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偷看~苞十二岁十一岁丫头,进入萝莉稚嫩撕裂尖叫很悲惨,第章萝莉粉色吞吐湿漉漉

2019/6/11 14:42:01 移动版

偷看~苞十二岁十一岁丫头,进入萝莉稚嫩撕裂尖叫很悲惨,第章萝莉粉色吞吐湿漉漉

导读:偷看~苞十二岁十一岁丫头,进入萝莉稚嫩撕裂尖叫很悲惨,第章萝莉粉色吞吐湿漉漉

  大头自记事时就发现一件怪事,每次自己睡着了,醒来时就发现自己不再刚开始睡的位置上。比如,睡前是在床中间,睡醒后则无缘无故地出现床边。大头问父母,是不是他们趁他睡着了把他放到床边的,得到的回答都是他们没动过。

  大头明明就睡在父母中间,当他醒来出现在床边时,父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父母的否认让年仅四岁的大头想不通,一直以为自己有超能力。

  大头四岁时开口说的他人生中的第一句话。尽管只是一句简单的“我饿了”也让家人欣喜若狂,在这以前他们以为,孩子有先天性有什么毛病,甚至村里有传言说大头是聋哑人。与其他孩子相比,开口第一句话大头整整迟到三年才水旜。

  从说话开始大头就现实了与众不同的特征。他出生的前四年身体迅速发育,身高比普通孩子高出半个头,与实际年龄严重不符。看上去像六岁的孩子个头。与身高严重相反的是大头的智商,很明显智商发育的速度没有跟身高的增长成正比,在某种程度上成反比。

  大头八岁上一年级。学校老师说的话他总是听不懂。每次考试不过就留级。每次他父母就找学校的老师让他过。

  就是在八岁那年大头第一次在夜里惊醒。床不停传来吱呀声,他以为爸妈的床上有老鼠在作怪。次日早晨他特地去床底下看了看没有发现老鼠窝。他跟爸妈说家里床上有老鼠,爸妈不相信。他说明明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老鼠吱呀吱呀地叫。

  爸妈会心一笑,淡淡说道:“傻儿子。”

  自那以后的不久,大头又听在一天夜里听到老鼠的吱呀吱呀地叫声,那声音响了几次后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母亲痛苦的呻吟声。大头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那么难受,是不是被老鼠咬了。在极度的睡眠之中,大头难一睁开双眼,他想知道妈妈发生了什么,可怎么也挣不开眼睛,眼皮像大山一样沉重。

  第二天醒来,他躺在妈妈的怀里问妈妈为什么夜里难受的叫唤。是不是被老鼠咬脚趾了。妈妈哈哈一笑,摸着大头的头说:

  “傻儿子,做梦呢。”

  大头上了六年小学,大头父亲给老师送了六年礼,背地里,同学都叫大头憨子。大头父亲的这份礼,不仅不让大头留级还让大头顺利的度过了各种作业难关。在大头小学毕业的那个夏天,大头父亲当机立断地做了一个决定。不再让大头上学了。

  大头知道这个消息后没有任何反应,不仅如此,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同学们一起玩耍,其中班上一个叫彤彤的女同学还回头对他笑。这一笑让她产生了一个极度舒适的感觉,一股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窜了出来。

  第二天他醒来看着小内裤上的斑斑点点,认为睡着时尿床原来这么舒服,整个人都仿佛轻松了许多。

  那个夏天大头一直在回味这种感觉,有时他故意在夜里尿床但那种感觉怎么也找不出那种舒爽的感觉。夏天过后母亲出去打工,父亲因为腰疼,在家打短工。

  辍学之后的大头整日在家里闲逛。村里镇里跑了个遍。白天父亲出去干活,他就在池塘边河沿上乱逛,捕鸟钓鱼,洗澡戏水,用弹弓打鸟。

  村里的同学们都去县里镇上上中学,他和他们没有时间玩,即使他们有时间他们也不喜欢喝他玩。在他们的眼里只不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憨子。没有孩子愿意和憨子玩。大头一个人的生活过的寂寞而自在。

  在母亲离家一个月后,大头在家翻箱倒柜在父母睡的床垫下时发现了一盘黄色录像带,十岁的大头第一次见到这个,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上面不堪入目的画面,即使是傻子也会明白的。对于这种事的领悟向来是无师自通的。大头看着陈旧的画面,不走自主地支起了帐篷。他确定家里的门都锁上之后,熟练地把录像带放了影碟机里。影碟机里出现的画面,让大头全身灼热,皮肤下的血液仿在不停地燃烧着沸腾着,奔向那跟支帐篷的柱子,那柱子坚硬如铁仿佛要刺穿那薄薄的布料。

  看完录像带以后,大头走到院子里看着头顶的太阳,感觉像做梦一样,刚才的画面太不真实了。那柱子还硬邦邦的杵在那,行走十分不便。大头又跑又跳费了好大力才让它消停下去。当天晚上大头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成了白天电影里的主角,他“尿了床”这次量很大,他感觉更加地舒爽。

  清晨醒来后,他看着“小帐篷”,回忆着梦里的内容,又摸了摸潮湿的内裤,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头想着昨天的电影画面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帐篷”里,一阵遐想过后,一种似曾相识的愉悦感觉袭来,他不收控制地达到了愉悦的高峰。从顶峰落下的大头异常瘫软疲惫,他又睡了一觉。

  那天早晨过后,大头迷上了这种舒适的感觉。他悄悄把那盘录像带反复地观看了,当他看第四遍时那盘录像带突然不见了。他开始悄悄地对家里实行地毯式的搜索,很快它就在大衣柜的隐蔽角落里找到找到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装有十几盘黄色录像带。他如获至宝般只要偷空就看。大头准备偷偷摸摸的把它们慢慢看个够,然而只看了两部,拿一包黄色录像带就不翼而飞了。那从以后,任他再怎么找,也找不到那包红色塑料袋了。

  十一岁的大头整日面色苍白,黑眼圈沉重,一脸的青春痘让他看上去整个人无精打采。那阵子大头整日留恋在集市上,村里逢集,他整天在集上闲逛,集上有对老两口摆书摊卖书,书可以免费读,电视上正播着《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武侠片。大头整日守在书摊上看武侠小说。

  一天中午大头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摊便看小说。这时书摊的男主人拿着一本黄色小说故意在大头面前晃来晃去,最后放在了大头的面前。大头被老头成功的吸引了。他在看完手上的武侠小说后,顺后拿起了那本名叫《风流王老五》的小说看了起来。大头很快便被里面露骨下流的描述吸引,手不释卷的读了起来。最后用身上仅有的十块钱偷偷买了下来。回家之后,大头不吃不喝地彻夜把一本厚厚的书读完了。书中的情节比大头在录像带中所看的更为刺激,更让他感到血脉喷张。他再次去集市上找那个老头买这种黄色小说。从那以后,大头成了老头忠实的客户。

  大头第一次偷女性的胸罩内裤是从老头那买了第四本书后。那是九月份的一天,大头骑着自行车在村里闲逛。村里的大路小路不知被他走了多少遍。一些小孩,见到他还是会笑着喊“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又大头。”

  大头每次听到人家这么叫他先是怒目而视,随即便骑车去撞,那些小孩便一哄而散。怀着怒气的大头,疯狂地蹬着自行车。他经过一户人家时,发现这家人把衣服晾在门口,他一眼就望见了色彩鲜艳的胸罩和内裤。一股邪恶的欲望从大头心中某个隐秘的角落里慢慢升起扩大,几秒钟的时间占据了他的大脑。大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后,迅速下车跑去摘掉衣架上的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揣进兜里,上车后飞奔逃走。回到家后,大头立即“享用”了他的战利品,在女性的气息里,大头又一次达到了欲望的顶峰。从此之后,大头一发不可收拾。对女性内衣的迷恋越来越强烈,如果找不到,他开始用自制的竹竿去挑别人家晾的内衣。有一次大头被回家的女主人发现了。大头被抓住扭送回家,女主人把大头扭送回家。大头的父母面对女主人气势汹汹地质问,并没有感到理亏,反而认为是女人在故意欺负冤枉他们的儿子。他们与女主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他们最终保护下了儿子。但大头头女性内衣的事却闹得邻里皆知。经过这一事件后,大头对女性内衣的渴望并没有降低,反而是越加强烈。自从大头偷女人内衣的事传出去后,村里没有人在门口晾衣服了。大头制作了一个长竹竿,竹竿的顶端用铁丝做成了钩子。专门用来勾别人家衣架上的内衣。那东西总能让大头产生强烈的欲望。

  如果说偷内衣是大头主动去做的,那么偷看女人洗澡则是大头无意间做的。大头十四岁那年跟母亲回娘家,晚上住在姥姥家。姥姥家是一座二层楼房。夏天闷热,晚上扇着风扇睡觉,夜里大头被热醒,辗转反侧睡不着,他不愿再房里睡,抱条凉席跑到了二楼的房顶上睡。当时夜里十二点多,村里万籁俱寂,也和辛苦的村民一起睡着了。

  大头刚刚睡下,被一阵哗啦的水声吵醒。有人半夜用洋井打水,声音在夜里穿得格外清晰。大头被水声吵醒,爬起来寻找水声的来源。声音从后面的一家院子里传出的。一个穿着粉色睡衣长发披肩身形苗条的少妇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把打出的水倒在大盆里。门头灯淡淡地照着院子里,大头看不清她的长相。她把打出的井水倒在大盆里,看样子要洗澡。大头顿时来了精神。他趴在边上专心致志地盯着少妇的一举一动。大盆里装好水后,少妇开始把衣服脱了,赤身果体地站在院子里,淡淡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胴体上,曲线尽显。大头血气上涌,身体燥热,把手伸进“帐篷”里,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那些他心驰神往的隐蔽部位,无奈光线昏暗,距离太远,始终无法看清。少妇蹲在大盆旁清洗,院墙挡住了大头的视线,只听见院子里传来稀疏哗啦的水声。不知过了多久,少妇洗完澡,倒掉水,关上灯走进屋里。那一夜,大头在少妇的影子里走上顶峰进入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