺负了,看着林朔作声:“你好意思说你妹!你好久给我带一个回来啊!”

  林朔本想反驳,但这话像是一个决堤了的口子,打开了,就不容易收住了,大家众说纷纭,没给一点机会的催林朔带一个回来,本想给苏晓挖坑儿的他没成想把自己埋坑儿里了。

  时间从来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日子也过得充实的打紧。

  春节之后紧挨着的情人节,因为多个一个人的缘故,意义也变得不一样了。

  情人节的前一天他们从家里出发,两人都只带了一套换洗衣物,轻装上阵,他们约好了晚上在峨眉金顶山见面。

  他们就近租住了在了一个酒店,晚上十二点他们手拉着手相互看着对方,这是他们第一个情人节,苏晓这一刻看着他的眼睛,脑海里都是他的样子,想着最好的爱情应该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一夜无梦,早上被七点的闹钟吵醒,洗漱穿戴好之后,两人在酒店吃了点早餐,背着相机走向了大佛脚下的观景台。

  太阳的光辉从山头溢出,像圣光一样铺散开来,站在被朝阳光辉笼罩的观景台,身心都像是被洗涤了一般澄明。

  云海翻腾,江海锲阔,眼前是在云海之上缓缓升起的朝阳,身边是所爱之人,大有人生圆满之感。

  韩臣揽过苏晓的肩,一起背过身,举起装着二人笑脸的手机,“茄子!”

  韩臣绕到苏晓背后,用手环住她的腰,把头轻轻靠在她的耳边耳语:“我爱你。”苏晓把双手覆盖在环住自己腰身的手上,一滴泪无声无息的从眼角滑落:“我也爱你,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并且希望我永远都爱你,至死方休。”

  他们的爱情来的太容易,太顺理成章,既没有你追我赶的过度段,更没有第三者这样的狗血剧情。

  他们的爱情太过于匆匆忙忙,像是为了不被发现似的,没有一点打草惊蛇,小心翼翼。

  生活一直都在前进,一刻也都没有停过,但幸运的是日子一直都很甜,像裹了甜蜜饯一样。

  烛龙不知眨了多少次眼,晃眼间大三已至,从学校分开之后整个暑假苏晓和韩臣都没有见过面,在各自回家的时候韩臣给了她一本《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让她好好品品,苏晓已经翻看了很多遍,每次都逐字逐句看着,心肝宝贝儿似的。

  整整一个暑假,每天都是通过手机传达思念。

  本以为来到学校就可以结束这种异地恋的状态的苏晓在开学前两天就到了学校,韩臣微信给她说开学见。

  她很想他,从分开第一天就开始想他了,思念无孔不入,时时伴刻刻。

  他们每天都有聊天,可是每天又都聊的很少,如果对方不是韩臣她都快要怀疑他是不是不爱她了。

  这两天在学校她重新走了一遍他们两个一起走过的路,一起吃过的饭,她去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黄葛树叶似乎又更厚了一点。

  她也不知道一个人爱一个人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但她想现在的她是那种可以连命都可以给他的那种程度吧!

  韩臣都没有给她发过消息在这两天,她也没多想以为他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才故意这样做的,可她在开学那天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有点慌了。

  韩臣不会对她说谎,至少从他们在一起以来他没有过。

  电话打不通,宿舍室友也说和他没联系,更没有见过他的人,跑了很多次他们宿舍楼的苏晓才发现他也并不是了解韩臣的人,他从来没在她面前说过他的家里人、家里事,甚至住在哪里她都是不知道的。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没有韩臣的日子,在早晨刚起床的时候收到韩臣室友发的消息“有人来收拾韩臣的东西,你要不来问问?”

  牙没刷脸没洗的跑出了宿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发了疯,不管男寝宿管阿姨的叫喊,径直一口气冲到韩臣宿舍,到的时候话都说不出口,气也顺不过来。

  等缓过气来的时候不由分说的抓过正在收拾东西的人就是一番质问:“韩臣呢?”那人愣了愣,没说话,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苏晓像是弄丢了什么宝贝一样急切,大声吼到:“我问你话呢!韩臣呢!韩臣去哪儿了呢?”

  本该天亮的时间,但天空还是雾蒙蒙的,未雨绸缪的样子像极了快要哭了的小孩儿。

  那个人叹了一口气,把帽子摘了下来,拿在手上,望着苏晓:“他”欲言又止的垂下眼睫,继而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其实在放暑假没几天就出了车祸”

  “那他在哪个医院!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苏晓歇斯底里的吼着,两步作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红着眼瞪着他,像是和面前这个人有多大的仇恨般。

  这人像是被震慑了似的,半张着嘴微愣着。

  “说啊!你说话啊!”苏晓不依不饶的大喊着。

  终于在打了一声闷雷后,一场属于秋天的瓢泼大雨从天空落向了地面。

  “他已经不在了,车祸没撑多久就”

  “你骗我!明明我们一个暑假都在聊天,开学前两天还给我发了消息!我给你翻聊天记录!”苏晓颤抖着双手用大拇指按了很多次解锁键都没有解锁手机。

  “因为手机在我这儿,他让我帮他和你聊天的。”这人举着一个带猫咪挂饰的手机,在苏晓眼前晃了晃。

  手上动作骤停,抬头死死盯着那人手上的手机,“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翻聊天记录”

  “呜呜呜呜,你为什么不骗骗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呜呜呜呜”眼泪鼻涕止不住的掉落苏晓一手捂住嘴巴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手抓着爬梯杆子,半倚在床旁楼梯上。

  雨越下越大,乌云也好像更厚了一点,天更黑了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本来就不宽的空间只有苏晓的呜咽声。

  郑涵——那个帮韩臣收拾衣物的男人,他垂在两侧的手握了握,在叹了第三口气之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出声:“对不起是是我撞的他”

  如果刚刚的气氛叫做安静的话,现在可能就是死寂,苏晓如遭晴天霹雳一般瞪大了眼睛,连怎么哭都忘记了,只剩下禁不住的抽咽。

  她撑着爬梯站直,红着眼死死瞪着他,蹒跚的向他走过去,‘啪!’“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苏晓不罢休的作势还要打,韩臣室友连忙拉住她,本来不打算插手的,连话都没有说的室友们见此也不能不管,害怕闹厉害了宿管阿姨就来了。

  “放手啊,他该死啊!呜呜呜呜呜他凭什么活着!”苏晓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像是累了般跌坐在地板上。

  “还给我吧他的手机,你不配拿着!”低着头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

  苏晓让他说他怎么会帮他发消息,帮他装这么久,或许他是因为愧疚,那韩臣呢?舍不得吧~让她这么伤心难过。

  直到感受到雨滴打在自己身上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宿舍楼下,苏晓没有停的继续走着,拖着身体走到黄葛树下,倚着慢慢地坐了下去

  对不起我竟然连和我聊天的人不是你也没有分辨出来

  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经历了车祸,最后一面都没让你见到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我好想你啊

  对不起我不想记住你

  秋雨没有停的意思,自顾自的倾盆。

  

  

  苏晓最终还是只买了一只狗回家,是只土狗并且给它取了一个名字——“球球”。

  “如果以后我们买房了,就养狗吧,猫太高冷了我不是很喜欢。”

  梦里那个人说着和以前同样的话,只是梦醒了,人也不在了。

  凌晨醒过来的时候,半坐在床头,打开电脑打算看一部片子,不然可能就会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可能是电脑开机声音惊动了球球,它大摇大摆的走进卧室,跳上床,苏晓才看清它嘴里叼着一个东西,她把手伸到它嘴边摊开,球球小心翼翼的把满是唾液的周杰伦动漫模型放在她的手上。

  苏晓心脏漏掉一拍,震惊的手上的小模型,眼泪悄悄地从眼角掉下来,一滴两滴决堤一般止不住,一把抱住球球放声哭了出来。

  第二天苏晓没有按时去新成中学,她本来不想去的,但辞职这样的事情在她心里面对面才算尊重。

  当天苏晓定了一张去摩洛哥的机票——拥有“蓝色小镇”之称的摩洛哥,那里是他想去的地方,她想替他去看看。

  她在过去的一年里试着努力去忘记他,但从来没成功,如今倒不是放下了,只是现在好像终于看清了,记着就记着吧,这个世界上他存在的记忆本就不多,再这样子对他似乎太过残忍了。

  出发的时候她把球球养在了爸妈那儿,包上挂了个周杰伦动漫模型,包里除了换洗衣物外,还有一本《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再加上心里沉甸甸的苏晓。

  以前的他们做了很多约定,很多都没有完成,现在也是没有一起的机会了,苏晓想即便是一个人也该带着还爱着他的自己去走一走,去看一看,连带着他的那一份儿,一起!

  年华匆匆,过去既有相伴,那已是了无遗憾,我的他啊,今后好好活在我心里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