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2019/6/11 11:07:37 移动版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坊间总在说:娃崽子们,别玩得太欢,别玩得太闹,小心那卖糖的宁老太。她是卖糖的魔鬼,迟早有天吞了你们。

  娃崽子们异口同声地问大人们:可是,可是为什么你们还跟她买糖吃呢?

  大人们异口同声地说:那是因为你们还小。

  我不懂,为什么只是因为我还小,就不能去买糖吃。在大人们发出禁令前,我曾跟着一帮同龄的孩子们一起去找宁老太买糖吃。那个宁老太的神情冷淡,眉毛和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总是穿一身木槿紫的衣袍,却又因为衣服和本身年岁的缘故,发瘪黯淡的衣袍软塌塌地倚在她苍老的身躯上。宁老太默不作声地把麦芽糖用老旧的铜炉烤固,串好,再把串好的艳黄色的糖搁在桌上,任由大群的孩子们一拥而上地哄抢。孩子们虽然对这位行为古怪,神色不善地老太太多有好奇,但孩子嘛,有糖吃总是开心的。

  孩子们瓜分几块糖后,我总是只能拾到些残羹。细细捧在手心上,怵怵地舔了舔,软在舌尖的是沁甜、焦黄色的糖块,由于实在不怎么多,以至于心底也横生一股痒痒的、不自在的骚动,便杵在原地,待孩子们一哄而散时,眼睛瞪大地望着架上的麦芽糖,仿佛靠看着就能吃饱了一样。麦芽糖有时候也没有那么甜,因为有时候宁老太做坏做焦了,就会让糖变得苦闷乏味起来。不过孩子们照样吃,而我还是只能吃些焦黄的碎块。后来大人们发了禁令,不准和败坏风俗的人在一起,尽管我不知道败坏风俗什么意思,我很久没能吃一根完整的麦芽糖。

  宁老太起初是不搭理我的。事实上她总是不搭理任何人,哪怕是后来发出禁令的那些大人们为了打发吵闹的孩童、不耐烦地去找她买糖,宁老太对这些人也总是正眼不瞧一眼,只把那独怜的目光放在钱上。于是人们又说她臭水沟一样的脾气、见钱眼开的眼睛,和败坏风俗。而那桩败坏风俗事件孩子们是没有拳利知道的,可能大人们生怕好奇的孩子去无端模仿。

  至于我则是缺少一个被人告知的契机。直到我略懂人事时,我才晓得原来没有母亲是被众人唾弃的话头。大家似乎都认为没有母亲的我是个异类,更因为我的父亲也随着母亲的消失而消失,所以我我往往依靠别人生活。我常住在我的二舅家里,二舅一家对我很好。

  二舅妈喊着:小女娃,过来帮我洗衣裳。我就过去帮她洗衣裳,不过我力气小,总是搓得不干净,没少挨二舅妈的骂。二舅对我爱搭不理的,只是偶尔会拉住我,和我说道:小女娃,你的母亲不要你了,害我们还得照顾你,浪费我多少钱呐。你要给我好好干话,还有不要学你母亲。恕我当时不知“对我很好”的概念是什么,我仅仅以为二舅一家肯收养我、替我母亲照顾我就对我很好了。至于我父亲,据说母亲并不爱他,才会离开了村子。尽管我不太确定爱是什么,但我爱我的母亲这我很肯定。而父亲却在母亲走后一个月就找了个新的老婆,最后还跟着新老婆跑了。村里人没多说什么,反而对母亲口诛笔伐,仿佛母亲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没有母亲的离开,也就没有这些事情。此外母亲的离开对村里人来说,似乎是无法饶恕的、难以置信的,我总好奇母亲究竟做了什么,而她又什么时候回来。

  往往在孩子群中,我总得是那出头鸟。例如掏马蜂窝时,往往是我拽着树枝枝头。去山上挖野果时,也得我费力气爬上去摇树杈。众人去河里捞鱼时,我正蹲在河岸的鹅卵石上翻找着、试图找些躲在泥沙里的小螃蟹。这时便有个孩子头自作主张地站起来,一把把我推到了河里。我的鼻头撞上了鹅卵石,鼻腔也沁出了血渍,变得又红又肿起来。这时我孤零零地跌在河岸边,其他人也没有帮我的意思,反而笑话起我的样子。大家都在笑,想必我的样子也很好笑,于是我自己爬起身,也跟着笑了起来,血沿落我的嘴唇滴在河里,晕开一点红。这时默默躲在人群后的宁老太却出乎意料地走了出来,一把把我拉起来。她的手劲很大,把我的手腕拽的生疼,我跌跌撞撞地跟她走了,回到她的麦芽糖店铺里去。

  我接过宁老太做好的麦芽糖。这是我第一次吃完整的一根麦芽糖,珍惜得很,只敢细细地舔舔木棍尖儿串起的一小块糖,像蜜一样,心底也莫名暖了起来。宁老太还是那样,皱着眉头耷拉着脸,却第一次正眼看着我,看我又红又肿的鼻头,有些失神地喃喃着:越看越像。我不懂她的意思,只是慢慢舔着。

  喂,孩子。她看着我突然说道。你母亲可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可恶。

  我停止舔糖,抬起头看她,她神情严肃,严肃体现在她抿紧透紫发干的嘴唇。我娘怎么可恶了?她还是看着我,没再说话。

  后来我就懂了宁老头的意思。原来从有到没有了母亲是被众人唾弃的事情。我的母亲在几年前离开了我,我也不知道母亲去了哪,为什么不回来看我,虽然我很想她。不过我那时只是略懂人事,不晓得他们是在欺负我,欺负我和我那出走的母亲。后来禁令发出了一段时间,孩子们不满足于只得等大人心情好才有糖吃的现状,于是又怂恿着我偷偷去找宁老太买糖。我不懂禁令已经下了为什么还要去买,但上一次我察觉宁老太对我有某种态度上的改观,于是我欣然前往。我又到了宁老太的店铺,她还是坐在那里,好像几天没有动过一样。

  孩子,我想那些人应该叫你不准来这。宁老太面无表情地说着。

  我知道,不过我觉得你不是魔鬼。我端详着她的脸,在有糖的鼓舞下,顿觉得她面目和善可亲,是人不是魔鬼,也觉得大人总在骗小孩。

  她脸色浮动,眼神也涣散了起来,像是想起某些事。这次她默不作声地做了块很大的麦芽糖,比以往做的一串还要大,像是要自己脱离木串垂落下来一样。我小心地接过,她突然又说了句,你不应该相信我的。我抬头,不懂她为什么这么说。她又缓缓说道: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帮不了你,也帮不了你母亲。她忽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末了又说句:我帮不了什么。这块糖你自己吃吧。

  孩子们瞧见那一大块糖兴奋得很,都觉得这次值了,争先恐后地就要抢。我弱弱地说了句:这块是宁老太给我的。孩子们兀地止住动作,一团地围上来。给你?你算什么东西?孩子头这时站了出来,眼睛斜眯着看我,像是在学他父亲,你算什么?一个没妈的孩子,一个败坏风俗的妈妈的孩子,也敢要这块糖。这块糖是宁老太给我的。不知怎的,我说话声愈来愈小。你说她给的就给的?我还说那店是我的呢?他说的也有道理,我空口无凭,确实没有什么证据,很难说服他们。于是我只好接受他们对我的羞辱,任由一双双手指指点点。有些大人路过瞧见了没有搭理,但这时一声大喝传来:小崽子滚一边去!孩子群哗一声散开,原来是宁老太挥着木棒追了出来,舞着棒驱赶孩子们。我本来没觉得很伤心,但不知为何看见宁老太挥木棍时,泪却突然溢了出来,心底却又像吃了糖一样。很奇怪,为什么吃糖反而会落泪呢。

  霎时间街道空落落的就剩我和宁老太了。宁老太放下木棍,走到了我身边。她看着我眼垂的泪,把发皱的手在旗袍上拭了拭,才揩我的眼垂。她一言不发地领着我回了她的店铺。我觉得有些惶恐,我欺骗了她,那块糖原来是为孩子们要的,虽然她允许我自己吃,但我还是觉得惶恐,不知她要怎么对付我。

  她领着我进了店铺后面,那里是小小的一个厅堂。厅堂十分空旷,目光所及最明显之处的木台上放着一个方形的盒子。宁老太打开了这个盒子,在我的注视下拿出了一张张照片。宁老太将照片竖起展示给我看,上面是两个风丽婉约的女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女子身穿华丽的红缎旗袍。而照片里的人我一下子认出来了一个,正是我的母亲。尽管她走了很久,我还是认得她的,因为她的眼角有一颗痣,和我一样,我和她分别的时候便牢牢记住了这个特征,以后才好找到她。另外一个人我就不认识了,她看起来落落大方,嘴角一抹微笑,看起来对未来充满向往,而我母亲牵着她的手,露出同样意味的微笑。

  孩子,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宁老太看着照片微笑问着,紧接着又想起我的年纪,苦笑着挥挥手。算了,你应该不知道。

  我知道。我在心底琢磨了一番,觉得我应该答得上来。我想我的母亲,因为我爱她,所以这是爱情。

  宁老太动容。可你们这么久没见了,你又是怎么知道她爱你呢?

  我咬着麦芽糖,麦芽糖的甜味泛上我的舌尖。因为一想到她我就很快乐,见不到她就没那么快乐。大家笑我没有母亲时我会有点不开心,不过大家都有母亲、都活的很快乐,他们的母亲也很快乐,还会为他们买糖吃。所以如果我母亲想到我也会很快乐,见不到我就不快乐。她一定会回来看我的对吧?

  宁老太叹口气,肩膀垂了下来,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压垮了一样,让她做出妥协。她缓缓说道:你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走吗?

  我显然不知道。我不再咬我的麦芽糖,专心地听宁老太的话。

  你母亲其实爱上了一个人。但是她爱的人不被大家接受,她又不想失去这份爱,于是她只能离开。很遗憾地告诉你,你父亲和你母亲本不相爱,你母亲的父母执意要他们在一起,这才有了你。只是你母亲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她既舍不得你,也不舍得她的爱情,她只能选择离开,但她确实一直很爱你。我于是知道了,我母亲爱上了一个外来者,并跟着她一起离开了这里。

  宁老太又从盒子里掏出了一沓信件。我这才知道那是母亲写给我的。宁老太说,母亲每个月都会寄一封信,但村子偏僻,信差又总是玩忽职守,丢了很多份。剩余的信她并没有给我看,尽管她知道是写给我的。

  我不给你看的原因是怕你受不住,甚至不理解你母亲,讨厌她。但现在我觉得该让你看看了。你愿意吗?

  我拿着麦芽糖,看着宁老太手里的信。不知为什么,我并不想打开它们。宁老太,您还是留着吧。我想自己去找我的母亲。

  宁老太很惊讶,你自己怎么去的了?还有为什么不想看看?我以为你会想看看的。

  既然我爱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爱我,那么为什么我还要看这些信呢?我应该直接去找她。

  宁老太沉默了一阵。叹口气道,你真像你的母亲。她突然笑了,笑的很开怀,皱纹也施展开来,仿佛压力一扫而空。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当时做的不够多,那么现在我的弥补。你知道吗?她又笑着说。你母亲最爱吃麦芽糖了。

  我很快乐,我母亲也爱吃麦芽糖,我和我母亲一样。我很快乐。

  在我和宁老太走出店铺时,二舅和舅妈带着一群人围了上来。二舅先喊道:宁老太,你想对孩子做什么?还想让她学她那个不要脸的母亲吗?二舅妈接着说道:女娃,别听那个疯婆子的话,当初你母亲要走我们都拦着,就是这个疯婆子阻挠。众人一句接一句,开始对宁老太发动攻击。宁老太横眉倒竖,手持木棍吼道:一群鳖孙子,老娘先前如何,今天一样打你们这些孬家伙!说着挥舞起了木棍。众人慑于宁老太的疯里疯气,纷纷溃败逃窜。我和宁老太上了架马车,起驾。我要去找我母亲,因为我爱她,不论她是个什么样的母亲。

  我脑中浮现那个画面:母亲摸着我的鬓发,耳朵,脸颊,又亲了亲她们。她面露着无奈、挣扎与迷惘。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没有选择。她身穿红缎旗袍,一种不被村里人理解的旗袍,怀揣着不被理解的想法,她只能离开。

  别担心母亲。我怀里揣着一沓信件,和一根新的麦芽糖,准备前去找我娘。我咬着麦芽糖,很甜,有时没有那么甜,会以为是烤糊烤坏了,变得苦焦乏味。不过如果相信着,它总会是甜的。

  我来了。

  一文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床很大,很舒适,但很陌生。那种陌生味不仅来自这张大床,也来自这个房间,甚至来自她自己。我怎么会在这里?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我还是我吗?这让她有点惶惑,对自己,也对这个房间。

  客厅里传来的电脑游戏的声音,清脆而欢悦地响彻在陌生的房间上空,她没想到60多岁的朱先生竟然喜欢玩游戏!可一文坐了一天的车,筋疲力尽,只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个觉,然而换了一个环境,躺在陌生的朱先生的大床上,她怎么也睡不着。

  “8月12日晚上10点,我躺在一张陌生人的大床上”一文的头脑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在她快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游戏声突然消失了,朱先生在黑暗中摸索着走进她住的房间,也躺在了这张陌生的大床上。

  一文激灵一下醒了,然而灯被关掉了,房间里一片黑暗。

  “该休息了”黑暗里,朱先生像是对一文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朱先生一躺在这张大床上,大床就不叫大床了,反而有些拥挤。一文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她与朱先生的距离拉大了一点。他们都沉默了,空气有点压抑。他睡着了吗,一文想,不说话,也听不见呼吸声,也许他真累了,睡着了。可过了一会,朱先生又说话了。

  “你去过华山吗?”

  “没有?”

  “你不是华州人吗?怎么连华山都没去过?”

  “太险了,怕!”

  “胆这么小?哪有那么险,周末我带你去。”

  “我有恐高症的。”

  “真的?”

  “真的。”

  “那你还怕什么?”

  一文一时想不起来,她犹豫了。

  “比如现在?”朱先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问,一文的心怦怦直跳。

  “黑暗。”她不假思索。

  “黑暗?”

  “是的,黑暗。”

  “那我把灯打开吧。”朱先生的声音很温柔。

  “不用了!”一文的声音有点夸张,也许黑暗更好,她想。

  “你真怕吗?”

  “”

  “你还是怕。”朱先生故意揭穿她。

  一文默然。

  “怕我吗?”

  黑暗中,一文摇了摇头,装作很平静。

  “看来你经历的太少,所以你害怕。”

  一文不知道怎样回答。

  “我不是歹人,我只是想要个生活保姆,我也害怕,我怕孤独。”朱先生在黑暗中喃喃道。

  “”

  “事实上,人对事物的恐惧来自于人自身,一般人对陌生人和陌生环境都缺乏安全感,这都源于心理作用。因为在你心里,我是陌生人,你对我有种不信任,缺乏安全感,所以你害怕。”

  一文不知道朱先生这么详细地分析她害怕的心态和原因究竟有何用意。

  “其实这很正常,但由此我可以断定,你到目前为止只接触过一个男人,那就是你的丈夫,应该是前夫,对吧?”

  一文还是沉默,因为她不想让朱先生知道她并没有离婚,而是丈夫出了事故,需要钱来医治。

  “你不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我绝对肯定。”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黑暗中,一文闭着眼睛听他很自信地分析着,真有点佩服他了。应聘时,说朱先生是一名大学教授,果然思维清晰,逻辑缜密。

  “我很孤独,你能来当我的生活保姆,我真的很高兴。”朱先生幽幽地说。

  一文的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朱先生并没有看到。

  黑暗中,一只胳膊伸过来搂住了惶惑不安的一文。

  她是来做生活保姆的,可她不知道如何做一个生活保姆,如果她能应聘成功,以后每个月她就可以拿到8000元的薪金。她不想被朱先生辞退,因为她太需要这笔钱了。

  朱先生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一文,一文没有拒绝,她转了个身,背对着朱先生,眼睛在黑暗中滚落下几滴眼泪。

  一文是从网上应聘的。

  家正公司的吕经理很热心,跟她在微信里聊了很多,问她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每月想拿多少工资。一文很直率地告诉吕经理,她需要钱,什么样的工作都行,只要工资高点。吕经理说,那当生活保姆你愿意吗?一文问:什么叫生活保姆?吕经理发了个挤眉弄眼的笑脸说:就是帮经济条件好的老人打理生活,陪他们聊天、做饭什么的,每月8000。一文惊呼:有这么好的工作?一文立刻央求吕经理为她找一个条件好点的主顾。吕经理说:这里就有个现成的,而且是个退休的朱教授,60多岁,老婆去世了,女儿在国外,没人照顾,需要服侍老人的生活,陪他聊聊天什么的,薪水绝对不用担心。一文满口答应,心想,这么轻松的活儿,这么高的工资,还犹豫什么呢。

  第二天,一文就搭乘火车,按照吕经理说的地址去朱教授家里上班了。火车到站了,一文最后一个提着行礼走下车。一路上的汽油味闻得她有点恶心,几乎辨不清方向,更别说找人了。朱先生,朱先生,她有点眩晕的脑袋里只闪耀着朱先生三个字,可那个朱先生在哪里呢?一下车她就注意到她所坐的这辆车旁边站着一个又瘦又高的中年人,从他的表情看他好像是在等人。她下意识地向他瞄了一眼,他那鹰一样的眼睛斜射过来,吓得一文忙转过头。朱先生既然已经60多岁,当然不可能是那个中年人。一文只拖着行礼往出站口走,一边走一边在来往如梭的旅客中搜寻着朱先生的身影。正在她要走出出站口的时候,迎面有个被高高举起来的纸牌子上用毛笔醒目地写着:何一文三个大字,一文忙迎了上去。

  “朱朱先生?”

  “我是朱先生。”一个清瘦干练的男人从纸牌后露出了圆圆的脑袋。

  “看着跟照片不太象。”一文怯怯地说。

  “我真是朱先生。”朱先生很坚定地说。

  一文跟着朱先生穿过马路,挡了一辆出租,坐了上去。

  真是朱先生吗?一文坐在车上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看着有点像又有点不像,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个子最多一米六五,但不管他个子高矮,年轻与否,她一定得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朱先生,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文心存疑惑,不免心事重重,她对自己的行动也颇觉荒诞。她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究竟出于什么原因让她这个骨子里很传统的女人行为会如此反常?敢独自去找一个陌生的老男人,为他当什么生活保姆!受伤的丈夫,昂贵的治疗费,这应该才是最主要的吗?

  他到底是不是朱先生,一文无从判断。自从上车以后,朱先生除了跟司机说过几句话之外,一直没有与她对话。不行,她一定得想办法确证一下他到底是不是朱先生。

  “朱先生是属马的吗?”

  “是啊,你不也属马吗?”

  “是的,家正公司的人介绍过,我坐车坐得头晕了。”

  这么说他真是朱先生!

  俩人都属马,年龄却相差一轮,而且一个是主人,一个是保姆。

  但一文与朱先生的关系很奇特,并非只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

  按照合同,一文除了照顾朱先生的饮食起居,更多的是陪朱先生谈心,但大多是在微信上聊,朱先生似乎更喜欢这样谈心的方式,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面对面的尴尬。

  朱先生除了吃饭、睡觉、谈心,更多的时间是玩游戏和炒股。可游戏、炒股对于一文来说很陌生,洗衣、做饭、清扫房子这些家务活儿,她却是内行。一文一进门就忙着帮朱先生收拾房间,刚清扫掉垃圾,朱先生就要一文与他谈心。一文坐在客厅,朱先生躺在床上。刚聊了几句,朱先生就感觉到她情绪不佳。朱先生问一文怎么回事,一文说郁闷,朱先生说那就出去散散心。一文说我现在是在你家做保姆。朱先生说两个人去,我和你,一个人去会很孤独。

  孤独?不,我不孤独,只是郁闷。

  一文不敢说她郁闷的原因是因为丈夫。

  郁闷就是孤独!

  郁闷怎么能等同于孤独?

  郁闷其实就是孤独!

  郁闷怎么可能就是孤独?

  正是因为孤独所以郁闷。

  郁闷的原因难道一定只是孤独?

  我是从我们的情境出发来说。

  我的情境跟你的情境不一样。

  他们的谈论有点剑拔弩张了。到底什么是郁闷,什么是孤独,郁闷是否源于孤独,一文不想跟朱先生辩论下去,但她绝对否认她是因为孤独而郁闷。第一次聊天,他们却在为这无聊的问题各持一词,两个人也许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心中的烦闷而已。

  最后还是一文做了让步,因为一文想到了丈夫和医疗费。

  朱先生从屋子走出来,坐在了一文的对面。

  坐在对面的朱先生却不像微信上的朱先生那么侃侃而谈,几乎很少说话。

  “朱先生父母不在这里住吗?”一文又试探性地问。

  “他们在浙江。”

  “浙江?这么说朱先生是南方人了。”

  其实不用问,第一次碰面,一文就从朱先生的长相上看出他是南方人了。

  “对,我祖籍浙江,不过一直生活在北方。”

  “那你妻子呢,也是浙江人?”

  “应该是前妻,离婚八年了,她是广东人。”朱先生语气很淡漠,似乎是与他无关的事。

  “哦,对不起。”

  “没关系。”

  朱先生说这句话时应该是真诚的,因为一文从朱先生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上感觉到离婚的阴影对于他来说早已淡去。虽然现实中的朱先生不是很健谈,但一文却不想沉默,他不说话,她便主动出击,象公安人员调查户口一样探寻能捕获到的有关朱先生的所有信息。可一文还是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朱先生。

  “朱先生,您真是朱先生吗?”

  “我当然是朱先生!”朱先生表情自信,语气坚定,不容一文有丝毫怀疑。

  一文点点头,坚信他确实是朱先生!

  第二个晚上来临了。

  收拾完杯盘狼藉的餐桌,一文躺在了床上,依旧是那间房子,那张床,朱先生依旧爬在电脑上玩游戏。床已不再陌生,但这间房子的空气静得有点怪异。没有人语,只有键盘的哒哒声和游戏里的鬼哭狼嚎声,好像房间里的两个人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

  也许我们真是不相干的人?其实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人!一文心里想着朱先生的淡漠,觉得自己这次不只是做了保姆,而是彻底做了回“小姐”。一文的心有点受伤,如果她在情感上接受不了,她一定要走。可这个工作才干了一天时间,就要辞职,朱先生肯定不会给薪酬,她岂不成了免费的三陪小姐!这真是她预先没有想到的。

  他真是朱先生吗?真是那个在微信上细心热情,对她嘘寒问暖的朱先生吗?真是那个昨夜与她一夜温存的朱先生吗?她不敢相信,坐在电脑前的这个曾经与他肌肤相亲的男人突然之间又回到了陌生人的角色。

  陌生人!他们本就是陌生人!游戏里鬼哭狼嚎的声音肆无忌惮地叫着,一文心里很烦躁,甚至有点恼恨了,但她却不想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即使她有任何不满,朱先生也是视而不见。白天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朱先生依旧爬在电脑上忙着玩游戏,忙着炒股,那场辩论过后,他们再没有任何交流,也不再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如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样各行其是。

  23点20分,一文躺在昨晚曾经躺过的这张大床上,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大床,一文没有了初到时的害怕,也没有了昨夜的温暖,却有种落寞和伤感。

  凌晨1点38分,朱先生关了电脑,熄了灯。黑暗中,朱先生躺在了一文身边,那种气息既熟悉又陌生。床依然很拥挤,但一文纹丝未动。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没有任何回应。那只胳膊很尴尬地犹豫了一下,又没趣地缩了回去。

  这一夜,他们辗转无眠,一夜无语,却没有了肌肤之亲。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我在宿舍上学姐 在学姐的裙子里吸吮 学弟你慢点学姐好痛

  凌晨5点,一文提着行李来到了车站,后面没有朱先生。

  临走时,朱先生提着一文的行李要出门送她。

  一文从朱先生手里接过行李,说不必了。

  “能说说原因吗?”

  “什么原因?”

  “你走的原因。”

  “我怎么来怎么走,很正常。”

  “你在赌气吗!”

  “没有,我恨我自己!”

  “恨你自己?恨你什么?”

  一文没有回答,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朱先生看着一文的背影叹了口气,他还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她来不是为了当生活保姆的吗?他接纳她不就是为了排解孤独的吗?难道跟他在一起她也孤独吗?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一文坐在了来时乘坐的那辆班车上,座位已满,可车还没有开。车里混浊的空气让一文又开始头晕了,她把头靠在了座位后背上,这才想起她走时忘了向朱先生要这两天的工钱,可是,她是自己主动要走的,朱先生能给吗?一文想起了家中等待医治的丈夫,心情焦虑起来。她又回忆起昨晚与朱先生的尴尬场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是啊,比起她受伤的心,什么薪金,什么治疗费,通通见鬼去吧!

  他真是朱先生吗?

  她真的遇见过朱先生吗?

  朱先生,朱先生!

  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应聘过所谓的“生活保姆”!

  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到过那个所谓的朱先生的房间!

  也许她根本就没有来过这座城市!

  也许她来到这座城市却没有见到什么朱先生!

  也许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朱先生!

  没有见到,于是,她只有怅怅地原路返回了!

  从此,她的微信上再也没有朱先生的头像,那个虚幻的影子在空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