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社会万象 今日头条新闻 开心一刻 论文 成语故事 传统文化 绝地求生官网 荒岛特训 光荣使命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陈立农别要了我疼污文 我有点疼但是我还能忍

2019/5/11 11:19:59 移动版

  篇一: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陈立农别要了我疼污文 我有点疼但是我还能忍

  我嫉妒她。

  我们在高中相识相知。

  那个时候,我收到过唯一的情书,我愿意和她分享。

  没有炫耀,是因为她懂我。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主见,其实很多事情我都会和她交流,她总是掌握着话语的主导拳,但就算她喋喋不休,却不是那种强势的语气,她总是能逗我笑,我能感到温暖。我觉得她是温柔的。虽然我常说,你这个疯婆子,别想嫁出去了。

  放学后,总是一起走在路上,我们住同一个方向,但我家会先到。一开始我问过她,我说你家离我家还有多久?她告诉我,大概走7.8分钟的样子。我说拜拜。她挥挥手。

  最开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画面里,只是她是我的同桌,差不多和无数个良好友谊开始的设定一样,但我记不到开场白是什么了,那天,她带了个蓝色的朔料手环,然后才是她的脸。

  她说,夏天,留长发不觉得受罪吗?

  好像是这句。

  我觉得我比她漂亮。或者说,她不漂亮。

  但她是那种好几天不洗头发,都无所谓的女孩。

  我们都在学校里,她就坐在我旁边。

  但我感觉,她比我自由。

  她会打架,她并不是看上去像男生的那种女生,我的意思是,她不是什么扮演男性角色的同性恋,还有,就是,她个子还没有我高。

  那天早上我刚到学校,都在议论她刚刚打架的事情。她看上去很气,头发也是乱的。

  刚好那段时间,有个男生经常给我买早餐,我本来想拒绝的,但又觉得这是别人的好意,我当然知道他在追我,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卫婉的说。

  是一个面包和一瓶酸奶。就在我桌子上。

  她没有哭。其实在我内心,我不好奇她为了什么而打架,我惊奇的是,一个女生为什么要去打架。

  我问她,你吃早餐了没有。

  她摇头。

  我把面包和酸奶拿给她。

  然后我问她,为什么不吃东西呢?

  她喝着酸奶说,今天早上,我感觉不饿。

  这个时候,她默默的哭了。

  从那一天起,这个男生再也没有给我买早餐了。

  “舒怡。”

  她疑问的看着我。

  我说,有你真好。

  她说,友谊万岁。

  我觉得,我的家算模范家庭了。

  无论形式还是内容。

  我爸在电厂里是个小干部。他的爱好是钓鱼和书法。

  我初中被迫去学过书法,上了高中,因为要高考,我解脱了。我还记得我的那个书法老师,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头,学生自习练习的时候,他坐在讲台上,会打瞌睡。

  我妈,家庭主妇,有点旧社会思想,我是说穿着上,她特别看重她的那些金银首饰,从小到大每一次给我开家长会,她总是打扮得很庄重。说实话,我内心觉得特别丢脸。但她是我妈,我不能伤害她。我只是说,妈,不用这样,不是什么大事。

  她说,你一个孩子,懂什么。

  我没有和她争论,她那点小心思我怎么不懂,还不是希望她那样穿,让别人觉得我们家有面子,她女儿,不是随便好欺负的。希望我们老师关注我什么的。

  除了逢年过节,我妈和会亲戚朋友打打麻将。平常一家三口的云淡风轻的日子,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或者闲的时候,她会刺绣。是她唯一打发时间的东西。

  我记忆中,他们没有吵过架。偶尔的争嘴,全部是为了我。在他们强大的爱笼罩下,我没有什么发言拳。

  我父母不会长篇大论的给我说道理,有提醒和叮嘱,也有适当的强迫。但真正的形成我性格的,是无数个日子里,他们的言行举止,这种无言的习性感染到我的骨髓里。

  不过在高二下半学期的时候我还是恋爱了,对于我来说,这个节骨眼上,几乎是罪恶的。但我无法克制对他的喜欢。我和舒怡分享种种关于我的情感,关于我和她。

  我无比的信任她,就像我无比的嫉妒她比我活的自由一样。是的,在我的印象里,没有男生追过她。要不就是,她没有说。可是又怎样呢?在男生的世界里,总把女生的嫉妒看得很浅薄,其实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我怀疑舒怡可能也嫉妒我,但她和我一样藏得很深,因为我们都爱着对方,这种纯粹的友谊面前,嫉妒有时候是一种认同,是可以灌溉开出花朵的,而不是彼此伤害和背叛。

  那段日子放学后,舒怡不经常和我一起回家了,因为那个男生会送我,陪我走。而我两个都想要。

  舒怡一句话,就化解了我的这种情绪。

  她很直接的问我,今天,你要谈恋爱吗?

  我说,可能。

  她背起书包就给我说拜拜,爽朗的说,明天见。

  要是我回,不。

  她就说,那就一起回家。

  情人节,他送我的一盒德芙巧克力。我给了舒怡一半。

  她笑着说,有你真好。

  我也说,友谊万岁。

  后来那个男生在QQ上给说我说。

  说觉得我们不合适,说我们话都少,他感觉很累。

  没有再多的,而我几乎崩溃。

  是的,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的经过,也没有什么海枯石烂的爱情故事。我不是为了他提出分手而难过,而是我感觉他的字里行间的语气,他觉得我不够古灵精怪是吗?他觉得我是没有内容的花瓶是吗?我轻蔑一笑,虽然眼含泪光。

  我就了回了一个字,好。

  然后我一头扎进了学习里,其实我成绩一直不差,只是现在更努力。不是为了缓解或者因为失恋而用学习发泄,而是这种不痛不痒无聊的人,让我更深的去想到我的父母亲。我想考个好大学,别问为什么,要问就这是这个理由。

  “舒怡,没有巧克力了。”

  她说,你还有我啊。

  我说,我一直有你。

  高中三年,我们什么都聊过,男人,女人,爱情,同性恋,家庭,歌星,电视剧,等等。除了天文和宇宙。

  舒怡的爸爸承包工地的长期在外面出差。

  去她家吃饭的时候,我很喜欢舒怡的妈妈,她穿着时尚,会和我们聊男人,爱情,感觉像把我们当她的朋友相处,她还抽着烟给我和舒怡说,女人,要有自己的工作,要学会独立,这样在感情里,就不会受到没有意义的伤害。

  私下我问舒怡,你妈妈做什么的。

  舒怡说,闲着,什么都没有做,和我爸电话里经常吵架。

  我是第一次在同龄人的房间里,看见钢琴。

  舒怡的房间,差不多和我家客厅大了。在二楼。她家是别墅,三层楼的。

  我睁大眼睛问她,你还会弹钢琴吗?

  她笑了。

  她说,摆设而已,以前学过。只学了一个星期,就不想学了。对于我来说,钢琴只是好看而已,摆设。

  我真的羡慕她,可能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吧。

  要是我爸,给我买了钢琴,我学了一个星期不想学了,我感觉我爸不会爆跳如雷,但可能会沉默生气,甚至深夜哭泣。

  舒怡说,有时候,我妈在家,但我常常感觉不到她。

  我说,房子太大了吧。

  她笑了。

  我好奇问她,你爸,对你有什么要求吗?

  她说,他对我,没什么要求。好像只有我的要求。

  我笑了。

  舒怡接着说,也有的,但我爸对我的教育和要求,可能有些不一样。

  我叫她说来听听。

  “我爸爸从小给我的教育是,如果我学坏了,就不用回家了,他说他说到做到。最近一次见他,还是两个月前,我和他在餐厅里吃饭,他说,我现在大了,谈恋爱什么的,他不会管我,但如果发生不该发生的意外,就是说如果我怀孕,他就不再回这个家了,也不要我这个女儿了,连我妈也不要了,因为她觉得,我妈是有责任的,他还说,如果我能找到一个踏踏实实爱我的人,他可以养我一辈子,包括我的丈夫。”

  我简直不敢相信有这样的父亲,平常我在家和我爸妈看电视的时候,有亲热的镜头,我爸会切台。

  我给舒怡说,我确实很吃惊。

  她说她习惯了。

  我感觉不对我说,你和你爸去餐厅吃饭的时候,你妈呢?

  她说,那个时候她好像在外地旅游。

  我说,是呀,我都忘了,你经常一个人在家。

  她说,我不会像我爸妈那样自私,我要对自己好,不为任何人,不为任何人。

  那个时候,我坐在她的床上,她就在我旁边。她一直留着短发,喜欢吃薯片和地摊上的各种小吃,她有点像个矮冬瓜,哈哈,稍微微胖。

  那个下午,她带我去她家的天台。

  夕阳西下。不远处,有成群的鸽子在盘旋。

  有风吹来。

  我听见她说,抱抱我。

  那天离高考,还有三个月。

  在去上大学之前,假期里,我和她去了一次海南。

  没有什么比和舒怡在一起更让我安心的事情,当我们光着脚丫,一只手提着鞋子,一只手牵着彼此,在即将暗淡的余晖里,沿着沙滩,身后是我和她长长的脚印,我知道脚印终究会被风沙掩埋,但我相信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我和舒怡掩埋和阻隔。我有时候会觉得,舒怡就像我的妹妹,或许上辈子,我们就是姐妹,喝过了孟婆汤,然而今生又相遇了。

  舒怡说,你相信那些故事吗?

  我问她什么。

  她说,女人不会有朋友的故事。

  我说,我们不会。

  她说,我们的故事,但愿永远不要成为别人的。

  我说,不会。舒怡,如果男人和你,我会选你。

  我稚气冲动,对舒怡,一直都是。

  我感觉我和她在我们的情感上,我比舒怡主动。虽然我没有她那么有自己的见解和那么多想象力。

  她说,不是这个意思,你要是婚姻美满,生活幸福,我比谁都开心。

  我说,你的口气,好像我妈妈。

  她笑了。

  她说,我宁愿吃你的巧克力,也不会去喜欢你的男人。

  我说,舒怡,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我的意思是,如果未来,无论是你的男朋友还是我的男朋友,哪怕是一点的暧昧,都必须告诉对方。

  那一天我像舒怡,而舒怡像我。我不知道原因。

  她说,这种狗血剧情,也只能发生在烂人身上了。

  我说,小说和电视剧都是别人的故事。我们是我们。

  她相信我。

  我们饿了。

  在海边的大排档,舒怡吃龙虾的时候,嘴角全是油脂。我递给她纸,她水斣完再擦。前面一排有个吉他手,在给一对情侣唱歌。我从来没有听过,很好听,好奇什么歌。我看着那个吉他手。舒怡问我,你想点歌吗?我请你啊。

  我说不,我只是好奇这歌叫什么名字。

  舒怡说,露天的电影院,郁冬的。

  我更好奇了我说,你怎么会知道呢?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听民谣。

  舒怡说,不是那么喜欢啦,只是听过。还不错,有段时间,经常听。

  我说,我怎么不知道。

  舒怡说,因为后来不听了啊,就忘记告诉你了。

  我随口就问,那段时间,是多久哦。?

  舒怡说,有时候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吧。

  我说,你和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从来没看见过你听歌。

  舒怡说,因为我要和你说话啊。

  我说,舒怡,你小心,我会爱上你的。

  她说,我以为你早就爱上我了。

  我们一起笑了。

  上大学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学校的宿舍,而是自己在学校外里租了一个,只有卫生间的单间。这一点上,哪怕我不这样要求,我爸也希望这样,而还真不是我要求的。

  不过刚好称我意,我跟舒怡说了。

  我自己一个人住,你随时可以来找我玩。

  舒怡认识了很多的朋友,她没有上大学。

  我有时候,在微信上经常刷到,她出去玩的照片。

  我嫉妒她,她依然那么自由。

  还记得当初,我羡慕过舒怡的钢琴,但听了她关于她的父母,现在才明白成年人世界的拉扯,无形中往往也拉着我们的青春,但他们没有感觉。这种单纯的羡慕,也只能是钢琴的模样了,舒怡家是有钱,但我比她富有。

  我选择了国际贸易英语专业。

  我没参加任何社团。我觉得完全是浪费时间。但并不代表我不交际,总之我更想的是,未来的经济独立,人生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和选择。

  好像就这样我和她走远了,不是随着时间。有时候走远,就是一瞬间,只是随着时间,你突然感觉到了而已。我们的生活的交集只有回忆,毕竟,现在我和她完全在两种生活状态下。她不再坐到我的旁边。

  偶尔在她的微信朋友圈点个赞。

  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我问她恋爱没有,她说没有。

  她问我,好不好,最近。

  我说,老样子。

  就这样这种联系,持续了一年多,她也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没有去找过她,就算假期回来,也没有。她到是邀请过我一次,去唱歌喝酒什么的,但我只想见她,而不是她和她的朋友,所以只好扯别的理由,敷衍过去。

  特别神奇,好像以前说的那些话。感觉很腻,会起鸡皮疙瘩,然后再也说不出口。

  但我依然默默的关注着她。

  本来我以为,她应该不会来找我了。

  她都过惯那种烟花啤酒的生活,来我干什么呢?看我学习,两个人发呆吗?我自己都觉得,她不应该来找我。

  挂了电话后,我看了看屋内周围的卫生坏境。感觉像某个亲戚要来看我,这种疏远让我有些心痛。

  她来了。我大二读到一半的时候。

  她说,她有好多事情和我分享。

  我说,好呀。

  我也有很多事情想和她分享,比如我的学习,还有我认识了一个叫叶的女孩,她带我去了一个哲学社团,我们交流很多也聊的来,还认识了一个男生,他送了一本尼采的书给我。

  可我不打算说,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我知道,她会给我说什么,社会上的那些花花事吧。而我反过来说一句,我最近对哲学挺感兴趣的。我觉得这绝对会是尬聊。而这种我还会觉得,好像会多少的伤害她。

  但我想,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凭着对她的信任和就算感觉上的疏远但心底永久流淌着的那份情感,无论流得再深再远,我也能感觉到。

  她化了妆真好,她恋爱了真好。

  她比以前漂亮了,真好。

  至于我的化妆品,如果唇膏算的话。

  我和她去吃烧烤,喝了点啤酒,我脸通红。

  借着这点酒劲,我说,你以后想干什么?

  其实我想说,你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有些堕落,我知道你家有钱,可这样一直玩,好吗?这样直接说,无意会伤害她。但我爱她,又不能完全一点不说。我不知道。一年多再次见到她,她兴高采烈的和我拥抱,我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却有一种不安。

  她说,找一个踏实爱我的人啊,我的人生太简单了。

  我笑了问她,找到了吗?

  她说,当然没有。

  晚上我们回来,我澡都不想洗,只想睡觉。

  但她好像很清醒,硬要说给我化妆。

  她的包包里,各种各样的化妆品。

  我拗不过她。

  就给她摆弄吧。

  她给我画唇线的时候,离我很近。

  我感受着她的气息。

  我看着她的唇。

  我说,舒怡,你说,你会对自己好,不为任何人,现在依然是吗。?

  她叫我别慌说话。她在化妆哩。

  我等着。直到我感觉镜子里的那个人不像我。

  她问我,怎么样,漂亮吧。

  我微笑点头。

  然后她说,我当然会对自己好啊。

  我说,我不相信你。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你会为了我,对自己好吗?

  她沉默了几秒说,可以呀。

  我只是疲惫我没有醉。

  我不想拆穿她。

  我说,睡了吧,我们,晚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像个孩子一样看着我。

  我太累了,不想理她,转身过去,准备睡觉。

  进入睡眠前的意识,,我好像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

  我的舒怡,一个接着一个的谎言。

  她说,她要去全球旅行。

  我祝福她。

  没过多久,我和哲学社的那个送我书的男生好了,他第一次牵我的手的时候,我感觉他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不过经历了第一次,后来他在学校里,在街上,牵着我的手,都很自然了,现在,我会主动去牵他的手,他眼里有种得意的神情,但他藏得很深,用不经意的笑伪装,可惜被我发现了。我们去郊游的时候,在中巴车上,有四个小时的路程,我靠着他的肩膀打瞌睡,他动都不敢动,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男人。

  大学毕业,我回到了家乡,我在当地一家外贸公司实习,我暂时没有什么远大的规划主要是好像很多也不实际,我想陪陪家人,这就是我目前的规划。他还在我身边。我叫他,抽个时间,来我家里吃饭。他说,好。没过三天,他就飞过来了。

  我和舒怡很久没说话了,半年前,我问她在哪里?

  她说她在韩国。

  当时好像有什么事情,就错开了。也没有回她。

  她微信朋友圈最近停止更新了,之前也没有看见她发她旅游的照片。

  可我们并不是爱情。所以,我并没有多想。就算她屏蔽我,我也不会生气。她不想说,我就不会问。我只能做好我自己。

  有一次去超市购物,我打电话给我妈,问她洗洁精什么牌子?。这个时候我的正面居然走来舒怡的母亲,推着推车,推车里面坐着一个孩子,两三岁的样子。她假装没有看见我,我也正在打着电话,就这样擦肩而过。

  那天是周末,在家里吃了饭,我说我要出去逛逛和朋友。我妈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去吧。她以为我去和我男朋友约会,上次他来家里吃饭,走后,我爸妈对他的印象不错。

  出了门后,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离晚上八点还差一刻钟,但接近冬天的11月,天已经黑了。

  我打电话给舒怡,通了没人接。我就一直打。

  她还是接了,一接电话,她就说抱歉,说没听见,说刚才在洗手间。

  我问她,你在哪里?

  我的语气没有任何情绪,很沉闷。我希望她能听得出来。

  她说,我在家。回来一些日子了。

  我挂了电话。

  我打车去了一家安静的酒吧。

  找了个角落的卡桌。

  我把定为发给她,语音里,我说,来找我,我想自杀。

  她说,我马上来。

  17分钟,她来了,我一直看着时间。

  我叫了一件灌装的啤酒,18瓶。

  她急忙来到我跟前。

  问我怎么呢?

  她没有化妆,我看见她深陷的黑眼圈。

  我叫她坐下。

  我像男人那样说着,没怎么,什么都别说,陪我喝酒。

  我心里想舒怡,你要是今天什么都不给我说。

  我醉了,醒了。

  再痛,我也不会再爱你了。

  那天我们都醉了,她什么都说了。

  她就是个傻瓜。

  什么爸爸破产,父母离婚,别墅也被卖了。

  自己的感情也不稳定。

  但她希望在我的世界里,她是潇洒的那只鸟。

  她不想我安慰她,同情她。

  她就是个傻瓜。

  我告诉她,无论怎样的你,你都是那只鸟。

  我梗咽着说,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说,对不起。

  我们抱在一起哭了。

  那晚,在她的房间里。

  我妈妈的三个未接,我回了电话过去,我说,我在舒怡家。

  我妈说,哦,你那个高中同学啊。

  我迷迷糊糊的在她的客厅看着那架钢琴。

  舒怡说,那是她唯一能留下的东西。

  然后她说,其实是,卖不出去,便宜了又觉得不甘。

  我们哈哈的笑了。

  这孩子,为了搬运这架钢琴过来,还花了不少钱。

  毕竟她爸爸。

  哎,不想说。

  舒怡在一家酒店当前台,她说她很满足,她能养活自己。

  我觉得她还算幸运,无论怎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至少她爸,给她留了这一套房子,差不多有60个平方吧。

  客厅里,除了那架钢琴,就是张两人的沙发,没有电视和多余的摆设饮水机都没有,也没有冰箱,她很少在家里吃东西,茶几上只有一个碗和一个杯子。

  两年后,我要结婚了。

  接亲的凌晨,我让舒怡给我化妆。

  她给我画唇线的时候,我看着她的唇。

  感受着她的气息。

  我想我会一如既往的爱着这个女人。

  我们不是别人的故事。

  篇二: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陈立农别要了我疼污文 我有点疼但是我还能忍

  一开始就谈钱,很俗吗?

  坦白说,年幼的时候,我并不觉得穷是件丢脸的事情。

  因为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大家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也没觉得那家过得很富裕。

  但长大一点儿之后,觉得“钱”这个字虽然很俗,可我越来越喜欢。

  那个时候,老师在课堂上和我们谈的都是长大后的理想。

  同学纷纷举手,并水旜了自己的理想:做“医生,老师,科学家。”

  大家的理想,几乎答案完全一致,为别人、为国家贡献一份自己力量,当时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说:“我的理想是长大以后要有钱。”

  那个时候,父母很少会和孩子谈钱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和孩子谈钱,可能会走上歪路。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初中到大学,父母口中“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渐渐变成了“书读不好,将来怎么找工作?怎么赚钱?怎么养活自己?”

  不知不觉,人们对金钱的态度,真是180度的大转变。

  有句话说得挺好:“小时候谈钱只觉得俗气,长大后谈钱却只剩下了迷恋。”

  越长大越发现,钱,真的很重要。

  在微博上曾经有一个话题:“谈论钱是否能给你带来幸福感”。

  其中有个网友回答很精辟

  “终于明白了先谋生后谋爱的道理,努力了很久开始升职加薪。这时,你发现月薪3千时出现的男人和月薪3万时出现的男人真的差别很多。你赚钱以后,给父母买了新手机,父母嘴上说着浪费,回头就和朋友炫耀。原来,钱不能代表幸福,但有钱真的容易幸福。”

  是啊,幸福是一种感受,有人说和钱没有关系,也有人说有钱就能拥有幸福。

  也许,有了金钱,你又需要健康;有了健康,你又需要自由。

  如果让你做出选择:一是钱,二是健康。你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呢?

  这个世界,其实没有百分百的幸福。

  只是,拥有金钱的人,才会更大的概率,去拥有幸福。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没钱的日子不难过,而是根本没法过。”

  《当幸福来敲门》这部电影我很喜欢,故事讲述了一个男人独自把家庭扛在肩上的故事。

  男主加德纳,因为工作不顺利,工资连基本生活开支都无法支付,所以妻子忍受不了就选择离开了加德纳和孩子。

  就这样加德纳一个人在没钱的情况下带着孩子在流浪街头,这一刻对他来说,钱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因为付不起违例停车的1200美元罚款,被迫用10天的牢饭来偿还。很难想象,一个人只是因为停错车又没有钱,就不得不在人生履历里加上坐牢这一项。

  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越穷越见鬼,越冷越刮风“。

  从牢里出来后,他没钱交租,被房东赶出门,只能带着儿子去地铁站过夜,甚至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要去卖血来供儿子吃饭。

  但即便如此穷困潦倒,他也没有放弃过,从底层的推销员做起,拼了命地付出努力,最后成为了知名的金融投资者。

  加德纳给儿子上了生动的一课。

  儿子的童年有一半时光,因为父亲的穷困潦倒而饥寒交迫;但又有一半时光,因为父亲的富有而生活无忧。

  他明白了,想要拥有平静和安宁,只有自己负重前行。

  加德纳在最穷的那一刻,依然对儿子说:“如果你想要什么,自己要努力去争取。”

  其实对有钱人来说,钱显得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对穷人来说钱,有时候就是命。

  如果你想要活得好,光靠努力是不够的,你得要学会拼命才行。

  当你出生不好的时候,除了拼搏以外,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在成年人的字典里可以说没有“容易”二字。

  美好的生活不会凭空而降,必须是你付出了努力。

  篇三: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陈立农别要了我疼污文 我有点疼但是我还能忍

  冯必成将后备箱里的最后一桶油漆拿出来,递到江攀龙手里。看到江攀龙和胡侃先后向自己挥手,走出自己的视线之后,他便转过身,重新上车,发动油门。

  “不让他们两个知道?”

  唐文光按下按钮,将副驾驶位置的车窗缓缓向下调,向车窗外吐出一口烟。这根烟是他刚刚点上的。之前由于江攀龙和胡侃这两个不抽烟的人在车上,他一直憋着没抽。

  “对。我们自己去,万一发生什么事,也不会牵连到他。”

  冯必成迅速地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行驶。

  步行街后方的马路,是一条只有两条车道的狭窄马路。平日里,这条马路总会在上下班高峰期堵得水泄不通。在节假日,更是如此。反常的是,今天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几辆正在行驶的车,只有少数几辆小车停在路边,或者停在人行道上。

  “哎,哎!你这是往哪边开啊?这个方向不对吧?”

  唐文光惊讶地看向车窗外,再看向冯必成的侧脸。

  “先去胖子家,把他一起捎上,”冯必成双手紧握住方向牌,双眼直视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十字路口,“如果‘那边’刚好有‘那种人’,只有我们两个,恐怕不一定保险。”

  行驶十几分钟后,冯必成把车停在一片小区的大门口。这片小区被刷黑漆的围墙和大门紧紧围住,只有右侧大门上的一个长方形小门洞是敞开的,供行人日常进出。

  吴国坤和金鑫刚好站在大门前方,挡住长方形小门洞。冯必成刚把车停下,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向车身右侧走去。

  吴国坤似乎没注意到唐文光的存在,大步走向副驾驶座,一只大手径直将右前方的车门拉开。

  “你到后面去坐吧,让胖子坐副驾驶,”冯必成转过头,对唐文光说,“胖子的体积太大,让他坐在后座,他会憋得不舒服。”

  “呵。”

  唐文光发出一声干笑,从副驾驶座里钻出来,跟在金鑫身后。两个人先后钻进后座。

  吴国坤一屁股坐到副驾驶座上,随即将副驾驶座前方的空隙调到最大。

  “胖子,你知道‘那个地方’的地址,对吧?”冯必成问。

  “是的。大龙和林鹏都和我说过。”

  吴国坤将副驾驶座右侧的车窗完全打开,将车身右侧的反光镜调整到最大角度。随后,他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支烟,再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烟。

  众人很快驶入老城区。

  清河市的老城区和许多二、三线城市的老城区差不多。放眼望去,大片的街区都是整片的老房子,每一片房子的样式都是整齐划一的,除了外墙表面的破损和灰烬的图案不同,以及贴在每栋楼表面的号码牌上的数字不同之外,同一片小区里的所有楼房几乎都是完全一样的。除此之外,某几片小区之间偶尔会看到一片被铁板隔离墙围起来的空地。有的空地中央还有孤零零的一两栋尚未被拆除或者只被拆掉一部分的老房子傲然耸立。走在大街上的人多半都是白发苍苍、衣衫褴褛的老年人,偶尔也会有急匆匆赶路的中年人,却看不到几个年轻人的身影。

  “开过这个大下坡,然后再往左拐,从路左边的斜坡拐上去,就到了。”吴国坤埋头盯着手机上的导航软件。

  冯必成突然瞪大双眼,用力踩下刹车。轿车迅速地减速,停在下坡末端的一排斑马线之前。

  一个手里提着买菜用的小拉杆箱的老太太正在马路中间慢悠悠地向前走。她似乎有些耳背,没有注意到向她驶来的车,连车轮在马路上摩擦的声音都没听见。

  “嘀——嘀——”当老太太跨上对面的马路时,后方传来的喇叭声已经传到冯必成和吴国坤的耳朵里。

  “切!”

  冯必成低哼一声,用力往左打方向,拐到左侧的小路上,随即向前方的“Y”字形路口的左侧通路行驶。那是一个向上的斜坡。

  行驶到斜坡顶端之后,冯必成停下车,从车上下来,看向位于自己左前方的小区大门。

  这片小区,也是一片被漆成黑色的铁栏杆和两扇大门挡住的小区。从围墙外面往里看,刚好可以看到两栋几乎一模一样的五层楼房。小区里铺的是水泥路,能够供体积和重量都不太大的小轿车通行。只不过,小区里看不到一个人影。就连大门边缘的传达室里面都看不到人,只能看到一件挂在墙上的旧衣服。

  “就是这儿?”

  唐文光和金鑫先后从车门的两侧下车。两人同时把目光投向紧闭着的铁门。这个铁门上,也有一个长方形的门洞。只不过,这个门洞像是关闭着的。

  “没错。就是这里。”

  吴国坤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大步走到大门之前,张开手,往门框上一推。长方形门框缓缓向里侧打开,发出微弱的“吱呀”声。

  四个人沿着水泥路一直往前走,走到两栋楼房之后的一片空地前方。楼房的一楼是几间用于开店的门面房,每一间房子的大门都向外侧敞开。但是,每一间店铺上方都没有招牌,如果只是站在外面看,几乎看不出是什么店。

  “是这边!”

  金鑫率先抬起手,指向从左往右数的第二间店铺。这间店铺表面的门是两扇完全透明的玻璃门,和其他店铺都不同。靠近门边的两把椅子上分别坐着两个小男孩。这两个小男孩手里都握着一把牌,正在和坐在自己对面的同伴打牌。

  四个人先后走向两扇玻璃门。冯必成和吴国坤先后把两扇玻璃门向外拉开,大步往里走。

  坐在靠近店门的两个桌位上的四个小男生同时转过头,望向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速之客。四个人脸上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有一个戴着圆眼镜的小男生还张大嘴,像是看到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一般。

  “欢欢迎光临。”

  一个体型瘦小的小个子男人从柜台后面的凳子上站起来,向冯必成和吴国坤打招呼。

  冯必成象征性地向小个子男人还礼,随后向坐在靠近柜台的一个桌位的两个男人看去。除了小个子男人和四个小男生之外,整个店铺里只剩下这两个一边抽烟一边打扑克的男人。两个男人都穿着一身与天气不太相符的紧身牛仔装,低着头,不声不响地打扑克,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刚刚走进卡店里的四个人。一看到这两个男人,冯必成就忍不住皱起眉头来。虽然他没有在那天的漫展上看到这两个人,但这两个人的气质很明显和参与打架的那几个人很相似。他一眼就看明白,这两个人很可能是被请来镇场子的。他们和玩牌的小男生们格格不入。就连这个看守柜台的小个子男人也不像是正经人,和这两个男人很可能是同类——虽然他也没出现在那天的漫展上。

  “请问您四位是要来打牌吗?还是想来买卡?”

  小个子男人从柜台后方走出来,走到冯必成面前。他的脚步很轻,走在地面上,几乎不发出多少声音。

  “王克在不在?”

  吴国坤上前一步,一边瓮声瓮气地对小个子男人说话,一边四处打量店铺里的摆设。他看到,贴在墙上的几张卡牌游戏宣传海报都歪七扭八的,有两张海报上还残留着几块没有被擦干净的灰尘。柜台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连装饰都没有。两旁的木制橱柜里倒是摆放着一些极战王卡盒,但大多数都是已经被拆封的旧卡盒。尚未拆封的新卡盒的数量用两只手就能数得清。

  “啊?老板这几天家里有事,暂时不会来店里,让我替他帮忙看店”小个子男人搪塞道。

  “我们有重要的事要找他,”吴国坤再次上前一步,大肚子几乎快要顶到小个子男人身上,“我们打过他的手机,但他的手机这几天一直关机。你有没有他的其他联系方式?”

  “没没有”小个子男人连连摇头。

  身穿紧身牛仔装的两个男人先后放下自己手中的扑克牌,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左一右地站到小个子男人身边。两人先后对冯必成和吴国坤露出不善的目光。

  “哎,小兄弟们,你们玩的是什么牌啊?在哪里买的?”

  走在后面的金鑫突然弯下腰,看向其中一个小男生手中握着的一把牌。他看到,这个小男生手中的卡牌的表面只套着一层薄薄的绿色塑料膜。而且,这层塑料膜的质量不怎么好,正反两面都有颜色,对卡牌表面的内容有一定的遮挡作用,在光线较暗的环境之下,可能会让人看不清卡牌表面的内容。即使如此,他也能看出,小男生手中的几张卡牌的印刷质量都有问题。这几张牌的卡图的颜色印刷全都不齐,有些地方掉色,有些地方颜色过重或者过浅,卡图边缘的方框线更是不均匀。不仅如此,这几张卡牌的卡名和卡牌效果的印刷也不齐,好几张卡牌的卡名的印刷都是错版的。有的卡名被印刷到框架之外,有的卡牌效果被印刷到贴近卡图的地方,还有的卡牌的卡牌效果根本就不对。

  “极极战王卡牌啊,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地下通道里面的文具店里买的”

  戴着黑框圆眼镜的小男生一边抬起头,一边把放在自己右手边的铁盒从桌子上拿起来,递给金鑫看。黄色的铁盒表面到处都是掉漆所形成的破损。铁盒顶端的盖子还凹陷下去,使表面已经支离破碎的怪兽图案变得更加走形。

  “这这些都是盗版卡啊!你们怎么能去不正规的店买盗版的卡呢?”

  金鑫忍不住把两个小男生的卡组从桌面上拿起来,仔细翻看。这两个小男生手里的卡全都是粗制滥造的盗版卡。无论是什么罕贵度的卡,都被印刷得和普通的平卡无异。用手指摸上去,什么感觉都没有——或者说,只有一种干干巴巴的感觉。

  “我我们没钱,买不起正版”戴眼镜的小男生似乎有点羞愧,忍不住低下头。

  “正版多贵啊!谁花得起那钱啊?有那钱,还不如去给游戏充值呢!”坐在对面的另外一个小男生却昂起头来,理直气壮地和金鑫对呛。

  “你”

  金鑫还想说什么,唐文光立刻伸出手,将他制止。两个身穿牛仔装的男人已经把目光落到站在后面的他们二人身上。

  “好吧。既然他不在,那我们改天再来好了。”

  冯必成转过身,向三名同伴挥手,示意他们暂时先离开。

  两个身穿牛仔装的男人先后坐回到自己原本的座位上,重新拿起自己的扑克牌。

  “嗯?”

  当另外三个人都走出店门之后,冯必成忍不住抬起头,向柜台后方的短走廊看去。他的目光落在走廊右侧的那扇青绿色铁门上。一些没有被收拾掉的杂物堆在铁门门口,似乎是专门被放在这里堵门用的。

  “右边的那扇铁门后面是什么?厕所吗?”

  两个打扑克的男人再次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向冯必成。

  “不是厕所,”小个子男人回答,“左边的门才是厕所。右边的那个房间是房东的。房东不让我们用那个房间,也没给我们钥匙。我们也不知道那个房间里面有什么。”

  “好的。谢谢。”

  冯必成也推开玻璃门,走出店门,跟上三名同伴的脚步,往外走。