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2019/6/24 8:51:14 移动版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三瘸子是东关一带出了名的“狗王”,东关一带年纪大的邻居都叫他孟老三,跟他比较熟稔的人则直呼其为“瘸子”。孟老三本来不瘸,他的腿是让自己养的狗给咬瘸的。

  当年孟老三刚刚从插队的农村回到城里,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已经不在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怯生生的同邻居们说话,人家总是笑他一说话一股“大馇子味儿”(东北城市人笑话农村人说话土腔太浓的专用语)。孟老三不懂,跟人家说,我今天吃的可是高粱米干饭,哪来的苞米馇子味儿啊?邻居们越发笑得前仰后合,孟老三便也跟着别人干笑几声,然后红着脸挠着后脑勺慢慢地蹩回自家院子里。

  孟老三回城很久一直没有工作。在家呆不住,出来和邻居聊天又经常遭人嘲笑。为了排遣寂寞,他下屯去抱回两条小狗。孟老三自从养了狗,就很少出门了,每天除了逗狗玩,就是给自己和狗们做饭。狗一天天长大,还下了一窝狗崽。一家一口人、数条狗,每天两顿饭只吃高粱米和苞米面还吃不饱,而孟老三已经入不敷出了。上秋以后,孟老三开始一趟趟地往街卫跑,希望尽快找份工作。不去街卫的时候,他就管邻居借一辆自行车,到郊外去拣“扒搂”。扒搂是郊区菜农们收获之后,落在地里的烂菜叶,人们通常要用耙子把菜叶搂在一块,拣好的带回家里喂猪或兔子,因此俗称“扒搂”(据说60年代初挨饿的时候,“扒搂”曾经是城里人餐桌上难得的美食)。孟老三把拣回的“扒搂”用刀切碎,添加一些苞米面,撒一大把盐,再用水和匀,然后下锅蒸熟,就拿它来喂狗。

  第一场雪下过之后没几天,孟老三上班了,街道上为他找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一家街道工厂的司炉工。由于总是上夜班,下班的时候正好是早晨,孟老三就常常回家以后先把狗食熬好放在一边凉着,然后到河边去遛狗。时间长了,东关附近养狗的人都知道了有个孟老三是养狗的行家。邻居的小孩子们,经常不顾大人们的呵斥,把自己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拿到孟老三家喂狗,他们只求摸摸大狗的头或者跟小狗握握手。如果哪天赶上孟老三高兴,让“训练有素”的大狗表演一回“作揖”、“叼鞋”、“跳墙”、“翻跟斗”之类的花活,孩子们就会把自己第二天的午饭省下来,以求一睹“明星狗”的“豪华演出”。

  自打有人给了孟老三“狗王”的绰号,邻居们逐渐地对他好起来。愿意找孟老三下棋的大爷,愿意帮孟老三腌酸菜的大娘,愿意招呼孟老三喝两盅的大哥,愿意给孟老三介绍对象的大嫂不到半年的光景,东关街上跑的狗们,多半都认得孟老三了,因为全是孟家的母狗繁衍的后代。

  “狗崽外交”提升了孟老三的人气,给他介绍对象的的人也多起来。但是,城里姑娘多半怕狗,而孟老三把狗看得比对象重要。这样,孟老三后来不得不娶了一个笨手笨脚又不太好看的农村姑娘。那个年代,娶个没有城市户口,又没有工作的老婆,等于是自找烦恼。孟老三的日子又一天天窘迫起来。

  婚后一年,孟老三有了儿子。生这个孩子的时候,他老婆难产,花了不少的医药费,孟家因此愈加穷困。老婆住院期间,孟老三背了三四百块钱的饥荒。他每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块钱,真不知道哪辈子才能还得清。

  年底的时候,一个姓朴的债主上门来要钱。老朴是孟老三以前去郊外拣“扒搂”、打鱼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老朴见了满嘴胡茬蹲在院子里喂狗的孟老三,知道他还是还不上钱,干脆就没提钱的事,而是嘻嘻笑着说,“老三啊,真没想到,你们两口子人都瘦成这样了,可是狗还都膘肥体壮的呢!真不愧是‘狗王’啊”。孟老三蹲在那儿没动窝儿,乜了老朴一眼,接过话茬说:

  “老朴你个犊子,竟放那罗圈儿屁。你就直接骂我把狗当爹养不完了吗,非得转个弯子。”

  “可不是骂你”,老朴赶紧解释,“我是说,你得意狗也不能没个谱儿啊!那品种好的你留着慢慢养,一般的蹦狗(东北话指普通土狗)你把它像养猪似的养肥了,然后一刀宰了卖到我们那边儿鲜族人家或者饭馆儿去,一斤就好几块钱呐!你说你还用这么愁吗?”

  “杀狗你咋想的?”

  “老三啊,你可别在这发傻了。这都啥年月了,你养它干啥,玩儿?”

  

  孟老三有一次真的把狗吊在了树上。他在树下转了足有一百圈儿,喝光了一瓶白酒,面对着几十个围观的邻居,直到天都黑了,还是没下得去手。

  不久,孟老三家的照明电被电业局的人给掐了,因为他欠了好几个月的电费。没几天,自来水也被人掐了。他只好晚上点蜡烛,白天去邻居家接水。又一个冬天快到了,拌子、煤、白菜、土豆都还没买。孟老三瞅瞅老婆,瞧瞧儿子。他想起了老朴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杀狗不能像杀猪似的”,老朴耐心地为孟老三讲解着,“如果用刀子一捅,按到地上把皮一扒,那倒是省事儿,但是不行,那样宰出来的狗肉没法吃,有一股土腥味儿,宰狗必须得找棵树”

  “得得得,你这人咋这么磨叽”,孟老三像个刽子手一样,拎着刀子站在那儿不耐烦地说,“你说咋整就完了呗,甭那么多废话!”

  老朴瞪着一双贼亮的小眼睛,好像马上要把破坏自己家庭的第三者送上刑场一样,正说得起劲儿,被孟老三一呛,顿时语塞。他楞楞地呆站了一会儿,小声嘀咕着摇了摇头,牵着狗来到街口的一棵大杨树下,回头瞪了孟老三一眼,嗔着脸说,“我就做一遍,你自己瞧好了啊!别他妈好像我要拐你孩子跳井似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孟老三自从跟老朴学会了杀狗,并且越来越熟练以后,外债很快就还清了。随着腰包越来越鼓,孟老三尝到了甜头,他索性跑到很偏远的农村去,以极便宜的价钱大批地收购活狗,然后拉回城里搞“狗肉批发”。东关铁道斜坡下面的一排老杨树,是孟老三最常用的“勒狗架”,那里是狗们的“地狱之门”。孟老三曾经当着买主的面,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干净利落地连扒了十几条狗。狗先被吊到树上勒死(或勒晕),然后孟老三快速地扒狗皮,很多被扒光皮的狗,还会发出低低的呻吟,它们的心脏多半还在跳

  孟老三不仅杀蹦狗卖肉,还专门培养纯种的“狼青”、“黑背”和猎狗,用来给别人家的狗配种挣钱。他有一条品种极其纯正的“黑背”狼狗,叫做“大黑”,那狗能听得懂孟老三的二十多种口令,是孟家最得意的“摇钱树”。

  孟老三用大黑做“跳狗”的交易,少说也挣了两三千块钱。

  那年夏天的某个下午,孟老三喝得迷迷糊糊的,牵着大黑晃荡到街上。树阴里乘凉的邻居们纷纷凑上前来摸摸那狗的头,称赞那狗长得威风,有人问,“老三,你干啥去,遛狗啊?”

  “送它上阴间去”,孟老三慢吞吞地回答。

  “啥!你要把大黑宰了?”

  “这个畜牲现在跳不了狗了,成他妈骡子了,跟蹦狗没啥区别,我还养它干啥?”

  “可是你都养了这么些年了”

  “操!不就一条狗嘛”

  孟老三踅么好了一棵树,很熟练地吊起那狗勒紧了绳扣,然后站在方凳上,一手持刀,一手端着水舀子,趁着大黑痛苦地吸气时,迅速地把整整一舀子水全都灌进大黑的喉咙里,那狗呛得眼珠鼓出老大,死命地蹬了蹬腿儿,便不再动了。孟老三刀手并用,很快就把大黑下半身的皮剥开了。他缓了一下手,正要继续往上扒,大黑突然拼命地蹬踹起来——它被呛晕了,并没有死——孟老三吃了一惊,马上反应过来,想用刀把大黑捅死,这时候,吊狗的绳子却被大黑挣断了

  孟老三招呼大黑,“过来,大黑,快过来!”那狗拖着半张皮,鲜血淋漓地跑出老远,听见主人叫,又一拐一拐的走了回来,它来到孟老三脚边,围着它的主人绕圈走着,用鼻子拼命地嗅着,好像在寻找丢失了的家门钥匙。孟老三把拿刀的手背在身后,镇定地抚摸着大黑的脑袋,摸了一会儿,他猛然一刀刺向大黑的肋部。大黑敏捷地躲开了主人的偷袭,并且迅速回击,从身后狠狠的咬住了孟老三的小腿。

  邻居们跑过来帮忙的时候,孟老三已经瘫坐在地上,小腿血流如注。

  大黑拖着半张皮,逃进一条狭窄的胡同,路上滴了一溜狗血。不到十分钟,半个东关都哄动了,那可怜的狗在前面一路逃跑,后面一百多人声势浩大地穷追不舍,三瘸子被人搀扶着跟在后面,像一个无辜的苦主。街上到处都是血脚印,人们乱纷纷的叫喊着“狗疯了!狗疯了!”那场景简直就像爆发了战争。

  大约二十分钟后,大黑被围堵到铁路斜坡下面的蒿草丛里。坡上,三瘸子和一百多人围成一个扇形,碎砖头雨点般地砸向“疯狗”。不一会儿,大黑的身体就被埋在砖头堆成的坟墓里,但是它的头仍在拼命向上直直地抻着,它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前方的草丛。

  天黑以后,一瘸一拐的三瘸子由几个朋友陪着,在大黑的尸体旁边连夜挖了一个足有两米多深的大坑。第二天,在派出所警察的监督下,三瘸子把大黑的尸体深埋了。

  三瘸子腿上的韧带和骨膜都严重受损,而且整天流脓淌水一直不好。折腾了差不多一年,光医药费就花了两三千。后来伤口总算合上了,但是那条腿已经瘸了。打那以后,三瘸子再没养过狗。

  保洁工的队伍成员,一般的大都是农村人,老人占大多数,年轻的不是智弱,就是肢体有轻微毛病的。但是今天,我要说的这位保洁工,正好相反。

  那天早饭后,我路边闲逛,听到沙沙的扫地声。我看到一个体魄健壮,年轻的保洁工,正专心忙活。他慈面善目,不象一般的年轻人。他身着保洁服,蓝马夹,蓝长裤,沐浴在桔黄色的阳光下。身边停着整洁的蓝色塑料手推垃圾车,他眼神灵活,扫视着落叶和纸片或塑料碎片,垃圾乖乖地进入撮斗,车周围扫净,把垃圾灵巧地倒入垃圾车的方筒布吊袋中,往前推十多米,放下车,又是不停的又扫又撮,,扫完扫视一遍,确认干净满意,又左手推车,右手掂撮斗扫把前行。

  我感到奇怪,就驻足大声问他:“老乡,你是这家商场的保洁工吗?”

  他抬头看我,手脚没停,微笑回答:“是。”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新农民伯伯艳遇乡 女主卖到山村里合不拢腿 农村大伯乡下妹第三部

  “你多大?”

  “三十三啦!”

  “你年级轻轻,咋没去工厂干活,咋干这又脏又累,遭人下眼瞧的活?”

  他仍是不停手脚,边干边说:“我上俩班,能多挣点!”

  “那班干啥?

  “在化工厂上中班,工资五千多,再加上这打扫卫生,俩班能挣八千多!”他很满足,很自信。

  “你干十六个小时,吃得消吗?”

  “你看呢?”

  我仔细看一下他的气色,脸色红润,精神饱满,身材中等,不胖不瘦。

  “阳光向上,生气勃勃,很好!”

  “谁都知道,干活没休息舒坦,可形势逼人,不拼不干,生活就过不好,乡邻亲友就瞧不起!趁年轻,多干点累点没事,等积攒些钱,要买房,买车,供儿女上学,啥也离不了钱!唉,在外打工就是为了挣钱,啥面子不面子,人生地不熟,谁知道我是谁?啥丢人不丢人!只要给我钱,让我给别人擦屁股也干!我一不偷,二不抢,等挣了钱,买房,买车,供出俩大学生,谁能说我贱!”

  “一般的年轻人,嫌清洁工又脏又累!吃不了这个苦,那些人要面子,懂享受!你真是个例外!”

  “我初中毕业,只能干这些粗活赃活,这就是文化浅的下场,现在后悔也晚了,下辈子吧!儿子和女儿可不能象我这样,我一定供出两个大学生,或博士后!——我不挣钱,能行吗?”他说到这,皱了一下眉头,眉心拧成疙瘩,眼神凝重,苦笑着,又继续干活。

  我被他吸引,跟着他边走边聊。我对他肃然起敬:这年轻人懂生活,有理想,不骄不躁,阳光向上,无怨无悔,拼全心干出个人样,真是好样的!

  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子汉,定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他能随波逐流,能根据自身处境,长短,左右自己!比那些坑老颓废族,要强千万倍!人就得会大会小,到啥山上唱啥歌,象他才是真正的智者!

  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好小伙,默默为国家,为家庭挑着重担,弓腰笑脸,风雨前行。真令人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