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的故事,18小萝莉大战大黑35

2019/6/11 14:53:46 移动版

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的故事,18小萝莉大战大黑35

导读: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的故事,18小萝莉大战大黑35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专职捉妖的家伙,在桐城这地界名声很大。对,他是有几分捉妖的本事,但那也只是几分而已。他的本事在于他颇懂些笔墨心思,那些个捉妖的事情,经他一通粉饰,就——像女子敷粉施朱一样,立马就添了些动人的颜色来。

  我这位朋友,就是这样把他那些亲身经历的故事,或者是从同行那里听来的传奇,亦或是从话本野史里得来的灵感,粉饰一通后集在一起,还冠了个雅致的名儿——《群妖谱》,这名字倒是颇能糊弄人。

  尤其是每当——我坐在栖风茶馆里,听着说书先生摇头晃脑地讲那些故事时——我更是这么觉得。

  可是那些个喝茶的听众倒是喜欢得很。

  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我这朋友很不受同行的待见,这大概就跟文人相轻一个道理,尤其是他还借着他那笔墨出了不少风头。

  所以,大家就盯着他的弱项“捉妖业务不行”痛批。

  前面说了,他可是立志编出一本“《群妖谱》”的人,况且,他这个人,确乎很在乎名声。

  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有所谓的“镜灵”。就是要将一枚成了精的古镜炼化。据说这可以炼成件相当厉害的法器,到时候连那些大妖也敌不过。

  后来他便告诉同行的人,若是见着了镜妖,千万给他留着。可以想见,这招并不好使,并没多少人搭理他。

  于是他只好着人四处打听。不过,古镜本就难寻,那些开了灵智的,不是隐到些荒僻的所在,潜心修炼,就是被人捷足先登,给炼化成了这样那样的玩意儿。故他搜寻了许久,仍然没有什么消息。

  等到他都快要放弃这个法子了,准备重新打听别的“法器”时,转机可巧让他给碰上了。

  说来运数这东西,怕是真有天定。可若真是如此,那这老天可真他妈混蛋。

  有些人就是运气好,羡慕不来;有些劫应到你身上了,任你怎样也避不开。

  这后半句当然说的是那被他看上的镜妖。

  02

  那天他是在绸缎铺里——我估计他是在寻思,下一篇故事里的姑娘,该穿件什么花色什么颜色的衣裳——他的故事总有这许多的考虑。

  他正琢磨着,就听见两个小婢说,她们小姐那个贴身丫鬟,很是邪性,不知使了什么妖法,让她们那小姐宠得很厉害。

  若在旁人看来,那不过是两个小婢嫉妒受宠的大丫鬟,发发牢骚。可他那会儿听不得一点儿跟妖沾边儿的事情,当下决定再去碰碰运气。

  那天晚上,我在西城口碰到他的时候,他在有名的“饮流霞”喝酒,见到我便招手让我同坐饮几杯。他告诉我说,镜妖总算让他给找到一只了。

  那是桐城纪家,纪员外府上怜娘小姐的丫鬟。

  他顿了顿,又笑着说,那镜妖可真美,我见过的最媚的狐狸精都没她妖媚

  他那时不知喝了多少酒,喝得眼神迷蒙,脸颊发红。

  我那时只当他是折腾了许久,终于达成所愿,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现在想来,怕是还有些别的旖旎心思。

  细想起来,后来有一次我见过这镜妖,是在我这朋友的书房里。不过他只说是要拿给派过去盯梢的探子的。

  那画里的女子确乎是只妖精,眉如远山,秋水情眸,不用敷粉施朱那种,我只想到一句,“芙蓉不及美人妆”。

  跟他在那《群妖谱》里记载的其他女子不同。

  那些寻常的妖精,他要先调好脂粉,选好衣裳的花色,用笔墨给她们描眉画眼,点唇敷粉,再换上华服轻裳,才好让她们从故事里款款走出来。那些一颦一笑,一侧身,一转眸,风流都掩在纸页里,端的是一副好颜色。足以令那些——穷酸书生、落拓侠客、风流文人,或者是些满脑肥肠的男人——足以令他们惊叹。

  是的,他们一边在嘴上鄙薄,一边在心里惊叹。

  他就是这样出卖他笔下的妖精,出卖给一群渴望着遇仙逢妖,一番云雨的看客。

  他仿佛跟春意阁的鸨母没什么两样。他那“群妖谱”就是间门口挂了几卷书画的妓坊。

  03

  不过就算我这朋友真动了几分旖旎心思,他也决计不会承认自己曾经是看上了这镜妖的。

  他从来都是如此,捉妖人的名声不容他有失。

  他只会把自己没来由的渴望当成对强大法器的向往。

  人要自己才最清楚怎么对付自己。

  两周后,那镜妖就给他炼成镜灵了。

  其实,事情本来也没有这么快的。

  安分守己的妖大多同行都不去管,这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那镜妖本本分分的当着丫鬟,他本来还得废些功夫,才好有个名目进去拿人。

  是谁?那是纪府里的一个婢女,偶然间撞见了她们家小姐,跟她贴身的丫鬟,夜里搂在一处厮混,亲密得很。

  纪家家丑自是不会外扬,只是这家伙早就在府上安排了人,不费事就打探到了。

  然后他便上纪府拜访去了。

  即使到了后来,我离开桐城时,我这朋友也说这镜灵还真他妈的好用。虽然缺了一块小小的碎片,也丝毫不碍事。他捉妖比起以前,轻松多了。

  04

  他是在纪府后花园里捉到那妖精的,就在那小姐怜娘的眼前。

  那时候园内的牡丹还开得正好,花色喜人,团团的红密密地拥在一起。

  我估计她们俩那时该是在赏花吧。

  他不费事地就料理了那镜妖。

  一则那是个小妖,灵力低微,二则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他那柄斩妖剑剑身缠着些丝丝缕缕的殷红的血气,这剑舔过很多个妖精的脖子了。血气涌过去的时候,镜妖急忙将那身旁人推开,然后死命地闪避那要命的血气。

  什么?那小姐?

  哭没哭这我倒没注意,我站的位置有点远,再则当时注意力都在打斗的那两人身上。

  其实,说“打斗”还不太对,要得力量相差无几才“斗”得起来。

  很快就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镜妖转身看了那小姐一眼。

  接着无数的闪着银光的碎片便射向了我那朋友,他惨叫着捂住了双眼。

  然后有个尖利的声音跑过来,是怜娘小姐。

  怎么了?镜子彻底碎了呗。

  镜妖的碎片把我朋友两只眼睛都射瞎了,那些针一样的碎片把他的两只眼珠子射得不成样子了。

  后来他便不得不成天在眼上贴着灵符才能视物。

  这就是我那时所知道的我这位朋友和镜妖的故事了。跟你们在茶馆听说书先生讲得有好些出入,这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朋友是这么跟人说的:

  05

  《群妖谱》第三卷第十五页记载的是我捉的第一百零一个妖怪。

  那是个镜妖。

  这镜妖是一方相当古朴的菱花铜镜,镜身很薄,镜背中央的小圆纽上系了条碧绿的绦带,背面雕满了繁复的缠枝牡丹纹饰,花叶疏朗的角落里还镌了小小两个字,“怜娘”。

  这镜妖犯了什么事儿呢?你们都知道,我向来只管犯事儿的妖精。不犯事儿的妖精我从来懒得搭理。

  她犯的事儿跟这怜娘有关。

  这铜镜本就是件不知什么年间的古物,早已开了灵智。

  当初不知因了怎样的因缘,辗转流落到纪家,便成了纪府小姐怜娘不离手的一面小镜儿。

  晨时对镜梳妆,色比花娇,愁时临镜蹙眉,双眸含泪。喜时娇笑,怒时嗔目,怜娘一颦一笑都印在她眼里。

  年岁日久,也不免沾染了些脂粉气,修得了些灵性,化了个极娇媚的女儿身。

  这镜妖极美,那媚态我捉过的最勾人心魂的狐狸精也比不过。

  没错,太美的东西往往邪性,沾不得。

  你说这寻常女子要见了妖精,哪一个不得吓晕过去,胆子大一点的怕也得瑟瑟发抖。可这怜娘性子也是古怪,她见了这镜妖,非但不怕,反而还欢喜得很。

  后来就生出了这许多事来。

  然后这镜妖就成了怜娘的贴身丫鬟,长在一起许多年,成天形影不离,感情日浓,亲密得很。

  什么?好吧,你们已经猜到了。对,是这无耻的镜妖引诱了怜娘小姐的。

  后来?后来就被府上的人发现了,她爹娘又气又急,就托人请我来收了镜妖这邪祟。

  不是我,她爹原话就是这么说的。

  什么?我是捉妖的,你说我能怎么办?本想怜她修行不易,饶她一命,可纪老爷恨死了这引诱她女儿的妖精,容不得她。

  不过镜妖死前托我给怜娘带了个玩意儿,说是做个念想。

  那是一片磨得光滑的镜子碎片,她说那是她的尾指。

  这就是我这位朋友讲的故事了。

  06

  关于怜娘小姐的事,那事出了后不久,纪府就给她许了人家,然后极为仓促地就订了婚,想来是怕风言风语传出去了对名声不太好。

  不过,成亲的那天晚上,怜娘死了。

  负责梳妆打扮的丫鬟跪在地上,哭着辩白。她给小姐穿好喜服,梳好发髻,戴好簪花和步摇之时小姐都是好好的,除了把自小戴在脖颈间的坠子取下来外,她没有一点异常,她甚至在丫鬟大着胆子打趣时羞红了脸。

  盖上红盖头的时候她还是闭着眼睛微笑着的。

  可是等轿子到了张尚书府上时,丫鬟怎么唤小姐都不出来,然后就发现大家都以为只是在害羞的小姐一身喜服地死在红花轿里了。

  这小姐身上什么伤痕也没有,桐城里最好的大夫也没找出死因。

  我也去看了看,只不过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我那时猜测或许是郁结成疾,这也不奇怪。

  过了不久我便离开了桐城,和那位朋友再没见过了。

  07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

  直到不久前,我因为一桩私事又到了桐城。

  路过栖风茶馆,二十年了,还是老样子,我要了杯茶喝。

  几天后,在拜访一个老朋友时,又见着了我前面提过的那位捉妖的朋友。

  见着他,我便想起来二十年前镜妖那事。

  于是,寒暄过后,我问,那镜灵用得还顺手吗?

  他愣了片刻,才想起来我问的是哪一桩事。

  他取出一个像是鼎一样的器皿,得意地扬了扬眉说,早不用了,现在用这个。当年那镜妖炼成的镜灵刚开始还行,可用了不久就坏了,大概是因为缺了块碎片。可惜了,那么久远的古镜不好找

  那朋友离开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便又耽搁了几天。

  08

  在找了许久之后,现在,我面前这个浅浅的土包便是怜娘的墓了。

  然后我将随手折下的几支牡丹轻轻放在那堆杂草边上。

  拂尘剑的白光分开杂草和泥土,轻轻掀开一角棺木。有东西在光线照射下发出一点细微的闪光。

  那看起来是根翡翠坠子,不过有一颗不是。那系着的绦带仍是鲜活的碧绿,普通的绦带不会是这个颜色。较小的那颗坠子上坠着的,可不是什么翡翠,那是镜妖的碎片。

  被打小藏在脖颈间,成亲之夜,在红花轿里吞掉的碎片。

  我拿着它仔细瞧了瞧,坠上刻着有极小的两个字,纪瑶。

  这不是墓主人纪家小姐怜娘的名字。

  纪瑶,镜妖,原来这镜妖叫纪瑶吗?

  那么,这大概是个谁都不能言说的名字。

  白日里的风一定记不得这个名字,它应该是在隐秘又暧昧的暗处,才被人温柔地唤起。

  我在回忆里仔细摸索怜娘的模样,我想,她是怎样调笑着唤她名字的呢?

  你既是镜妖,那便跟我姓,叫纪瑶好不好?

  是这样吗?我想不出来。

  平日里,她大概是有着同寻常婢女一样俗气名字的丫鬟。而在我那朋友看来,她是一只镜妖而已,更无需名字。只有在极隐秘的地方,她才叫纪瑶。

  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你给了一件东西名字,你不知道,你们之间,就分明已经系了个死结。名字是不能轻易给的。

  然后我将那碎片里头的一缕残魂唤起,只见虚空中重又凝出当年那个“芙蓉不及”的女子,可她只是用很忧伤的眼睛望着我,就像二十年前她最后一次看了眼怜娘那样。她还没得及说一句话,那缕残魂便彻底氤散了。

  我重又将碎片放在那堆白骨身边,合了棺,重整了墓,将牡丹摆正。

  好的,这就是我所能知道的,关于这个叫纪瑶的镜妖,和她那小姐怜娘的全部故事了。

  然后,我一路往“饮流霞”走去,我想喝点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