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2019/6/24 8:48:10 移动版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我坐在吧台上,吧台就是为孤独的客人准备的,面前摆着半杯健力士,细长的杯子本来刚好够装一瓶,可酒一打开就只剩半瓶了,另外半瓶变成金黄色的泡沫喷的到处都是,没有人可以不喷泡沫就打开瓶装健力士,此刻站在吧台里打扫泡沫的酒保也不行。

  我看着杯里绵密的泡沫,趁它们新鲜甜美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大半的泡沫,现在还剩薄薄的一层在黑色的酒液上跳舞。每一个训练有素自以为专业的酒保都很差劲,他们拿着酒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尽量避免摇晃瓶子,把杯子标准的倾斜45度,缓缓的倒出你的啤酒,它们沿着杯壁静静流淌,像是要去悄无声息的放倒某个急切的酒鬼一样,蹑手蹑脚。等最后一滴淌到杯里,他们并不着急递给你,而是要自己先欣赏一下,带着自豪的表情,在心里对自己说:看!倒得多专业啊!一点点泡沫都没有,简直是完美。

  每每遇见这样的表情,我都想给这样的脸上来上一拳。我要的就是泡沫!绵密有质感的久久不会消散的泡沫!喝到嘴里还会噗嗤噗嗤微微作响的泡沫,这是啤酒和爱好者之间的交流,没有交流的亲密接触,就像一记迎头闷棍。你知道一杯没有泡沫的啤酒有多丑吗?你尝试过一口喝干一大杯光秃秃的伏特加或者高粱酒吗?

  我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我,在我背后盯着我,我不回头也能感觉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是直觉,独立于其他感觉而存在的,以至于我刚才还觉得惬意无比的姿势开始僵硬而难受。我转过头,目光穿过嘈杂的酒吧,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正看着我,见我回头,微笑着对我举起了酒杯,琼.贝兹!

  我睁开眼睛,我还躺在放倒的驾驶座上,她正看着我笑,感觉开心无比,像是看一只偷喝了酒沉睡的猫咪,我用手摸摸脸,确定没被贴上了什么或写上了大字,都没有,只是嘴角有口水的痕迹。

  “醒啦?快说,刚才梦见吃什么好吃的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坐在副驾手杵着头笑嘻嘻的看着我说。

  “梦见直觉啦!”我说。

  “直觉?直觉有那么好吃吗?”她不明白。

  “他们都走了?”我坐起来环顾了一下。太阳已经升起好高,拖拉机和卡车都不见了踪影。

  “早走了!一个小时前就走了,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

  “路通了?”

  “天才亮挖机就来了,几下就挖通了!”

  我下车舒展着筋骨,路上的障碍都被推倒了路两边,畅通无阻。

  “那边有条小河,你去洗洗脸吧!”她指着稻田后面,看起来光彩照人,想是早就起来了,早已找到小河梳洗完毕了。

  我从包里翻出洗脸毛巾,我居然带了刮胡刀,我一边摸着扎手的胡须一边往小河走去。每次宿醉之后胡子就要长长一大截,那么多宿醉的夜晚,要是我一直不刮胡子,恐怕要不了一年我走路就会踩到自己的胡须绊倒了吧?

  我刮完胡子回来,把昨晚我们路边野餐的几块大石头用脚推下公路,我公路上疾驰的时候被路上的石头吓过不止一次。我想起昨晚哧溜哧溜冒油的香肠和璀璨的星空,抬头看了看天,天蓝得像被最浓烈的美酒洗过一般,清晨的白云悠哉悠哉无忧无虑,它们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璀璨的星空。

  我开着车,她老在笑着看我,我摸摸胡子,对着中间倒车镜照了照,都刮干净了啊!而且在倒车镜里看起来也算神清气爽。

  “是不是觉得像变了个人啊?”我的意的问。

  “是呢!像个刚刮完脸的流浪汉!”

  怎么还像呢?我又看看倒车镜,乱蓬蓬的头发更加像鸟窝了,我边开车边对着倒车镜用手指梳头。

  “不是头发啦!是你有流浪汉的气质,悠闲、懒散、随遇而安、淡泊名利、闲云野鹤、无忧无虑、悠然自得、自由自在”她还在思考关于流浪汉的气质。

  “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

  好家伙!原来要当个合格的流浪汉竟需要如此繁杂的气质,还不说那些必须背着的厨房菜市场。想到这我突然想问她。

  “你说如果你去流浪你会带些什么?”

  “这个啊?还真没仔细想过,不过大体也就是那些东西喽,化妆品,什么面膜面霜日霜晚霜护手霜卸妆油粉底液唇彩口红,口红的颜色要好几种呢,要配不同的景色”

  “我说流浪!不是坐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在海边度假!我说去流浪,背着一个背包用双脚浪迹天涯那样去流浪!”如果我不打断她不知道她要带多少口红。

  “哦!那得好好想想。”她开始认真的想。

  “那唇彩和护手霜可以不带了,防晒霜要带,还有衣服,长裙很适合流浪,牛仔裤也还行,就是太重,裙子很轻,七八条才有一条牛仔裤重,带二十条裙子应该没问题,帽子是个大问题,真是个大问题”她又开始想。

  看来真是个愚蠢的问题,我仿佛看见一个背着衣柜和化妆柜的灰姑娘,随时随地准备摇身一变,变成不管是哪,只要是她走到的那个地方最娇艳的公主。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哦?太多了吗?我还没说鞋子,最头疼的是鞋子,如果不能带高跟鞋我就不去了!”是啊!灰姑娘怎能没有水晶鞋。或许她是对的,流浪毕竟不是为了活下去,如果真只是为了活下去,不去也罢。

  “那你会带些什么?”她突然坏笑着问我。我开始严肃的考虑这个问题,就我的体格来说,70L的登山包是极限了,除去帐篷睡袋必要的衣物外,充其量还有30L。

  “我要带书,很多书!”

  “书可重了!”她说的没错。

  “那还是少带几本,小说带两本,诗集必不可少,野外求生技能的最少一本,自然知识的也要带,还有历史方面的,夜晚一个人就着篝火最适合看历史书了,对了,还有地图!”要浪迹天涯,那得带多少大比例地图啊?

  “除了书呢?”她听得兴致勃勃。

  “如果还装得下,那得带酒!很多酒,啤酒,德国的,比利时的,荷兰的,奥地利的,奥地-利人爱不爱喝啤酒?”我问,好像还没喝过奥地利啤酒,她摇着头也不知道。

  “反正有好啤酒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来一瓶,还有红酒”

  “带这么多,你才上路就挂了吧?”

  “是多了点,真有可能才上路就累死了。”

  “不是啦!背那么大一个酒柜,才上路就醉死啦!”

  “那也比被化妆柜衣柜和鞋柜压死好。”我说。

  “你说要是咱们两这样一起浪迹天涯,不知道多好笑,不过感觉很吉普赛风情呢!”

  人生会是一场流浪吗?也许真是该考虑带些什么的时候了。

  路过一个侗族寨子,能看见寨子中间高高的鼓楼,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侗族,反正已经路过很多的苗族寨子了,大概也该轮到侗族了。她安静的看着漂亮的寨子,我觉得她和其他女孩不一样,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想着这个问题,又开出了好远,我的电话开始震动了,我掏出来,是小萨。

  “瀑布美吧?”

  “美轮美奂!”

  “你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在一条公路上。”我看看周围,我真不知道。

  “哪天回来?”

  “大概明后天吧!”

  “好吧!拜拜!”我还没说再见他就挂了。

  “催你回家?”她问。

  “没有了,那个骗子打的。”

  “哦”说完她又安静的看着窗外。

  “还真是流浪汉的手机!”她突然说,我知道她在说我的诺-基亚。

  “用这样手机的人并不需要和这个世界有过多的联系!可要是真能这样多好啊!”她没看着我,看着窗外说。

  这样说并不公平,至少对诺-基亚来说是。我看着她摆在车座前面挡风玻璃下的新款苹果手机,她也在看着,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一直觉得她为什么看起来和其他女孩不一样。她不玩手机,从没玩过。

  “你怎么从来不”我看着她的手机说,可不知道怎么说,难道不玩手机现在倒成了不正常的事了吗?

  “什么?”

  “你怎么从来不拍个照美个颜刷个抖-音什么的?”

  “呵!哎!提起这个也够丢人的了,一提我就头疼!”

  “手机坏了?”

  “没有了。我在戒手机呢!现在除了打电话看时间,其他一概不碰!你不知道我以前有多沉迷手机,每天手指头都是肿的,颈椎也查出问题来,都是手机害的,典型的手机成瘾症状!”她苦着脸看着手机说。

  “哦!那戒断还算成功嘛!”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还好吧!第三个星期,这东西魔力太大,跟Du-Pin似的,第一个星期觉得自己已经被世界抛弃了,慢慢才感觉好点。就是因为不能碰它,导航也不能用,地图又看不好,才开到这条路上来的,才碰上流浪汉的,哎,要不咱俩换手机吧?”说到这她又笑了。

  “有什么不同吗?用不用手机。”

  “应该还是有吧?搞不好可以遇见更多流浪汉呢!”

  “那意思是没什么区别了?”

  “还是有吧?变得困惑了,不知道时间是变多了还是少了,以前一天到晚的玩手机的时候,时间总是反覆无常,一下转瞬即逝,一下又漫长无比,现在时间变得稳定了,反倒不知道时间是变长了还是变短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觉得时间反覆无常,搞不好伟大的时间自己也搞不清楚呢!

  做为一个酷爱米饭的南方人,我想稻田是埋藏在我灵魂深处的风景,是祖先上万年前就烙在身体不知哪里的一个暗号,在稻田里穿行总是让我前所未有的平静和睿智,是否热爱面食的北方人走在麦地里会觉得更惬意,我也不知道了。我们爬上梯田,又绕下梯田,闯进一片块块稻田相连的坝子,前面出现一个热闹的镇子。

  “哇!吃早点吃早点!”她欢呼雀跃,在稻香中,我也饿了,也像从来未曾吃过早点一样的期待一碗米线,一碗米粉。

  我们停在进镇子的第一家粉店,我吃了一大碗酸笋牛肉粉,还不饱又加了一个小碗,她也吃了一个大碗,她说她第一次吃大碗的粉。

  我开着车打了一个舒服无比的饱嗝,她又笑了,稻作民族从来不会吃了上顿没下顿,耕作收获的意义更多的是仓储,是荒年也不必发愁,如果没有游牧民族的影响,只要还能吃饱,我们都鄙视流浪,所以在稻穗沉甸甸的散发清香的地方,流浪都只存在于幻想里,像一棵异国他乡孤零零的油料作物。

  “你本来准备去哪?”她问,这是相遇之后她第一次问这个问题。大越野车真的很好开,这也是我上车后第一次想这个问题。

  “我在我们路过的第一个县城下吧!我坐班车去能坐火车的地方再坐火车回昆明。”

  “哦,这样啊。”她的语气好像听到了意外的回答,可我还能去哪呢?

  我不喜欢尴尬的沉默,我打开车载音响,按了一下“random”健,喜欢贝兹的人所喜欢的音乐都拴在一根看不见的线上,乐器,编曲,歌词,吟唱,表达的方式,哪怕什么也不想听明白,只是这样听着,也总有一样东西会打动你,它们来自同样的一群人,他们声音不同,年龄迥异,甚至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同一群人,如果吉普赛只是一个形容词的话,我想他们都来自那里。

  她有一阵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一路风景刷刷往后的车窗外发呆。我们爬上一座高高的山,云雾和梯田都在脚下,山下依稀有一座城池。下得山来,一块巨大的牌子立在路边“欢迎您到侗乡之都—黎平”。

  “黎平?”她惊奇的说。

  我们面面相觑,这个县城根本不在我的行程范围,看样子也不在她的。我看着牌子想了一会,她也不说话。我还是加油开进了城,把车停在客运站门口,我下车,把背包背在背上,她还是坐在副驾座位上不动。

  “走了!”我拍拍车门,她还是没看我,看着我身后的车站笑了一下,算是道别,我走进了车站。

  我向售票员打听了一下,要坐火车有两个选择,可以坐车去凯里或者桂林,两边距离差不多,可去两处的车都是每天一早发车,都早走了。

  我坐在售票厅门口抽了一支烟,在想怎么办,是在这住一晚等明早的车呢还是现在坐车去临近的县城碰碰运气?我不喜欢选择,特别是A或者B的单选题,选哪个都高兴不起来。我又抽了一支烟,还是没有答案,头疼,我背上包,先去周边转转吧!

  还没出站,我就看见熟悉的大越野车,还停在原地,一丝一毫也不曾动过,她看着我走出来。

  “没车了!”我苦笑着说。

  “没车了?”她微笑着问。

  “嗯,怎么还没走?”

  “休息一下,顺便想点事,你要去哪坐火车?”

  “如果不走回头路的话应该是去桂林。”

  “我送你去桂林吧!”

  “可是太远了。”

  “不怕远,越远越好,你多开一段我就可以少开一段!”

  我将信将疑但是很愉快的爬上驾驶座,出发。相较于在这里过一夜的A和坐车去附近现城碰运气的B,突然出现的C让人愉快。

  我们一会沿着山谷跟着小溪奔跑,一会在稻田里穿行,偶尔爬上云雾缭绕的山巅。她一路上都很开心,我也心情愉快,感觉像两个小驻之后的吉-普赛人又开始踏上去往天涯的路,她偶尔跟着贝兹哼歌,她唱歌声音不像说话时清脆,而是略显沧桑,带着一点吉普-赛风格。吉-普-赛风格具体是什么风格我也说不清楚,应该不是她穿的带流苏的长裙,也不是微卷的长发,我想和流浪有关,就像她早上说的,流浪是一种气质。贝兹有,齐豫也有,她唱歌的时候居然也有,这让我有点困惑,难道我喜欢贝兹和齐豫不是因为样貌歌声,而是隐藏在这之内的一种气质?

  傍晚时分我们在一家山路边的小店吃了鲜美的酸汤鸡,坐在吊脚楼上,从画框一样的窗子看出去,太阳像个温暖的红球正落向山谷尽头,一阵凉快的风吹来,旁边的竹林开始窃窃私语,喝上一口酸爽的鸡汤,她说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鸡,她还水敜途驾车旅行最适合吃-鸡,可前几天都不得吃,不是路边没有,而是没有食伴,一个人点一只鸡,总感觉有些怪异。这种感觉我深有体会,一个人最害怕的不是赶夜路,不是找住宿,而是吃饭。有人陪的吃饭,真好。

  又是一个晚霞满天的傍晚,我集中着注意力极速驾驶,我对这车已经非常熟悉,可总觉得我的技术离它的极限还有一段距离。

  “晚上我请你喝酒!”她说。

  “好啊!我酒量可是很大哦!”

  “既然说请你喝,你尽管放开喝好了,省得你要背着酒柜去流浪,今晚送你一个”

  奚若的对不起,是为爸爸说的对不起,为他死去的爱人说的对不起,为自己把他害成这般模样说的对不起,也为自己的愧疚说的对不起。

  白夜棣的对不起,是为父亲罪行说的对不起,为她死去的父母说的对不起,为自己说的对不起,欠下的债,总要人去还的。

  “奚若。”

  “嗯?”

  “我要去自首了。”他很平静的说,仿佛一天让他想清楚了很多。

  奚若越发的激动,“你说什么?是我听错了对不对,一定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我必须要为自己犯下的错接受惩罚。”

  “那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我去,我去自首。”奚若哭的歇斯底里,白夜棣的心揪在一起,他好想抱抱她,但是他不敢,他怕他连去自首的勇气都没有了。

  夜,很安静。

  风,静静的吹,拂过他们各自受伤的心灵,这个疤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愈合,或许几天,或许几年,或许一辈子。

  “你坐在这里,我不需要你的送别。”白夜棣起身朝前方走去,黑色的衣服与夜融合在一起,越走越远,奚若哭成了泪人。

  “对不起,对不起”

  白夜棣,你真自私,你不需要送别,却逼我接受你的离别。

  在快要消失的尽头,白夜棣突然停下,他对着她喊道:奚若,我喜欢你。

  每一盏灯下都能看见他奔跑的身影。

  奚若抱着膝盖痛哭,她对他除了愧疚,依然是愧疚。

  她跟顾南风说,白夜棣去自首了。

  然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她说,南风,我突然好想你。

  “你在哪?我来找你。”

  “我在家里等你。”

  奚若一步一步踏上归程,每走一步都心痛如裂,他说欠下的债,总要人去还的。

  可是她欠下的债,她要怎么还?

  落雅山庄楼下,一辆白色林肯停在她面前,奚若正要绕过,司机下车拦住了她的去路,“奚小姐,夫人想见见你。”

  车里的女人端庄大方,把乌黑的头发全都盘到脑后,握着手包的手轻轻放在膝盖上,温柔的笑容里看不出她有任何的的恶意。

  “你就是奚若吧,真漂亮,南风的眼光真不错。”

  夫人?南风?两者能扯上的关系,无疑是顾南风的母亲了。

  “谢谢伯母。”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长话短说。我呢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们两情相悦我很高兴,但是你也清楚,自从小棣的事情发生后,公司就发生了很多事情,多少人等着看顾氏的笑话,我们顾家有意跟林氏集团联姻,我就想给你透个底。”从此至终,她一直很温柔的说道,没有任何的不屑,没有任何豪门婆婆恶意的欺凌。

  奚若没想到有一天,这些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已经很幸运了,至少顾南风的母亲不是那种刁钻刻薄之人,她甚至从她的语句里读到一丝无奈,“我明白了,我会离开的。”

  “孩子,我也不想牺牲南风的幸福,希望你能体谅一下我们这种家庭的心酸,很多时候都是利益为先的。”

  她拍了拍奚若的手背,“好了,快回去吧,南风在等你吧?”

  奚若点了点头,司机已经为她开了车门,看着那辆白色林肯离去,她的泪才落到地面,试图染湿她所站的地面。

  她回去,顾南风已经在家了,她揽住他的腰,靠在他坚硬的胸膛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两下三下这种感觉让她很安心。

  顾南风顺了顺她的头发,在柔软的发丝上轻轻留下一吻,“那么迟才回来,刚刚还去了哪里?”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喜儿爸爸要进来了 乖乖女儿林小喜全文 我叫林小喜17岁全文阅读全文

  “没有啊,堵车了。”

  “嗯?真的吗?”

  “对呀,一路都是红灯,我先去洗澡了。”

  “好,去吧。”

  奚若走后,顾南风从口袋掏出手机,寻找那个很熟悉的联系人。

  “喂,妈,你是不是找过奚若?”

  “你下次不想让我知道的话,别喷那么浓的香水出门了,或者换一款。”

  她以为是奚若回去告了状,哪知竟被自己的香水味出卖了,“我在路上恰巧碰见了我儿媳妇,我还不能打个招呼了?”

  “行,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她状态不好,您没事别找她。”

  “我能把她吃了不成。”

  “我真怕你会吃了她。”

  “儿大不中留啊。”

  “好了,妈,你早点休息,我挂了啊。”

  奚若在浴室洗澡,滚烫的热水把她白皙的皮肤都烫的发红,白色的雾气弥漫了整个空间,朦胧一片。

  这一夜,她好像突然之间成长了,突然之间看清了很多事情,也明白了很多道理。

  原来爱情真的存在门当户对,当感情与门当户对站在一起的时候,一定是门当户对赢了。

  原来钱跟拳真的不是万能的,她试图想过,白家一定会为白夜棣洗清的,但是没有。

  原来犯了错真的要接受惩罚的,在法律面前人真的是公正的,钱丝毫起不了作用。

  白夜棣被处以过失杀人罪,判有期徒刑三年。

  昔日的少爷如今披上囚服,他黯淡无光的眼里已经看不到昔日的阳光了,他欣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他以前的眼里是多么的骄傲,如今这般无光的双眼让大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潇慕冉哭着对他说,我一定会等你的,不管多久。

  一门之隔里的他听懂了,背着她流下两行泪,你怎么这么傻。

  十五岁那年,他们两个都还是情窦初开孩子,在自己的世界里过得很快乐,他对她说,小冉,如果以后我们没有找到喜欢的人都被父母逼婚了,那我们就在一起过吧,我白家,你潇家,他们一定不会反对的,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去周游世界,吃遍全世界的美食好不好?

  潇慕冉说,我才不要呢,你每次去商场都会忘记回家的路,你把我丢了怎么办。

  他说,那你要跟一个陌生人在一起一辈子吗?他还没有我帅气,没有我了解你,没我会逗你开心。

  潇慕冉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说,好吧,那我们说好了哦,谁反悔谁就是小狗。

  但是后来,白夜棣的生命中就出现了另外一个女生,大家都叫她阿璇,而潇慕冉却还一直记得他们之间的那个承诺。

  后来,潇慕冉独自去了英国,为了逃离白夜棣爱情的火海,她站的很远很远,她害怕自己会被灼伤,为了保护自己的脸,有多远她就离了多远。

  在监狱门口,潇慕冉只对奚若说了一句话,她说,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你。

  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你。

  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你。

  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你。

  就像十六发的高升炮一样,潇慕冉拿着打火机点燃了引线,在奚若心中炸开了,喷不出漂亮的烟火,没有五颜六色,一发接着一发的放,轰天震地,震裂她的内心。

  潇慕冉推掉了英国所有的工作,褪去光彩照人的装束,待在家里足不出户。

  白家乱作一团,死气沉沉,老爷子知晓白夜棣判了刑直接急救去了医院,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白家的股票一直还未回升,丢了好几个大单,如今这情况也无人再找白家合作。

  白夜棣经营的夜色,潇慕冉自告奋勇接手了,凭借她的人气,夜色的生意不降反增,这或许是唯一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了。

  外面冷风习习,顾家全员到齐,晚来的顾南风习惯性的看向顾南轩,希望他的眼神能给自己透露点信息。

  不似以往,他给他传达的是不安和自求多福。

  顾家老爷子是最有威慑力的人物,大事凡经过他的嘴便基本确定无疑,很难再以改变。

  顾林两家的联姻终于提上日程,订婚吉日都已经琢磨好,只差顾南风亲自去一趟林家,这场家庭会议最后在顾南风的一声“我不同意”里结束。

  丢下他们独自离开,在路上疯狂的飙着车宣泄心中的不满。

  如今这时候,他怎会撇下奚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