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2019/6/14 11:13:00 移动版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六一儿童节到了,正逢周六。

  但是顾宇没有休息,她照例六点四十到校,上完早读和两节语文课。九点二十大课间的时候,专属高三学生的五香蛋送到了每个班级。

  她站在讲台上,看着学生们吃着鸡蛋,进行暂时的放松和休息。他们有的随意聊着天,有的拿出作文讲义随意浏览,有的抽出数学试卷边看题目边思考着。

  离高考只有六天了,这几天,她越来越珍惜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高二开学,她接手了(16)班,这是个文科班,班上四十五个女孩,只有六个男孩。

  文科班的孩子,相对地安静和秀气,但是也有属于她们青春的活力和俏皮。

  “宇哥儿,你的鸡蛋!”一声清脆的呼喊,打断了顾老师的思考。

  只见劳动卫员手里拿着一个完整的鸡蛋,正准备递给她,一双明亮的眼正含着笑瞧着她。

  “今天多了几个,别的被抢走啦!留一个给你!六一快乐哦~”

  她微微一笑,伸手接过鸡蛋:“那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

  外面英语老师已经到了教室门口。顾宇和她招呼了一声,走出了教室。

  回到办公室,她打开手机,看了看弹出来的消息。

  “纵情六一欢乐回忆——XX社区开展庆六一主题活动”,“这个‘六一儿童节’我们不一样”

  顾宇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女儿苗苗下了晚自习回来,进门叫她:

  “妈!明天六一了你有没有礼物给我阿?”

  顾宇又好气又好笑:“你还没告诉我三模考了多少名呢?”

  “就知道问成绩。明天可是过节呢!”女儿嘟起了嘴。

  “那你考了多少名?”

  “唉。”女儿深深地叹一口气,小脸皱成了苦瓜。顾宇好笑地看着她。

  她果然深沉了不超过三秒,脸色立马又明亮起来,带着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大意了一点,退步到年级一百了。但是我尽力了嘛,中考时候我肯定肯定肯定作文不会写得差的!”

  “哈哈,退步了还想要礼物。你想得真美!”顾宇调侃道。

  “那到底有没有嘛!”

  “有有有!满意了吧!”

  “真的啊!那是什么礼物啊?透露一下下?”

  “保密!”

  “好吧,先谢谢老妈啦!我去洗澡。”

  “洗完澡看会书就睡阿!”

  “知道啦!”

  眨眼就中午了,顾宇吃了饭之后,来到了超市。到底给女儿买个什么礼物呢?顾宇的目光落在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和零食上,女儿初三了,这些吃的早就没有了吸引力。要不买一套文具吧,但是女儿肯定又要嫌她眼光老土了。最好是买衣服,可女儿一天天忙着中考复习,又没空出来挑衣服,她还是别自作主张买衣服,免得买了之后女儿不喜欢。

  突然想起来,前两天女儿提过她的朋友穿了一双耐克的新鞋,言语间满是羡慕。那就去专柜看看吧!

  下午的时候,顾宇正在办公室坐着。

  班长敲门进来,他手里攥着几根棒棒糖。

  “顾老师,这些都给你。六一快乐!”

  “顾老师,还有一件事,今天中午吃完饭回教室,我们每个人桌上又放了一根棒棒糖,但是不知道是谁放的。”

  班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带着有些探寻的神色看着顾宇。

  “又放了棒棒糖?”

  “对。”

  “去年六一就没查出来是谁放的,今年又有了?”

  “是啊。”

  “那你有没有去问问总务处的老师,让他调监控录像看一看?”

  “我去问了,老师说监控室的电脑出了问题,中午在检修,所以没有录像。”

  “那班上同学桌上别的东西没有被动过吧?有没有人少东西?”

  “这个倒没有。”

  “那就没什么事。也算是个小惊喜啊。回去跟大家讲,这两天不在教室的时候还是要注意把钱阿什么的别放在教室。虽然学校的视频监控现在都开了,但是万一少了东西也很麻烦的。”

  “好的。”

  “其他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

  “那你去吧。帮我关注关注大家的状态,有不对劲的来跟我说阿。”

  “好,老师再见!”

  顾宇微笑着看向桌上一把花花绿绿的棒棒糖,拉开办公桌下的抽屉,把它们拿起,放进一个塑料袋里,那里还安静地躺着一些一样的棒棒糖,正散发着甜甜的气息。

  时间一晃就到了最后的日子。

  6月7号,第一场考试开考前的早上,临时教室的时钟走的焦急而又缓慢。学生们安静地翻着自己的语文笔记和复习讲义,每个人手里捏着笔,口里又时不时念念有词。

  8点半的进场时间快要到了,顾宇站在教室门口目送着孩子们走向考场。她故作轻松地微笑着,心里却无比留意着孩子们的神态。

  太阳仿佛体谅孩子们的心情,隐在云层后面并不出现。风微微地吹着窗外的树木。天气算是怡人的,只是顾宇的脸上,还是有些许的汗意。

  语文课代表苦着一张脸走到她的面前,那眼里泛着没有忍住的泪花:“顾老师,我想哭,你可不可以抱抱我。”

  顾宇笑着说“好!”然后一把把她抱离了地面。

  课代表破涕为笑,站好之后,她说:“谢谢顾老师,我去了。”

  “去吧!把你的眼泪擦擦。”

  人群里有个小尾巴,走得好像有些困难。

  顾宇连忙跑出去喊住了她,看到她满脸的泪水。顾宇递给她纸巾,轻轻搂住她肩膀,和她同行,安慰着她,一直送到了警戒线才止步。

  顾宇说:“只管答题,别的不要想,加油吧。”

  小尾巴依然挪着步子,不过脸上的泪水已经没有了。

  八点半的进场铃声响了,顾宇远远看见孩子们的身影像沙一样四散而去,又向溪流一样汇聚往各自的考场。校园里,人声荡起了短短十分钟,重又恢复平静。清风轻抚着教学楼前的绿荫,好像在摇晃着一个属于未来的梦。

  下午数学,考试前孩子们和数学老师一一抱别。顾宇站在教室门口,喊住了上午的小尾巴,却又见她一脸泪水,问她:“怎么又哭了?”

  小尾巴回答说:“上午哭着出去,下午也要一样。”

  说完随着人流走向前去,步子比上午看上去轻盈得多。

  顾宇愣了一下,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那你就放飞自我吧!”

  小尾巴没有回头。

  顾宇略微松一口气,仍旧目送着他们,四散而去。

  9号的下午,最后一场考试结束了,孩子们收拾着书和讲义,笑语盈盈地和她告别。讲台上,零零散散放着一些小小的礼物,还带着孩子们掌心的温度。

  三年磨一剑,六月试锋芒。从此天涯海角,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们的人生,才刚刚拉开新的帷幕。学校成了母校,感恩相遇,也祝福他们!

  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突然外面急匆匆地跑回来两个人。一看是班长和语文课代表。

  班长的手里抱着一大束花和一个礼品盒,气喘吁吁地递给顾宇。

  “顾老师,这是我们班同学凑钱一起订的,送给您!”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顾宇接过来,花束有些特别,一根根晶莹剔透的星空棒棒糖,每一个都用都用乳白色的纱纸地包裹着,扎成一大束,边上放了两个可爱的小熊娃娃,外面用粉色的玻璃纸捆好。

  “这么多糖,你们是要甜死我阿。”顾宇笑道。

  课代表一边笑着,一边递上一个精美的本子和一个信封:“老师,给您这个!”然后特别叮嘱一句:“老师,这都是大家写的,你一定要看!”

  “好,把你们送走,我再慢慢看!”

  晚上回到家,还没到女儿的放学时间,她还没回来。接下来几天,该好好陪陪女儿了。

  顾宇坐到书桌前,拆开那封信,认真地看了起来。

  尊敬的顾老师:

  展信佳!

  似乎还记得高二开学时,您步履轻盈地迈进教室的身影。那时的您和现在并没有多大区别,高挑的身影,修长的脖颈,还有我们无比熟悉的马尾,稍微有些严肃的表情。当然后来的生活里,我们慢慢认识了严肃的你,也认识了亲切的你、风趣的你、爽朗的你和细腻的你。

  两年时间匆匆忙忙,春意盎然又到了夏雨潇潇,栀子花开了又谢,转眼到了分别的六月。

  两年朝夕相伴,我们从早晨的阳光里穿过,丢开了下午的头发,又告别了黄昏的尾巴。七百多天的点点滴滴,早已经汇聚成我们血液中一些特殊的因子,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我们也曾怨这生活单调乏味。每天,每天,我们从楼上走到楼下,赶往食堂的脚步或紧或慢。

  我们也曾叹这学习苦海无边。每天,每天,我们从楼下走的楼上,踏着琴键般的阶梯步履茫然。

  但我们都知道拼搏的重要,我们背负着父母的希望,也不想辜负您和其他老师们的悉心指导。在这最后的冲刺时刻,我们再不会徒劳地倚了楼头,在时光的剪影里,心慌地看着灰蓝色的天空。也没人再挥霍周末,快意青春。选择生存和死亡是哈姆雷特的问题,选择人间和大学却是我们的问题。

  现在,青春即将散场,尘埃尚未落定。但我们唯有一鼓作气,奋勇争先,只求无怨无悔,以报父母和恩师!

  PS:受全班同学所托,这封信由您的课代表执笔。而且我们决定,毕业后送给您一束棒棒糖花束。因为六一那天中午,我和班长没有去吃饭,我们什么都看见啦!今年您可别想蒙混过关了!你是瞒不过我们的卡姿兰大眼睛的!ヾ(^∀^)ノ

  还有礼盒里的糕和粽子给您的女儿,她今年中考,希望她能考一个好成绩,然后也考进咱们高中,变成我们的小学妹!

  四月初至,清明不明,细雨盈归途。

  兰苏从道旁的荒草堆里,捡了一个乞丐。彼时外戚篡拳,奸臣当道,祸乱朝纲,民不聊生,天灾人祸骤起,遭殃的难民纷纷南下避难。

  姑苏商贾大户兰家,家财万贯,安于一隅。兰苏身为独女,打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自是不知愁滋味。她看着街上饿殍遍野,腐尸百布,摇了摇头,只道是当今世道乱了些,连桂花糕都涨价了咧。哪个朝代没有过乱世呢?人间疾苦,自有英雄请命,才不用她瞎操心,她还是好好做她的大小姐罢。

  她左手撑着青悠悠的油纸伞,右手拿着刚从王记买来的糕点,一路蹦哒着回府。蓦然,一只沾满灰泥的手抓住了她的裙摆,阻碍了去路,黑泥为锦衣华服上绣着的粉色桃花添了彩。

  兰苏不满地转过头去,只见废草堆里坐躺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身上衣衫破旧不堪,瘦骨嶙峋的模样,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桂花糕,肚子合时宜地咕噜咕噜几声。

  兰苏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地便将手中的糕点递过去了,小乞丐吃得狼吞虎咽。她所有的火都在这时候跑到九霄云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语气中满是疼惜:“慢慢吃,没人跟你抢,吃完姐姐家里还有。”

  小乞丐梳洗一番,改头换面,也如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他被兰苏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脸颊染上几片绯红。

  “你叫什么名字呀,小乞丐?”兰苏翘着二郎腿,将桌上的花生往房梁上抛,又用嘴接住,没有一点女孩家的样子。

  小乞丐警惕又嫌弃地看着她,而后匍匐下去:“请小姐赐名。”

  女孩托腮沉思,良久,细腻如春风的嗓音落在耳边:“那就叫兰厮吧。既入了我家门,便是我兰家人。你是本小姐捡回来的,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做个小厮吧。”

  “全凭小姐做主。”

  “这名你觉得怎么样?”

  “小姐取的,自是好名字。”

  “你这小乞丐,嘴倒是挺甜~”

  

  屋内轩窗被木棒支起,窗外春光明媚,水滩上倒映着瓦蓝瓦蓝的穹天。兰苏嘴角上样,笑意盈盈,小乞丐心里感到有暖流缓缓淌过,走遍全身,暖意融进四肢百骸里。

  颠沛流离的日子结束了,黯淡无光的日子结束了。

  兰厮,兰厮确是好名,尤如新生。

  从此,她是他的光。

  日日悠悠荡荡地过着,就像府外拱桥下的乌篷船在河里不紧不慢地划。

  兰苏发现,她捡到了一个宝,如连城之壁,晶莹剔透。

  她打小不爱读书,什么古大贤之乎者也,她翻看不过一刻钟便会瞌睡连天。又一日醒来,她便看到兰厮坐在案前鼓弄着她爹留给她的作业,墨笔勾勒最后一笔,合卷。

  “我的小兰厮,你可真是姐姐的宝贝呦~”兰苏揉了揉惺忪的眼,从木板床上弹跳起来,小跑着来到兰厮身旁,翻开竹简,俊秀的字体刚劲地躺着,所著条条有道,她不由渍渍称奇,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姐。”兰厮回头,站起身,诺诺地退到一旁,毕恭毕敬地唤了她一声,没有半点逾越。

  兰苏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你说我爹老想着把我培养成大家闺秀,嫁个好人家。他是有多不待见我啊”

  落日余晖透过窗柩在小屋里洒满一地光辉,女孩娇俏的脸颊平添了几丝柔和。兰厮看着她,眼眶里仿若装了一片汪洋,温柔得都快渗出了水,“老爷那是为了小姐好。”

  “哼!为我好就整天想着把我嫁出去。我谁都不嫁!”兰苏不乐意了,末了,她顿了顿,眼珠在眼眶里打转,戏谑地挑了挑眉:“要嫁也要嫁我家小兰厮这样的如意郎君~”

  “小姐莫要打趣我,兰厮自知地位低下,配不上小姐。”虽知道那不过是她的玩笑话,在那一瞬,他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漏了节拍,呼吸仿佛在那一刻静止,眼前的姑娘面容姣好如院中三月的灼灼桃花,不胜娇艳。他多想同他心爱的姑娘在一起啊,可是当下时局混乱,奸臣当道,他不能连累了她。兰厮唇角勾出了苦笑的弧度,他只能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双手辑于前,口不对心。

  “你这人怎这般正经,无趣~”兰苏白了他一眼,而后又风风火火地扯着他的衣袖往兰府外冲,“走~本小姐带你泛舟游湖去~”

  他无奈,摇了摇头,赶紧小跑着跟上。

  繁花簇相竞放,高堤杨柳吐绿,薄暮冥冥中,他们挑烛夜话,船上的女孩笑靥如花。

  倘若时光永远静止在这一刻该多好。

  寒风摧枯拉朽,大雪仓皇跌落人间。帝都的战火终于还是烧到了江南,冬风裹挟碎石呼啸,各地起义讨伐声不断,百姓急呼良将,为民请愿。

  兰厮就是在这时消失的,什么也没留下,同他来时一样。

  兰苏这才意识到,她对他早已不是简单的主仆之情。在他替她舞文弄墨时,在他们一起泛舟游玩中,在三载岁月的静默陪伴里,有些情愫早已悄然埋在心田,生根发芽。

  兰苏发疯般地找他,去他们听戏的园子,去他们泛舟的溪边,去所有该找的地方她都找了,她甚至去街上扒开每一个乞丐的脸,看看是不是她的兰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一时间,兰厮成了背信弃义的小人,辜负兰小姐真心一片,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坊间那些不堪的流言传入了兰老板的耳朵,他气得咬牙切齿,长袖拂掉案几上的杯盏,以破坏门风的理由关了女儿禁闭。小姐整日以泪洗面,坐在闺房的案前,周而复始地执笔写下两个字:兰厮,兰厮柔情婉转,爱意缠绵。

  国破山河碎,江南的生意亦愁云惨淡。当年盘踞一方的商贾大户,入不敷出,在乱世里走得举步维艰。兰老板在几夜之间白了头,苍老的脸上又平添了几多愁,最后被迫想要通过嫁女来保留家业。

  兰苏死活不从,她拔下头绾上的青梅发钗,对着自己的脖颈,含泪道:“爹,您明知道女儿喜欢兰厮,您要逼死女儿吗”

  她在等,等那人回来,再一本正经地唤她一声小姐。她要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他,她要嫁也只会嫁给他。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宝贝分天你的缝让爸爸进去 宝贝爸爸奖励你吃棒棒糖 地下室爸爸把g头进小云

  “胡闹!那兰厮是个什么人?不入流的乞丐,他怎么配得上我兰家的闺女!你是兰家的女儿,要嫁也要嫁给对兰家益的人!这事由不得你!”兰老板恨铁不成钢,气得猪肝色爬上脸。

  几百年的祖业,怎可说断就断,这乱世中一旦没了依靠,一切皆会随战火消逝在尘埃里。家族面前,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呢。

  兰苏出嫁的那日,排场很大,但同她好像无甚关系。她挑开花轿子上的一角帷幔,看着熟悉的街道,悲悯不觉凝结成珠,沿着双颊滴滴滑落。

  春去冬来,转眼三载春秋已过,他还是没有回来。大概,他已经忘了她吧。

  昭帝元年,流落在外的太子联合各地诸侯,与前朝忠臣里应外合,举旗打回京都,重夺江山,匡复旧朝。改国号为昭兰。

  历时六载的动乱在这一年结束。新帝即位,大赦天下,削减赋稅,休养生息。

  昭帝在位半载,扫清乱贼残部,便将朝正交由宰相打理,微服私访去了,说是要去拜访一位故人。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时隔三载,他再次回到姑苏,兰氏府邸早在战火纷飞中化为焦土,昔日繁华不复,那故人也嫁为人妻,不似当年。

  拱桥弯弯,瓦片带霜。他站在桥头,俯看着河中的乌篷船,才子佳人,荡舟心许,女子眉如远山,粉黛婵娟,娇羞地倚在身旁人的肩头。那人说了些什么,逗得她不断抿嘴乐笑。

  岸边掌舵的船夫告诉他,这对夫妻每日薄暮时分都会来游湖,伉俪情深,举案齐眉,羡煞了无数旁人。

  船夫还说,夫家待这位夫人极好,什么都应着她。今年春,他们还生了一个胖嘟嘟的小公子呢,取名叫思厮。

  思厮。思念兰厮。她不曾忘记他。

  他伸手接过几片薄雪,刚触到手,转瞬便化为水滴,沿着手心往下滴落。

  他记得,他走时姑苏也下了一场雪,那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像似要把人吞噬掉,才不似今日的雪,这般柔弱。

  那时他想着,这般可爱的姑娘,他定要以江山为聘,锦绣为妆,予她无尚尊荣,同她登临绝顶,睥睨天下。

  可他,颠沛流离,终究还是来晚了

  《昭兰史册》载:“昭帝少时,流难于苏,得兰氏族女相救,韬光养晦。逾三岁,排兵布阵,斩外贼,夺旧国,安邦民。定国昭兰,以系故人恩,告后世,毋忘其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